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81章不给面子

第181章不给面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帘幔半卷,挂在一对银钩之上,那镶嵌了琉璃的轩窗关得紧紧,书房中没有一丝儿风,但赵无敌却感到很冷,一股冰寒之气从尾椎诞生,然后,顺着脊梁骨一路上升,直冲脑海。

    他没有想到竟然被两位侍女给调戏了!

    两位侍女姐姐一唱一和,挤眉弄眼,巧笑兮兮,眸光流火,且肆无忌惮,恣意而狂放,两人一共两双四只眼睛盯着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打量,似乎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感兴趣,恨不得一把把他给抓过来扒光一切的障碍,好仔仔细细地研究一番。

    那目光之炽热,言语之狂放,还有张牙舞爪作势欲扑的架势,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而且,即便是让你受不了,让你抓狂,却又让你无可奈何,无计可施。

    她们只是一对十七八的少女,闲极无聊之下拿你开开玩笑,寻一点乐子,莫非赵无敌还能板起脸来和她们计较不成?

    虽然说她们这个年纪在大唐来说并不算小,一般情况下都早已嫁为人妇,就连娃都生了几个,早早做了小母亲。

    不过,那种相夫教子的平凡生活离她们却很遥远。她们大多是犯官之女,自幼进入深宫之中,被豢养在高墙之内,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正常的男人,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是懵懵懂懂。

    若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她们在情感上面几乎是一张白纸,甚至都不及寻常人家十岁的女子。

    不过,她们到底还是女子,随着年岁见长,渐渐对男女之间的情事好奇起来。

    而且,随着太平公主成亲之后离开了深宫,来到了宫外的公主府,有意无意之间总算是接触了一些正常的男子,终于不用再对着太监苦思冥想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不过,她们终究是犯官之女,虽然离开了九重深宫,但却依然是戴罪之身,又哪里有资格去追求男欢女爱?

    如今,她们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郎君,虽说做个真正的鸳鸯那是痴心妄想,不过,过过嘴瘾总不算过份吧?

    就在赵无敌无计可施的时候,救星来了。

    从这一点来说,赵无敌的确是受上苍眷顾的幸运儿,但凡他遇到危险或苦难的时候,总有救星不期而至,将他救出火坑。

    不过,对于他来说是大救星,然而,对于两位侍女月牙儿和柳柳,却是不折不扣的灾难,极有可能将因此而粉身碎骨、香消玉殒。

    从门外传来一声怒喝:“大胆贱婢,竟敢在公主书房中与男人行此苟且之事,来人,将这两个不知廉耻的贱婢拉下去,重打八十大板!”

    话音方落,太平公主的贴身女官李敏带着几名侍女雄赳赳气昂昂走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冷彻心扉的寒意,让人禁不住直打哆嗦,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间冻结。

    李敏作为太平公主的贴身女官,可以说是太平公主最信任的人之一,在薛驸马故去以后,也只有一个金南一能勉强和她相提并论。

    以她的权利和威势,处理两个有伤风化、不守规矩的侍女自然是不在话下。

    她眸光如刀,狠狠地剜了两个侍女一眼,吓得两个侍女扑通一下趴在地上,浑身颤抖,面无血色,一个劲地苦苦哀求。

    八十大板打在人的身上,即便是打在肉厚的臀部,哪怕是一个魁梧如薛纳那样的杀才也承受不住,更何况这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而且,自本朝太宗皇帝登基开始,为了防止行刑者被人买通,借机暗下毒手,因此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规定了打板子只能打八月十五。

    这样一来,若量刑过重,要打个几十板子,那么被打者在行刑的过程中可谓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种绝望而又漫长的痛苦,还不如一刀了断来得痛快。

    李敏面对两个侍女的苦苦哀求却不为所动,面冷如霜,目光中散发着寒意,乜了赵无敌一眼,鼻子中轻轻地冷哼一声。

    赵无敌本就不是一个绝情的人,也没打算做一个枭雄,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在这件事情中,虽然是两个侍女主动**和调戏他,如今挨板子纯粹是自找的,怪不到他的头上。

    不过,他无论如何也过不了自己的良心这一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年轻又鲜活的生命香消玉殒。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就是一种因果,不管怎么说,因为他这个“因”,方才导致了血淋淋的“果”。

    他面带微笑,冲李敏一揖,张了张了,却又迟疑起来,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李敏?

    若是称呼李敏为“女官”,倒是符合了她的身份,不过,赵无敌觉得略有些生硬。

    称呼她为“姐姐”吧……

    赵无敌偷偷瞟了她一眼,心中略一思量,看李敏的面相和肤色等,他觉得李敏纵然是生得显老,也不会低于三十岁。

    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若是称其为姐姐,会不会惹她不高兴,而因此弄巧成拙?如果一不小心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她恼羞成怒之下撅起蹄子就踢……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在前世的时候,曾记得晓月说过,但凡是女人都忌讳一个“老”字,哪怕是八十岁的老女人,对别人夸她年轻都没有丝毫的抗拒力。

    李敏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人,她又何能例外?

    赵无敌决定赌一把,道:“女官姐姐,这两位姐姐不过是和在下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还请女官姐姐高抬贵手……”

    李敏挥手粗暴地打断了赵无敌的话,显得还是无礼。

    她重重地哼了一声,斜睨赵无敌,冷笑道:“这是我公主府的家事,不劳你来费心。况且,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府军旅帅,芝麻大的小官儿,有何德何能、又有何面子可卖?”

    李敏的话不但刻薄,而且还很是恶毒,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打脸。

    赵无敌虽然自认为脾气不错,尤其是不肖于与女人争口角之利,但却并非是没有骨气和软脚蟹。他也有他的尊严和骄傲,且不容侵犯和诋毁。

    他面色也冷了下来,长眉一扬,眸光锐利,如利剑一般直刺李敏的心底,傲然道:“李敏女官,常言道‘莫欺少年穷’,未来的事谁又说得清楚?你也不过是公主府上一家奴,焉知今日你面前的府军小旅帅,他日不会成为一位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