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93章荒郊野外一座庙

第193章荒郊野外一座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高大的万象神宫肃穆而庄严,武后高居于宝座之上,居高临下,俯瞰着文武百官,将帝王的风范展露得淋漓尽致,让人望而生畏。

    至于那位皇帝陛下,蜷缩着矮而肥胖的身躯,躲在华贵的盘龙宝座中一个劲地发抖,一双小眼睛里尽是惶惶不安之色,哪里有一点点帝王的威仪?

    在群臣的眼中,皇帝李煜的仪态甚至不如那位侍立一旁的上官婉儿,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有那心怀李唐的大臣心中暗暗叹息:“非是臣等不用心辅佐,实乃大唐气数已尽,臣等尽力了……”

    武后一双凤目中射出凌厉的光,直勾勾地瞪着武承嗣,心中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怨愤。

    武后这一瞪眼,本打算找姑母做主的武承嗣立马偃旗息鼓,再也不敢叽叽歪歪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当年老武家的人被这个武家女儿给整惨了,除了不明不白死去的人以外,活着的人全都给流放到岭南烟瘴之地,苟延残喘,度日如年,历经了各种磨难。

    武家子侄都被这个姑母给吓破了胆,以至于只要姑母一瞪眼,立马一个个就如同小老鼠见了猫,除了瑟瑟发抖地等死之外,生不出半点抗拒之心。

    武后见武承嗣很识相的闭口不言,方才面色缓和了一些,转而扫了群臣一眼,道:“韦相说得好,我大唐绵延至今已数十年矣,可曾薄待过有功之臣?又何曾放弃过为国征战沙场的将士?

    拟旨:令朔方都督沙吒忠义尽起军中轻骑,并亲自统领日夜兼程赶往朔方,不可迁延,务必救出秦怀玉部。

    其余下大军由副将暂领,亦加快行军速度,着沿途州府备齐补给,早日赶往朔方。

    授武三思便宜行事之权,令其部亦加紧行军,早日赶到云州,择机与默啜决战,以解朔方之危!”

    武后下旨了,接受了兵部尚书房遗则的计谋,只不过做了一个小小的变动,那就是让久经沙场的老将沙吒忠义丢下大军,亲自率领一万余轻骑长途奔袭,驰援朔方。

    另一方面又给了武三思便宜行事之权,责其早日与默啜决战,以解朔方之危。

    武后相信以武三思的精明,定然会效法沙吒忠义,将军中骑兵归拢起来由黑齿常之统领轻装上阵,突袭云州。

    这就是她以武三思挂帅而舍弃武承嗣的原因,虽然武三思也不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不过,他与武承嗣比起来,还算是比较识时务、懂得变通之道,不会一条道走到黑。

    武后乾纲独断,一言而决,驰援朔方的事情算是下了定论,满朝文武尽皆山呼“天后圣明”,即便是心中不忿的武承嗣也不敢在此时去捋武后的虎须。

    不过,武承嗣心中是失望透顶,甚至是绝望,一股凄凉之气弥漫在胸腔之中,无法消散。

    这下子好了,不但没有借默啜之手掐死武攸暨这棵幼苗,反而给老对头武三思带来了“便宜行事”的好处,可谓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他是白忙乎了一场,目的没有达到,也没有弄到一点点好处,反而为武三思做了嫁衣,想想就愤愤得不行,一口气没有喘匀,忍不住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武后见此不由得蹙眉,原本还要给武承嗣一点惩戒,以堵住群臣的悠悠之口。而今见到武承嗣喘得那个模样,不由得心生怜悯,倒把她心中的那点怨气给化解了。

    她美目一亮,缓声道:“武承嗣,你身体不好,还是在家中休憩几日,朕让太医院给你好好诊断一番。”

    武后的确是出于一份怜惜,此时的她并不像是一个君王对臣子的吩咐,而更像是一个姑母对侄儿的关切和爱护。

    而且,她让太医院给武承嗣好生诊断病情,是出于真心实意的关怀,而不同于当日对李长衫的监视。

    对于武后的关怀,武承嗣有那么一瞬间的感动,不过,出于对武三思和武攸暨的忌惮,又如同一盆冰水当头浇下,将他心中的火尽皆熄灭。

    不过,他还是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谢过武后的关怀。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搞定了驰援朔方之事,今日之大朝会也就到了曲终人散之时。

    ……

    赵无敌辞别了太平公主,骑着大食宝马“红娘子”飞奔在官道之上,一路往北,身后扬起一路的烟尘。

    时已深秋,天气微寒,宽阔的官道上并没有多少过往的行人,加上红娘子矫健的脚力,待到日落西山之时,他已走了二百里开外。

    红日西沉,落于远山深处,薄暮已渐渐升起,将西天的晚霞慢慢吞噬。

    因为急于赶路,赵无敌在沿途的城镇中并没有多做县城停留,只是给大食马喂了些清水和精料,自己随意吃了些食物填饱了肚子,便再次启程,因而错过了夜宿之地。

    眼看着天色将黑,而举目四顾,只有荒草连天、丘峦起伏,却不见一处炊烟袅袅的村庄。

    他不禁哑然失笑,看来今夜又要餐风露宿于荒郊野外了。不过,纵观他前世今生两世为人,都算不得是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哥儿,对于一个前世武者、今生边军,露宿于野外也不是什么大事。

    天为被来地为床,

    漫天星辰为灯光。

    男儿持刀走天涯,

    清风明月入我梦。

    都是活在红尘中的人,谁也做不到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而此时已是红日西沉、薄暮渐起时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餔食,怎么可能没有炊烟升起?

    因此,赵无敌可以断定,此地是一片荒野,可谓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除了丘陵之中的野狐和肥兔之外,不太可能寻到人的踪迹。

    他放缓了马的速度,任它缓缓而行,一边寻觅着可以遮蔽风雨的地方。

    而今已是深秋时节,夜露寒冷,能有个山野破庙和山洞之类的,也比真个餐风露宿要舒服一些。

    仿佛是上苍有灵,听到了赵无敌的心声,顺着官道转了个不大的弯,眼前真的出现一座庙宇。

    这座不大的庙宇就坐落在官道旁的一座丘陵上,抬眼望去,却只见屋瓦残缺,墙壁斑驳,就连庙门都缺少了半扇,显得极为荒凉和破败。

    如此荒山野岭之中,矗立着一座残破不堪的破庙,而更让人惊奇的是,破庙之中烛影摇曳,竟然还有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