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45章大将军一怒

第145章大将军一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哈哈哈……自古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某家对他心向往之,恨不得早日与他相见,把酒言欢,对月舞刀,此乃人生一大快事!这可惜啊……”

    西门天王先是大笑,豪气勃发,尽显其英雄本色,后来又想起赵无敌已坠落地下河流之中,凶多吉少,不免又黯然神伤。

    自古以来,不曾听闻有人坠入暗无天日的地下大河之中而能够逃出生天的,虽然扫尘老道说过,此事尚有转机,可是老道这个人的话……从来都不是很靠谱。

    秦怀玉见黑衣人全都给杀光了,又关心起沫儿的病情,对孙神仙拱手道:“老神仙,不知沫儿可有好转?”

    孙神仙被勾起烦恼事,不由得又叹道:“这丫头得的就不是病,老夫活了一百多岁也从未见过,如今也是束手无策啊!好在有玉仙姑以内力护住她的心脉,短时间内不至于加重。

    不过,心病还须心药医,你的那个赵旅帅不回来,沫儿小丫头……”

    孙神仙的话没有说完,实际上也没必要说透,秦怀玉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不过,明白又能怎么样?他不由得仰天长叹,心中呼喊着赵无敌的名字:“赵无敌啊赵无敌,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沫儿小丫头一心要随你而去,老夫无法完成你的托付了。”

    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办法,秦怀玉只能再次拜谢孙神仙,然后告辞,回到了驿站。

    书房中,烛光摇曳,炭火熊熊,但却弥漫着一股刺骨的肃杀之气,隐隐有血腥味。

    这是一个身经百战、杀敌无数的大将军散发出的杀气,就连没少杀敌的秦大山都内心发虚,低着脑袋,不敢触及。

    “砰!”

    秦怀玉一拳砸在几案上,将一张结实的梨木几案给生生砸断,笔墨纸砚散落一地。

    秦怀玉眼中射出凌厉而又寒冷的光芒,怒道:“上次刺杀本帅,今夜又刺杀沫儿,真是欺人太甚!

    秦大山,传令,封锁全城,没有本帅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明日天明,令大军全城搜索,将可疑人等一律拿下,反抗者,格杀勿论!

    再派人去县衙,就是现在,去问问那个县令,为何会有人在本帅大军包围下行刺杀之事?”

    “诺!”秦大山躬身领命,随即离去。

    这一夜新城不再宁静,城门被边军封锁,城墙之上也布满甲胄鲜明的悍卒,而且,大军已得到将令,明日一早穷搜全城,抓捕可疑之人。

    叶嬷嬷已带领朱雀部潜回了藏身之地,并将行刺的过程一一做了汇报。

    李兮若听罢,美目扑闪,眸光流转,沉吟了好一阵子,眸光已凝,道:“城中可是有秦怀玉近万大军,以我推断,他定然要封锁全城并大肆搜索。将碍眼的东西全都收起来,自现在起,我们全都进入地下密室,新城一人不解禁,就不能出来。

    另外,告诉驼背龙,斩断和刘氏一家的全部联系,也不要外出购买大量的食物。地下密室中有足够的干粮,这段时间我们就凑合一下,不能给秦怀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诺!”叶嬷嬷应了一声诺,不过却面有不忍,迟疑道:“老奴等人倒没问题,只是郡主乃是金枝玉叶,天天吃粗劣的干粮,真是太委屈了。”

    李兮若眼睑低垂,苦笑道:“流亡之人,还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此事无需再提,现在新城可不仅仅有秦怀玉的大军,还有山门中的那些奇人异士,大意不得。

    今夜刺杀失败,事已不可为,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价值。等过些天风声平息,我们立即离开新城,将发生的事情禀报宫主。

    至于以后……且看吧。”

    而秦大山将大将军将令传达以后,自有军中郎将去封锁城门和城墙,他亲自带着一队人马直奔县衙。

    此时,子时已过,差不多是丑时中,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就连城中的民宅全都黑咕隆咚一片,只有偶尔被惊扰的土狗发出几声嚎叫,打破了夜的宁静。

    马蹄踏在冻结的黄土地面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咯吱声,数十匹快马疾驰在苍茫夜色之中,直冲到县衙门前,方才停下。

    秦大山一挥手,就有两名卫士下马,走上门前的石阶,来到门前,抡起钵大的拳头一下一下砸着县衙的大门。

    如今可是北风朔朔天寒地冻时节,此时又是夜深人静时分,偌大的县衙前堂只有一个老衙役缩在门房里呼呼大睡。

    这些杀才可不会斯斯文文地轻叩门环,而是用钵大的拳头将大门砸得震天响,沉闷的声音如同战鼓声声,一下一下将老衙役从睡梦中给生生敲醒。

    “谁呀?这深更半夜的也不让人安宁,就算是你有天大的冤情就不能等到天亮吗?这都什么人呀?你这不是找板子挨……”老衙役嘀嘀咕咕爬起来,将外衣往身上一披,就举着蜡烛走出门房,前来开门。

    老衙役卸下门闸,拉开半边门,没好气地吼道:“是谁半夜三更……啊!各位军爷……”

    他的一双老眼睁得很大,睡意一下子就全都被北风刮走,整个人无比的清醒,也无比的惊骇。

    门外,一队甲胄鲜明的骑士,能有好几十人,手持寒芒森森的马槊,腰悬横刀,一个个面色不善地瞪着他。

    秦大山大手一挥:“下马,进!”

    他带头下马,当先走上石阶,来到门前冲老衙役喝道:“头前带路,老子要去见你们的县令!”

    秦大山带着好几十名杀才直闯县衙的后宅,来到县令坐卧的屋子门前,一把将准备通报的老衙役给扒拉一边,抬脚给踹开了门,闯了进去。

    屋子里点着两根蜡烛,柔和的烛光照在架子床上,隔着一层纱幔能看见正左拥右抱呼呼大睡的县令。

    随着惊呼声、尖叫声,床上乱成一团,周县令凑到纱幔边看清了不速之客,也不免义愤填膺,用清冷的语气说道:“不知将军有何急事深夜直闯本官的寝房?”

    嘿嘿……秦大山冷笑几声,随手将横刀朝床上一指,厉声道:“奉大将军令,前来问一问县尊,今夜为何有数十名黑衣刺客行刺大将军?”

    他没有说黑衣人行刺沫儿,而将行刺对象给改成大将军,反正高朋聚客栈就在驿站的隔壁,而沫儿现在是大将军的闺女,有啥区别?

    县令亡魂大冒,腾地一下就从床上蹿起来,方才发现没穿衣服,只好一把拽过被子将身体包裹起来,至于那两个白花花且尖叫连连的女子,他也顾不得让秦大山一饱眼福,反而一人给了一巴掌,大吼:“闭嘴!”

    呵呵,秦怀玉一怒之下,新城的官场不啻于迎来一场地震,对于县丞、县尉和主薄,还有三班衙役来说,这就是一个备受煎熬的不眠之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