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34章生机流逝的沫儿

第134章生机流逝的沫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孙神仙乜了扫尘老道一眼,哂笑道:“你还夜观天象?那你看看老夫和你谁先死谁后死啊!”

    扫尘老道哈哈一笑,道:“哈哈哈,这还用看吗?老道都已经死了六年了,自然是输给了你。”

    “玉仙姑上来了!”就在两个老家伙斗嘴的时候,曹志刚忽然叫道。

    老道也不斗嘴了,身形一闪就扑到陷坑边,伸着脖子凝神朝下看去,眼中精光灿灿,渐渐地,却变成失望。

    沫儿也不安分了,可是这次秦怀玉死活都不敢让她去,要是再来一次,还不得把老夫的老命给吓掉!

    秦怀玉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了,将沫儿两只胳膊给死死抓住,不让她动弹一下。

    随着绳索的轻微晃动,玉仙姑那飘逸的身影如同一道青烟冉冉升起,脚尖在坑壁上一点,就升起一丈多高,速度极快。

    也没多大工夫,她已飞身上了地面,面不红,气不喘,只是面对人们期望的眼神,却摇摇头,缓声说道:“地下是一条地下河流,宽达数十丈,深不可测,水流湍急,不知流向哪里?

    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是从这里坠入地下河中,早就不知冲到哪里去了。”

    “那……这位仙姑,掉进河中的人还有生还的希望吗?”武攸暨急切地问道,声音都在颤抖。

    他也知道赵无敌多半是……但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期待着奇迹的降临。

    “这位将军,这可是地下河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奔流不息,谁知道它通往哪里?也许是数百里、数千里,也有可能是直接入海,他,生还……是绝无可能了!”玉仙姑眼中浮现一丝不忍,但却还是摇摇头打破了武攸暨最后的希望。

    “老天爷,你为什么如此不公?难道真是好人不长命吗?”武攸暨仰面朝天,两手高举,大声质问着苍天,但却没有雷霆降下。

    也许是老天爷太忙了,没工夫和小鱼小虾的计较,也许是老天爷也觉得理亏,不好意思追究。

    “扑通!”沫儿身子一软,直挺挺倒在地上,两眼禁闭,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沫儿,沫儿,你怎么了?秦大山,秦大山,快叫郎中!”秦怀玉搂着沫儿,大声吼叫。

    “大……大将军,郎中还在新城呢?”秦大山缩着脖子,不敢看秦怀玉血红的眼睛,不过,确实没有郎中随行,也只能咬紧牙关实话实说。

    “那就去找!一人双马……不,骑着青玉奴去新城,把郎中给带来。”秦怀玉闭上眼睛,两行清泪簌簌滚落。

    “让老夫看看。”

    就在秦怀玉方寸大乱,而秦大山又手足无措的时候,孙神仙伸出两根枯干的手指,搭在沫儿的手腕上面。

    “秦大将军,你是关心则乱,不要再折腾那位壮士了。这位是孙思邈孙神仙,有了他,你还找什么郎中呀!”扫尘老道捋须说道。

    “孙神仙……您老人家是孙神仙,求求你老人家,一定要把这孩子救过来。”秦怀玉两手托着沫儿的后背,没办法给孙神仙行礼,只能把脑袋低下,一个劲地哀求。

    孙神仙是什么人?在前隋年间就已经在万家生佛一般的人物,背着一个药囊走遍了关中和山东之地,救过的人根本就没办法数得过来。

    在天下人眼里,他老人家就是活着的菩萨,就是当世的圣人,对于这一点,就是当今武后也承认。

    世间以有好几十年都没有他的踪迹,想不到老人家还健在,那不得一百好几十岁了吗?

    秦怀玉一听眼前的就是孙神仙,心中总算是放下了,有了孙神仙在这里,沫儿还能有啥事?

    扫尘老道、玉仙姑、曹志刚和武攸暨都围了过来,都看着孙神仙,不过,人们只是对他老人家的神奇医术好奇,至于沫儿小丫头,有孙神仙出手,只要不死,他老人家都能在鬼门关外给你捞回来。

    不过,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孙神仙,脸色却越来越凝重,越来越难看。

    他又换了一只手切脉,良久,他凝重的语气对小童道:“清风,把药囊拿来。”

    小童清风从扫尘老道和曹志刚中间挤进去,将药囊递给了孙神仙。

    孙神仙打开药囊,取出一粒黄豆大的黄色药丸,想了想,拿过一只小小的银碗,两只一捏,将药丸捏成粉末,又将自己服用的药液朝银碗里倒了一些,晃了几下,让药性化开,强行拔开沫儿的小嘴给灌了下去。

    他将药囊收好,对秦怀玉正色道:“秦大将军,这女娃子不能再受风寒,赶紧送到老夫的马车上。还有,我们立即赶往最近的城池,就是新城吧!”

    “好好好,孙神仙,一切就拜托您老人家了。”秦怀玉听孙神仙这么一说,心里悚然一惊,老神仙的话里透出来的意思,似乎沫儿的病情不太妙。

    他立即抱起沫儿,可不敢再耽搁。赵无敌已经是……没有生还的希望了,沫儿再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老夫可怎么对得住他们啊?

    孙神仙面色凝重,沉吟片刻,道:“秦大将军,老夫也不瞒你,这女娃的情况很不好,全身上下生机在慢慢消失。

    老夫虽能治病,却治不了命啊?她已萌生死志,而且,将自身的意识全都给封闭了,老夫……老夫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秦怀玉一听,眼泪飒飒滚落,扑通一声给孙神仙跪下了,戚声道:“孙神仙,你老人家可一定要救救她,我给你磕头了……”

    秦怀玉乃是正三品的大将军,这辈子也就是给他家祖宗磕过头,估计给皇帝和武后都没磕过,这会却为了沫儿给孙神仙磕头,也算是难为他了。

    唐人不流行磕头,彼此见面也就是拱拱手、道声好,就算是朝见皇帝,也只是躬身行礼,不像是赵无敌前世那样,满朝文武都成了磕头虫。

    孙神仙眉梢抖动,叹道:“秦大将军,你就是逼死老夫,也没有……这样吧,老夫尽力,这些日子就守着她,你看可好?

    你还是起来吧,可不敢再耽搁了。玉仙姑啊,你也随着老夫走一趟,这回八成还要借助你。”

    “孙神仙,小道就陪着走一趟,有什么要小道做的,您尽管吩咐。”玉仙姑莞尔一笑,从秦怀玉手上将沫儿接过来,当头走去。

    孙神仙带着小童又坐进竹篓里,由三山背着紧随其后,秦怀玉和武攸暨自然是跟着去了,剩下的曹志刚、扫尘老道,还有西门天王,三人嘀咕几句,也一同动身朝城外而去。

    秦怀玉让武攸暨继续留守朔方城,又给他留下了四百人,仅带着一百亲卫随孙神仙他们赶往新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