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31章奇怪的人

第131章奇怪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红日孤悬,天幕幽远。

    阳光倾泻而下,恣意泼洒在一城的废墟中,断壁残垣,弃尸无数,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入眼处只有青烟冉冉,苍凉弥漫。

    曹志刚感受到了武攸暨心中的焦急和忧虑,他算是豁出去了,把心一横,带着两个徒弟步入了余火未尽的朔方城中,硬是在废墟中趟出一条路。

    城中没有路,那就开出一条路。

    在无尽遥远的从前,这个世界本就是一片蛮荒之地,先民不也是披荆斩棘、拓荒开山,给后人留下了一天天路、一片片繁衍生息之地吗?

    他们顺着城中的运兵道,翻越一路的尸山,趟过余火未尽的灰烬,穿越重重烟幕,凭借着记忆以及城中唯一留下的参照物,两座已经坍塌的南北城门,来到了昔日的库房区。

    库房区是此次朔方大火的起源地,也是火势最迅猛、烧得最彻底的区域,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找不到一点昔日的痕迹。

    即便是这样,曹志刚还是找到了昔日存放黑油的库房位置,在一堆堆灰烬中确定了赵无敌的藏身之处,也就是黑油库房西边的那口水井的位置。

    可是,水井却不见了,就连井口附近那块重达数万斤的巨石都不见了踪影。原地出现了一口更大的水井,严格的说,是一个巨大的天坑,近似于方形,边长能有五六丈,近似于直上直下,四壁光滑,就如同刀削斧斫而成,让人不由得慨叹天地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天坑的边缘很齐整,地面也很坚实,倒也没有再次坍塌的隐患,因此,曹志刚小心翼翼地来到坑边朝下一看,不觉一阵头晕。

    一捧阳光斜斜照进坑中,带着他的影子投影在坑壁上面,离地面大约十丈,而其下则黯淡而幽邃,不知道还有多深。他凝神静心,侧耳倾听,隐隐有潺潺流水声……

    武攸暨眼中只有废墟、灰烬和随处可见的弃尸,改变就无从分别此地原本是何处。他迟疑地问道:“曹……曹先生,你确定就是这里?”

    “武将军,某确定就是此处,原先的水井就在陷坑的中部。可是……如今,全都陷落了,包括原本的黑油库房都被拦腰截断,一起坠入地下深处。”曹志刚点点头,指着巨大的陷坑给武攸暨解释。

    “曹先生,那还等什么?赶快让人下去找啊!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再迟可就来不及了!”武攸暨心急如焚,大声咆哮。

    曹志刚摇摇头,道:“武将军,陷坑至少……二十丈以上,幽黑一片,目力不能及,而且,底部竟然有流水声传出,这太诡异了。”

    超过二十丈的地下深处,还有流动的水流,且暗无天日……武攸暨虽然焦急万分,却也知道想下去救人,其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而他的手下都是一些杀才,拿着刀子去砍突厥人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要他们去坑下救人,可就太难为他们了。

    想到这里,他冲曹志刚一揖到地,道:“曹先生,武攸暨恳请先生出手!”

    曹志刚连忙避过一旁,朝武攸暨拱手道:“武将军言重了,某一定会下去搜素赵旅帅的踪迹。只是,某还需要一些朋友的帮助,需要武将军给你的部下打个招呼,以免引起冲突。而且,现在时间尚早,要想进入陷坑底部,只有待阳光直射坑底的时候方可。”

    “一切就拜托曹先生了,先生尽管施为,某马上传令下去。”武攸暨对曹志刚拱拱手,然后,摸出一枚令牌交给他的亲兵,道:“武刚,你带着本将的将令出城,传令下去,若有异人前来,不得阻拦!”

    曹志刚见武攸暨已经下了命令,从挎袋中拿出一枚花炮,点燃后直冲天际,随后炸响。只听半空中响起一声雷鸣,有红黄二色烟花绽放,虽是白天,却也甚是绚烂。

    武攸暨乜了一眼,却选择了沉默。

    他心中清楚,这是曹志刚与他人联系的讯号,至于曹志刚是什么人,他的朋友们又是什么人?此时,他并不在意在他的心里,只要能救回赵无敌,其它的都不重要。

    讯号既然已经发出,而阳光直射的时辰也尚未来临,那就只有等,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冬阳如金,泼洒在朔方城外。

    一队骑士,身着蓝色劲装,骑高头大马,簇拥着四辆马车逶迤而来,转眼间就到了朔方城北门外。

    由于得到武刚的传令,边军轻骑并未对他们拦截,只是远远散开,隐隐包围着这队不速之客。

    马车来到城门前停下,那些蓝衣骑士全都下马,动作齐整,时间相差微乎其微,可见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让边军将士好奇之余,不免多了一丝警惕。

    蓝衣骑士们下马之后,将马缰一甩,将马车围在中间,等待着车中人的出现。

    车夫将车帘一挑,四辆马车中都有人走出,有白发老者,也有中年妇人,有苍髯大汉,也有枯瘦道士,年纪不等,相貌各异,精气神也不相同。

    当先一辆马车中走出一个铁塔般的魁梧大汉,身高能有九尺,黑发披散,面色黧黑,浓眉怒目,苍髯卷曲,散发着无尽的威严之气,让人不敢直视。

    第二辆马车中先出来一个十一二岁的青衣小童,漆黑的眼眸四处张望,显得好奇又灵动,然后,他有钻进车中,从中搀扶着一个白发老者缓缓而出。

    这老者的确够老,头发、胡须包括两条长眉全都雪白,脸上的皮肤干枯如老树皮,布满一个个铜钱大的暗斑,背部也略微佝偻,还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咳嗦,让人看着揪心。

    第三辆车中走出一位青衣道姑,头顶绾一道髻,斜插一根绿竹簪,阳光照在上面,却折射出莹莹的豪光,显然不是凡物。

    她身段婀娜,眉目清秀,肤色也很白皙,背着一柄连柄在内约二尺五寸的长剑,整个人给人一种出尘之姿,飘逸若仙。

    最后一辆车中走出的是一位老道,同样是须发皆白,两跟雪白的长眉自眼角垂落,能有五六寸长,随着清风微微拂动。看他的模样,似乎并不比第二辆车中的老者年轻,不过,老道却身手矫健,步履从容,根本就无需别人搀扶,就连车夫特意搬来的脚凳都视而不见,身影轻轻一晃,就从马车上下到了地面。

    好奇怪的四个人,他们为何来到朔方城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