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05章静观其变

第205章静观其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露深寒,晚风袭人,小庙中的油灯被风一吹,忽明忽暗,摇曳不定。

    李若兮兰心慧质,心思缜密,她闻听叶嬷嬷之言后,虽心中焦虑和不安,面上却不动声色,浅笑安然,看不出丝毫的漏洞。

    面对叶嬷嬷的建议,她并没有立即回复,因为她们刚刚进入庙中,此时却无缘无故地离去,不管怎么说都说不过去,没法让人不怀疑。

    她要想一个天衣无缝的借口,以免敌人起疑心,不过,这个借口的确不好找,纵然她聪慧无比,一时之间也是茫然无措。

    就在此时,赵无敌那看似无意的举动,以及和大自在之间的对话,却给了李若兮一个新的选择。

    她抿嘴一笑,同样低声道:“嬷嬷且稍安勿躁,那个‘浪荡子’……嗯,那个赵郎君并不是和尚的同党,反而,彼此之间相互忌惮和提防,未尝不能成为我们的助力。”

    女人是善变的,且不需要任何理由。

    此时,就因为赵无敌的一个善意的举动,就改变了李若兮的看法,其身份也从“浪荡子”变成了“赵家郎君”。

    叶嬷嬷皱着眉头对赵无敌打量了一番,不以为然地道:“那小子身上气息平常,浑然不似一个武者,即便不是和尚一路,与我们又有什么作用?”

    “呵呵……”李若兮美目一瞟,淡淡一笑道:“嬷嬷你想啊,按照你所说,那小和尚修为似乎不在鸠摩什之下,那么,他既与赵郎君并非一路人,却又为何要对赵郎君客客气气且百般忍让呢?”

    “这个……”叶嬷嬷被李若兮给问住了,差点是无言以对。因为李若兮的确是言之在理,让她无法反驳。

    姓赵的小子不是和尚一路人,甚至是素不相识,对于这一点叶嬷嬷已经肯定了。而且,这小子还很无礼,竟然拒绝了和尚的示好,将那块鹿肉扔给了白虎,很明显是怕肉中有毒,如此行为实在是无礼至极,而小和尚却没有生气,依然对他甚是客气。

    在江湖之中,能让一个武者低头,而又不是别人的同门长辈,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不能以德服人,那么就是以力服人,可这个一脸贱笑的坏小子,怎么看都看不出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莫非他已是修成正果、返璞归真的境界?

    这怎么可能?就冲他那年纪,即便是在娘胎里开始习武,也不到二十年时间,如何能修到传说中的境界?

    叶嬷嬷拿不定主意,却又无法违背李若兮,因为她到底只是一个下人,既然郡主这样说了,那就先看看再说。大不了到时候拼着一死,也要让郡主先逃出魔掌就是。

    白虎大快朵颐,吃得是满嘴流油,且精神抖擞,神采飞扬,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大自在似乎是看出了赵无敌的小心思,不过,却也没有点破,展颜一笑,再次割下一大块鹿肉,请赵无敌享用。

    被人家看出了小心思,赵无敌不免有些许尴尬,不过,他两世为人,久经考验,至少一张脸皮修炼得极厚。

    他哈哈一笑,借此掩饰内心的尴尬,谢过大自在以后,直接用手抓起那块鹿肉,张口就咬,继而,大声叫好。

    大自在满意地点点头,又冲着李若兮等人道:“几位娘子,吾等皆是江湖人,又何必拘泥于小节?快请入座,一同享用这人间美味!”

    既然大自在开口相邀,李若兮等人自然不好拒绝主人的好意,于是,谢过之后,四人也围坐在大木盘前。

    她们四人因主仆有别,自然是以李若兮为中心,坐在大自在的对面,左边是叶嬷嬷,而花语花萼两个婢女则在李若兮右侧。

    她们四人虽应邀入席,但却离着大木盘尚有三尺,离着大自在则是更远,反倒是和赵无敌近了许多。

    尤其是小婢花语就在赵无敌的身边,她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大自在看,却怎么也看不够,只恨自家眼睛还是太少,为什么上苍造人不多造几只眼睛?

    除了眼睛不够用以为,耳畔还有撕咬和咀嚼的噪音传来,让她心神难以集中。

    这让她很是不爽,不由得狠狠地瞪了赵无敌一眼,给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小嘴里不停嘀咕着:“吃吃吃……就知道吃,好像是饿死鬼投胎似的,小心被给噎死!”

    赵无敌闻言倒也不恼,停下来撕咬香喷喷的鹿肉,冲着挤眉弄眼花语龇牙咧嘴扮了一个鬼脸,末了还舔了一下嘴巴,赞道:“好一个人间美味,让人欲罢不能,只可惜有肉无酒!”

    “哦……”花语貌似被吓坏了,伸出白皙的小手使劲拍着心口,拍出一副波澜壮阔、浪涛汹涌的景象,继而,蹙着眉头故作惊叫:“可吓死我了,天啦噜……牙齿缝里还沾着肉肉,真是恶心死了!”

    赵无敌闻言浑身一哆嗦,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和大木盘中被烤熟的大鹿来一次亲密接触,而手中的鹿肉也失手跌落,好在他反应够快、手也很灵巧,反手之间一把捞住,才没有浪费珍馐美味。

    他之所以如此失态,是因为花语的话太过于恶毒,不由得心中忿忿:“尼玛,本少可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江湖人称‘白马银枪小子龙,玉面天刀赵千里’,天下间多少姑娘哭着喊着找媒人登门求亲,还有无数闺阁少妇为了我朝思暮想、人比黄花瘦,不惜和夫君和离从而改嫁于我,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如此不堪?你个黄毛小丫头嘴巴太毒了,这辈子都嫁不掉了……”

    “花语,不得放肆!”李若兮呵斥了花语,继而,朝赵无敌颔首道:“小婢无礼,还请郎君海涵!”

    “无妨,无妨,娘子言重了!这位花语姑娘天**漫,所说……也是实情,小可奔波了一天,腹中确实饿了,因此方才失态了些,倒是污了各位贵人的眼,到该是小可抱歉才是。”赵无敌本想拱手为礼,但却因为一只手中抓着鹿肉,只要微微颔首。

    “哈哈哈……古人云:真名士自风流,吾等皆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又何必非要学那腐儒?”大自在一阵大笑,若不是那一颗光头太显眼,再把前面的衣襟解开,倒也颇有几分魏晋名士的风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