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19章离别前的絮叨

第119章离别前的絮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无敌轻轻地挪动身体,就跟一条蜕皮的蛇差不多,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爬出来,尽量避免惊动沫儿。

    他将沫儿轻轻地挪到床铺上,给盖好被子,想想觉得还不够,又跑到外间把自己的被子给拿进来,一股脑给沫儿盖上。

    沫儿看来是累坏了,只是打了个哈欠,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嘴里轻轻咕哝了一句,就沉沉睡去。

    老军老刘头已经不见了,看来是在伙房里忙乎,赵无敌穿好衣服,披上皮甲,来到门外,大口吸着清新而又冷嗖嗖的空气,一股寒意直冲肺腑,从里到外瞬间清醒,就连脑海里那一点残存的醉意都无影无踪。

    院中无人,也没有鸡鸣犬吠,四面八方,包括整个朔方城都是一片寂静。

    朝阳如火,红霞漫天,将东边的天空渲染得如同一副泼墨的画,无比绚烂。

    霞光泼洒在人的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只有凛冽的寒风,如刀般,削落了树梢上残留的黄叶。

    赵无敌迎着寒风练了一段拳脚,浑身升起了暖意,额头上微微浮现一抹细密的汗珠。

    时间还早,看来不到日上中天的时候,第一批撤退的人员是不会动身的。

    不过,新城离朔方不到两百里地,而且,如今的朔方城有足够的战马,即便是中午开始动身,今夜也可以到达的。

    赵无敌原本还对新城离朔方太近而担心,万一自己计划失败,不到两百里距离并不足以避让默啜大军的锋芒。

    其后经过一番了解,他才知道是自己孤陋寡闻,还被魏文常冷嘲热讽一番,说什么为将者不识地理,不学无术,有勇无谋,乃匹夫之勇也。

    新城只是朔州的一个县,却掩映在群山之间,离县城二十里有一座守捉堡,卡住了唯一的通道,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突厥纵然有十万铁骑,马又不能爬山,其奈我何?

    赵无敌看看朝阳,估摸着武攸暨是不可能起来的,无所事事之下摸到了伙房,打算先把肚子填饱。

    老刘头考虑的很周到,因为昨夜犒赏三军,包括大将军在内都喝高了,今天的朝食并不适合腥荤,给熬了一大锅粥,还做了一些蒸饼,当然了,开胃的咸菜是不能少的。

    赵无敌昨晚酒喝得太多,肉实际上吃得并不多,肚子里早就空落落的,咕咕叫着抗议。

    他来大唐也好几天了,又跟老刘头一个锅里刨食,晚上还同床不共枕,也算是老熟人了。

    既然是熟人,那就用不着客气,他拿着大碗盛了一碗粥,闻着还挺香,是粟米熬的。

    端着大碗呼啦一下先来一大口,再夹一块咸菜,味道不怎么样,咸中带苦,又拿着一块蒸饼咬了一大口。

    他一共吃了三大碗粟米粥,三块蒸饼,还将昨晚剩下的冷牛肉切吧切吧扔在碗里,吃了大约有一斤多。

    吃饱喝足之后,他想了想,从炊具中踅摸出一个小瓦罐,洗干净后给盛了大半罐子粟米粥,又将一块大约半斤的冷牛肉给切成丁状,给扔进粥里面,然后拿着一块蒸饼回营房了。

    回屋以后,他将火盆扒拉,借着还没有燃尽的火星,加了一些木炭,把火给弄旺,再弄个架子担在火盆上面,把瓦罐吊在架子上,重新熬肉粥。

    沫儿昨晚累坏了,怎么也得弄点肉粥补补身子。他想了想觉得还不够,又将还剩下大半截的山参给切了一点,也给扔到了粟米粥里。

    时间就在肉粥的香气中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无敌又有了食欲。

    他看着肉粥吞了口口水,还是没有舍得动沫儿的口粮,只好把昨晚剩下的冷肉切了一块,放在火上烤,待烤得油脂滴淌的时候,咬一口,味道还不错。

    也许是肚子的抗议,也许是肉粥的香气太诱人,反正沫儿醒了,在赵无敌的殷勤服侍下,把一罐肉粥吃得是眼泪吧啦,太过恓惶。

    接下来两人开始收拾东西,赵无敌是除了身上穿的以及武器以外,也只有两匹马了。

    为了不让沫儿察觉自己的计划,青玉奴必须留下来,而另一匹缴获自突厥斥候的好马,将随着沫儿一起启程。

    一匹突厥好马好几百贯钱,可能是交给军方,那也得拿真金白银换,可不能给浪费了。

    沫儿是个苦孩子出身,也没啥东西,除了他爹娘的骨灰之外,也就是一床铺盖,几身衣服,还有一点零零散散的东西,随随便便打个大包裹就给搞定了。

    赵无敌又摸出几样东西,昨晚武攸暨送的那串珠子,还有秦怀玉当初写的一千贯钱的凭证,全都塞到了沫儿手中。

    沫儿打小和他娘亲学医,天天背医书,自然是识字的。

    她看着秦怀玉写的凭证,不由得惊呼道:“啊……一千贯钱,那得多大堆头?”

    她是个苦孩子,长这么大也没有摸过十贯钱,歪着小脑袋,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竭力想象着一千贯钱堆在一起,是个什么样子?

    而对那串珠子反而不大在意,打小就没戴过珠子,自然也分不清楚珠子的好歹。这些珠子虽然很亮很圆,但是珠子就是珠子,哪有黄灿灿的铜钱来得实在?

    赵无敌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这就是一个傻丫头,哪里知道她手中的珠子有多值钱?随便卖出一颗,都不止一千贯钱。

    他将那串珠子给套在她的脖子上,再拉拉衣领给遮住,惹得沫儿连翻白眼,一个劲地抗议:“好冰人啊,讨厌!”

    赵无敌将她轻轻拥在怀里,柔声道:“沫儿,把东西贴身收好,不要轻易给人看到了。俗话说财帛动人心,不得不防。

    一路上跟在魏司马身边,不要乱跑。出门在外,天寒地冻的,我尽量给你找辆车。

    到了新城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大将军和魏司马,他们俩答应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至于其他人,包括薛纳和武攸暨,尽量不要麻烦他们。

    沫儿,我不在的日子里,照顾好自己,不要想我……”

    “郎君,不过是两三日的时间吗?又不是不见面了,说得人家心里酸酸的。”沫儿仰着小脸,眼中浮现一抹水雾,还有疑惑和不解。

    赵无敌深吸一口气,笑道:“人家不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分开两三个秋天,还不让我絮叨絮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