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11章人谁无死

第211章人谁无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

    时间之轮总是在不停地转动,从来都不会因为某个人和某件事而停息片刻。

    自从大唐翻过了太宗皇帝的那一页篇章,进入了高宗皇帝时代,秦王府就像是忽然被邪祟附体,又似中了某种邪恶的诅咒,府中的主人们相继染了怪病从而暴卒,亦或是遭遇各种想都想不到的意外而亡故。

    有人喝口凉水都能被噎死,还有人站在庭院中赏月,却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砸死……

    这些遭遇未免太过于离奇和诡异,就算是抱病而亡的……也未免太过于集中,就像是相互之间约好了似的,一起作伴以最快的速度共赴黄泉,片刻都不想耽误。

    秦王府主人扎堆死亡的事情中,并非没有人怀疑其间暗藏的阴谋以及背后那只操纵的黑手。

    不过,面对那位权柄日盛、心狠手辣,就连高宗皇帝都敬而远之、不想与之翻脸的武皇后,谁又会为了一个日薄西山的秦王府而去得罪她呢?

    在宗室的记载和朝堂的共议中,所有人全都统一了口径,那就是一直以来都在庇护着秦王府的那份李家老祖宗赐予的气运已经尽了,无法再抵消秦王一系所犯下的过错,从而遭受了天谴。

    众所周知,昔年玄武门之变的时候,秦王李世民企图杀兄弑弟、逼迫老父让位,可谓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只能用丧尽天良来描述。

    这样一个人,所作所为可谓是天怒人怨,不可饶恕,虽身死却难以抵消这份罪孽,按照“天道至公,报应不爽”的法则,必将祸及子孙。

    昔年,却因为太宗皇帝的仁慈而赦免了秦王府一系的所有罪孽,并靠着太宗皇帝的福荫和气运,秦王一系子孙才逃过了报应,得到了数十年的平安。

    不过,所谓因果,有因就有果,不会孤立的存在,也不会突然地消失。昔日种下的因,既然已经结成了苦果,那么这枚苦果,终究要有人来品尝。

    天道至公,报应不爽,不是不报,只不过是时辰未到。

    李世民昔年既然种下了因,那么其后人怎么能不偿还这份因果?

    如今,秦王府的气运终究是耗尽了,于是,报应就不可避免地来到,在上苍面前,无论遭遇什么样的死亡方式都很正常。

    这就是某些臣子散布出的密辛,就连长安市井中也在流传,满朝文武都知道,这些都不过是武后推波助澜的结果,但却人人装聋作哑,全都选择了默认。

    前后不到半年的时间,秦王府就成了一片死地,也成了一片鬼域,府中所有的主子全都死了,就连侍卫和下人也被死亡的瘟疫笼罩,几乎没有留下活口。

    按照大唐立国之时的划分,秦王乃是诸王之首,也就是大唐最尊贵的王爵,虽然第一代秦王李世民策动了玄武门之变,但却没有改变秦王府的地位,至少在表面上,秦王府依然是大唐第一王府。

    而在武后弹指一挥间,这座大唐的第一王府顷刻间就轰然倒塌,府中上下、不论主仆,基本上差不多全都死绝了,只留下一座鬼域,让世人哀叹和缅怀。

    缴天之幸,也可能是上苍有好生之德,不忍彻底绝了人的子嗣,当时李若兮并不在秦王府中。

    当时,她正在叶嬷嬷的陪伴下返回稷下学宫的山门,而且,同行的还有一位秦王的侍妾。

    这位侍妾并没有任何名分,她原本只是秦王府中一名普通的丫鬟,而且,还是不久前才进府的,一般人并不知道她的存在,更加不知道秦王李旦竟然宠幸了她。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仅仅是一次宠幸,这名丫鬟就有了身孕。秦王李旦没有大张旗鼓地将其收房,给予名分,反而瞒住了此事,让返回山门的李若兮将她一起带走。

    这名丫鬟在稷下学宫的一处迷地中得以保住了性命,并被稷下学宫的宫主徐敬业送到了武后四子相王李煜府中。也不知道徐敬业是如何办到的,这名丫鬟不仅成了李煜的正式侍妾,就连那腹中的孩子也被李煜心甘情愿地接手了。

    那孩子出生以后,名正言顺地成了相王李煜第三子,取名李隆基,堂而皇之地记入李唐宗室的玉蝶之上。

    正是这个弟弟的出生,才给了李若兮生的力量,支撑着这个少女度过了那段艰难而又苦难的岁月。

    对于如今的李若兮来说,对于王图霸业已不再奢望,最重要的就是让弟弟好好活下去,从而保持住秦王一系的血脉不绝。

    弟弟就是李若兮全部的希望,而她又是叶嬷嬷的所有牵绊,而今,面对咄咄逼人、欲暴起伤人的鸠摩什,叶嬷嬷心中已有了死意,不过,哪怕是她今夜血溅此地、粉身碎骨,也要保郡主安然无恙。

    可是,面对鸠摩什和那小和尚大自在,她实在是有心无力。

    怎么办?

    既然已是势同水火,难以善了,自然不可能在相对而坐。

    叶嬷嬷已带着李若兮和茫然无措的花语花萼退开了数丈之地,与鸠摩什和大自在拉开了距离,双方进入了对峙中,一场生死之战一触即发。

    “郡……少主,待会由老身拖住两个秃驴,您趁机先走,千万不要迟疑不决。”事到临头,叶嬷嬷反而镇定了,不再瞻前顾后。

    李若兮眼中含着泪光,却摇摇头道:“嬷嬷,若兮是你一手带大的,在若兮心中,早已把你当作家人,当做祖母一样,而今,你要若兮舍你而去,独自偷生,若兮办不到。”

    叶嬷嬷老眼中流下两行清泪,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可是不多时,却又急切地斥道:“若兮啊,你糊涂!你忘了你的身份吗?你忘了你还有一个弟弟吗?

    以你的身份怎可轻言赴死?老身不过是一江湖人,昔年得你祖母以姐妹相待,怎能不尽心尽力看护于你?而今,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你让老身有何面目去见你的祖母?”

    李若兮红着眼圈,呜咽着道:“嬷嬷,正是因为此,若兮才不能辱没了祖先的英名,而抛下嬷嬷和花语花萼而独自逃生,苟活于世间。

    人谁无死?不过是迟早而已!若兮能同嬷嬷并肩而战,也算是死得其所!

    再说了,今夜我们未必会输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