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07章宿命的相遇

第207章宿命的相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盏油灯孤独地燃烧着,随着火焰地跳动,它的生命在慢慢逝去,等到油尽灯枯的时候,就是它生命的终点,一生一世,也许只不过是一二日之间,并不漫长和久远。

    即便是你重新给注满了灯油,再次将它点燃,可是,它还是它吗?也许,正如那世间生灵的繁衍一般,重新焕发生命之光的不过是它的血脉传承,而它已永远逝去,无法回头。

    这是它的宿命,作为一盏油灯,就是为了短暂的辉煌,就是为了给人们带来光明,无法拒绝,无法抗争。

    它也无意抗争,接受了这个宿命,寂寞地燃烧自己的生命,甚至都没有像蜡烛那样顾影自怜、自怨自艾地流下一行伤心的泪,留下些许走过的痕迹。

    灯光清冷,白中带着微微的红,洒遍小庙中的每一个角落,只是,并不怎么明亮和清晰。

    小庙的门依然敞开着,象征着“佛门大开,广度天下有缘人”,而晚来风疾,带着夜露的寒意从门洞中灌了进来,拨乱了灯光的节奏,摇曳不定,忽明忽暗,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黑暗吞没。

    大自在抛砖引玉,率先自报家门,并干了一大碗三勒浆,然后笑吟吟地看着众人。

    赵无敌不能让几个女子为难,只好也跟着干了一大碗,以身试毒,幸好三勒浆中并不曾下毒,且味道醇厚,入口绵长,一股酒香逆行向上,让他不由得打了个酒嗝,惹来小婢花语的一双白眼。

    至于在自报家门上,他依然一口咬死,未曾说出真正的身份。反正,也不能说他作假,因为他本就是“如假包换”的扬州赵无敌,至于边军小小的旅帅……芝麻大点的小官和乡野小民又有何区别?

    谁料到,“扬州赵无敌”这几个字却如同一柄大锤敲在李若兮的心头,让她一时之间竟……有些呆了。

    虽然说世间并不缺少同名同姓的人,即便是一个扬州也很有可能有十个八个赵无敌,不过,会这么巧吗?

    她之所以率领大队人马冒着极大的风险,潜入拥有近万大军驻扎的新城,就是因为遵从师父、也就是稷下学宫的宫主阿鲁不花的命令,前来寻找一个与七杀有关的人。

    李若兮进入新城以后,利用稷下学宫在人世间布下的暗子,也就是诸如刘氏等人,暗中打探边军的消息,并一一分析,终于锁定了一个人,那就是赵无敌。

    这个赵无敌原本只是一个扬州府军的小卒,在朔方过万边军将士中丝毫不起眼。自打他来到朔方戌边,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

    然而,就从八月十五中秋日那天开始,他就如同一颗种子遇到春风化雨的滋润,忽然间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开始疯长,且一发不可收拾,转眼间已长成了一棵大树。

    这短短的时间中,他所干出的事情堪称是惊天动地,让人无法想象,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那么不可思议,但却又真实的存在。

    可以说,他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挽救了朔方边军将士的性命,给突厥人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也改变了整个天下的格局和走向。

    如果仅仅是火烧突厥人的大小可汗,李若兮还不能确定这个名叫赵无敌的边军小卒就是师父交代要寻找的人,可是一个无意间得来的消息让她得以肯定,这个赵无敌就是与七杀有关、秉承天命而来的那个人。

    秦大山,朔方主将秦怀玉的亲兵队正,在一次酣畅淋漓地痛饮之后,对人吹嘘过,他亲眼所见赵无敌仅仅是一刀就劈了黑衣杀手头子青龙一……

    李若兮此时才知道青龙一的下落,原先因青龙一执行任务迟迟未归,虽也猜到他很可能是因为任务失败而全军覆灭,但却始终对其死因不得而知。

    要知道青龙一虽然是来自东瀛倭国之人,可是其一手刀法堪称是出神入化,加上那满身的暗器更是让人防不胜防,更别提那些诡异的身法和隐身之道,就连一向心高气傲的叶嬷嬷也承认,若是做生死相搏的话,她也不是对手。

    这样一个高手中的高手,竟然被赵无敌给一刀劈了,由此可知,此人修为之高,可谓是世间少有。一个修为超高且又诡计百出、用兵如神的人,不是和七杀有关之人,还能是谁?

    可是,接下来的消息却又太过突兀,这个人竟然在火烧默啜大可汗的那天夜里,于朔方城中遭遇地陷坠入地下河流之中,其结果不言自喻,肯定是百死而无一生。

    赵无敌的结局曾让李若兮感慨万分,甚至是一颗心都为之失落了很久,整天觉得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些什么?

    赵无敌的结局,简直就是造化弄人,让人叹息。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大才,本该是如大日东升光照万古,谁料到却如那流星般、刹那辉煌以后,便是永远的寂灭。

    而今,却在关中荒野之地中的一间小庙里,遽然之间听到了他的名字,而其出身之地同样是扬州,这怎么不让李若兮为之惊奇?

    他们会是同一个人吗?

    李若兮并不是很确定,朔方离此地能有千里之遥,赵无敌既然落入地下河流之中,又是如何逃出生天、出现在这里?

    不过,换一种思路的话,若是此时赵无敌出现在朔方反而不正常。李若兮博览群书,广拜名师,因此也知道了一个道理,但凡天下大江大河奔流不息,无论其河道如何曲折迂回,最终却全都流向了东海。

    依次类推,地下河流也是大河,既然天下大河全都东流入海,那么地下河流自然也不例外,其虽流经朔方,可是其归宿还是东海。这样一来,赵无敌坠落地下河流之中,若能不死,那么出现在这里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而且,李若兮虽未曾见过赵无敌,但却从新城中各种人口中得知了他的情况,加以分析和汇总,其心中也对赵无敌有了一个比较准确的印象。

    赵无敌,扬州人氏,家中自前隋以来,时代均为府军,其人今年十七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