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09章仇人相见

第209章仇人相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间小庙,一间禅房,一张禅床,原本该是老胡僧鸠摩什的坐禅之地,而在大自在到来之后,以鸠摩什对他的恭敬来看,毫无疑问将成为他的坐卧起居之所。

    而如今,小和尚大自在却执意要将之让给赵无敌,这很是让人想不通,至少花语就想不通,认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酒鬼有何德何能得以匹配这张唯一的禅床?

    在她的心里,小庙中只有两个人有资格享受,一个是她的主子李若兮,一个就是那美得不像话的小和尚,至于某些人……不过是路边的野草,贱骨头硬朗得很,吹点风、淋点雨的也不会死。

    “在下借宿宝地,以避风雨,又蒙大师不弃、置备美酒香肉盛情款待,已是愧不敢当了,如何还能占了主人的休憩之所?还请大师自便,小可就在此地休憩一晚即可,正好可以聆听一番佛音。”

    赵无敌仿佛知道了花语的心思,并没有接受大自在的好意,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这个……既然如此,小僧也就不再勉强了。”大自在眸光一黯,似略有些失望,继而又展颜笑着说道:“小僧与赵兄虽是初次相识,却颇为投缘,想谈甚欢,如蒙不弃,今夜小僧就陪着赵兄于佛前秉烛夜谈,还望赵兄莫要拒绝。”

    “这个……”赵无敌一时无语,心道:拒绝,我当然想要拒绝,你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和尚,且和尚冒着一股妖气,没事死缠着我干什么?

    想我赵无敌两世为人,一直都是很正常的男人,虽不说是盖世英雄,但却也不喜欢兔儿爷。

    可是,这也就是心里想想而已,但却无法宣之于口,毕竟这只是他的猜测。到目前为止,大自在表现的还算是正常,虽热情得有些过份,但却也没有啥过火的举动。

    赵无敌若是公然说道:“大自在,你个死兔子,离老子远点,老子不好这一口……”

    可想而知,他会在人们心中留下什么印象?狂妄、自高自大、不识好歹、不通世故、不明所以……比如那小婢花语,说不定连喝口水把他给活活吞下去的心思都有。

    但是,若要他伴着青灯古佛,与大自在做彻夜长谈,也未免太难为他了。

    大自在有句话说的好,“酒逢知己千杯少”,不过,赵无敌欣赏的却不是这句,而是下面的那句大自在不曾说出的“话不投机半句多”,方才符合他此时的心情。

    一个妖男,生得比女人还要妩媚,却不知自重,没有找个地洞把自己给藏严实,却反而四处乱窜、惹是生非,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爷们中的败类!

    老子堂堂七尺好男儿,又不是那些穷酸书生,谁也时间和闲心陪你夜话?一旦谈的兴起,是不是还要连床?

    假如是那小美女,也许还有那么一点兴趣……啊,也不行,这样太对不起沫儿了,俺可不能做那朝三暮四、始乱终弃的薄幸人!

    赵无敌正在搜肠刮肚地苦思冥想,其目的就是想找出一个借口,拒绝大自在的提议,从而远离这个妖男,让他滚得远远的,该干嘛干嘛,总之是别来烦他就好。

    他苦思冥想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那个一直言语不多沉默寡言的鸠摩什突然目光凌厉起来,半眯着眼睛,眼皮的缝隙中却有凌厉的光芒电射而出,如同两柄利剑直刺叶嬷嬷。

    叶嬷嬷也发现了鸠摩什的异常,而且,那个老胡僧的眸光不仅凌厉、如同利剑般直刺进她的内心,甚至,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剥去她外表的所有掩饰和遮盖,就连她那一身因难受而生起的鸡皮疙瘩都无所遁形。

    这个老胡僧的眸光太毒辣了,一旦让他给盯上,那种感觉就如同被毒蛇咬住,死不松口。

    叶嬷嬷心中“咯噔”一下,暗道坏了,鸠摩什之所以表现得如此异常,其原因无非就是被他发现了李若兮一行的底细。而且,极有可能问题还是出在她的身上,而不是李若兮和花语花萼她们。

    无论是李若兮,还是花语花萼两个小婢,她们的年纪都太小,小到不可能和鸠摩什有任何的交集。

    而她则不同,当年的那场传承之战,她和鸠摩什都参加了。虽然当时二人并不曾直接交手,不过,正如她对鸠摩什有印象一样,鸠摩什为什么不能记住她一二?

    她可不是花语花萼那样无足轻重的小婢,虽然在稷下学宫之中的地位并不是很高,但却并不代表她的修为不行。

    叶嬷嬷虽出身稷下学宫,却一直游离于核心层之外,且大多数时间都隐身在秦王府中,其后更是日夜陪伴着李若兮,因此稷下学宫中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真实实力。

    她与稷下学宫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严格说都不能算是真正的稷下学宫弟子。因为她只是稷下学宫太上护法长老钟离恨的养女,自幼随着养父修行,就因为这层关系,她才被打上了稷下学宫的烙印。

    正如叶嬷嬷所担心的那样,鸠摩什的确是看出了叶嬷嬷的底细。昔年的那场大战,叶嬷嬷表现得也很是抢眼,且因为与钟离恨之间的关系,想不被大雪山门人关注都不行。

    鸠摩什心中冷笑:“老乞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世事无常,天道至公,这人世间的一切果然是报应不爽。想当年你重伤了我师弟,让他修为尽失、佛心崩溃,疯疯癫癫地过了好多年,临死前却突然清醒过来,还在念念不忘要我替他报仇雪恨。

    想不到竟然在此地撞见了你,莫非是师弟在天之灵的指引、亦或是老天有眼要你报在当世?

    嘿嘿,不管怎么说,今夜老衲也要降魔除妖,将你这老乞婆就地正法,以祭奠师弟的在天之灵,完成他未了的遗愿。

    老乞婆,你说我该怎么招待你呢?是剥掉你的衣和裳,将你挂在官道上让南来北往的行人瞻仰你的姿容、还是将你修为给废了,再扔给白虎当点心,一口一口撕咬你的血肉,看着你在绝望的痛苦中慢慢咽气?

    至于与你共修一段欢喜禅……还是算了吧,瞧你那一脸的鸡皮疙瘩,浑身干巴巴没有几两肉的模样,没得让佛爷闹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