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18章大醉

第118章大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勒浆色如琥珀,入口绵软,不似劣酒那般性烈如火。

    如果以人来比拟,三勒浆就如同秦怀玉一样,多了一份儒雅之气,而劣酒恰似那薛纳,性烈如火,一点就着。

    因此,以赵无敌看来,三勒浆就适合魏文常那样的文臣,可以三五好友聚在一起,饮几杯淡酒,赋几首诗词。

    而军中的杀才就应该抱着酒坛喝劣酒,喝到动情时放开喉咙大吼几声,再乒乒乓乓拳脚交加乱打一通,然后,倒头就睡,天当被来地为床,何等的痛快!

    沫儿把位置让给了武攸暨,给他倒了满满一碗酒,然后,坐在赵无敌身旁。

    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女人自然不能同席,这可是最起码的规矩和礼仪,即便是赵无敌再怎么宠她,也不能让郎君被外人看轻。

    赵无敌陪武攸暨干了一碗,伸手一捋胡……光溜溜的下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他灵机一动,对沫儿说道:“沫儿,把武攸暨上次送来了剑南烧春给拿来。”

    沫儿答应一声,从里间搬来了那坛剑南烧春,赵无敌打开坛口的封泥,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让他不由得深吸一口,一脸的陶醉。

    他拎起酒坛子先给武攸暨来了一碗,又给自己满上,端起大碗,笑道:“武将军,这还是你送来的酒,小弟这也算是借花献佛了,来,请酒!”

    两人干了一碗,酒水落入肚中,却有一股酒香从喉咙深处涌起,复从口中、鼻孔中喷出,那种滋味,真特娘的痛快!

    沫儿不由得把身子往后缩缩,眉毛微蹙,闭住呼吸,因为那味儿有点大,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

    赵无敌用银刀割了一块羊肉,放在口中嚼了几下,用力咽下,然后,对正在啃骨头的武攸暨道:“武将军,不知你帐下有没有擅长挖掘地洞的人?”

    赵无敌之所以有此一问,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打着广撒网的念头,多问一些人,总能找到一个合适挖洞的。

    而且,擅长挖洞的都是专门的匠人,一般这种人家的子弟不太可能是军中普通的小卒,除非是在匠作营中寻找。

    赵无敌本来是打算征调匠作营中挖水井的人,他曾实地勘察过,朔方城的水井深达四五丈,既然能在地下挖出这样的深井,挖一个地洞应该不是难事。

    谁知道秦怀玉却说匠作营根本没有专门挖水井的人,城中的水井至少是十多年前挖的,甚至更加久远。

    如果实在不行,秦怀玉准备去新城,甚至更远的地方,去给他找人来挖洞。

    可是,想法虽好,时间不等人啊,等你从几百里以外找来人,默啜都快到了,还挖个屁!

    于是,他把主意达到这些边军将领身上,目标就是他们的家臣和私兵。

    因为他知道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这年头豪门大户人家找家臣并不一定就是武艺高强、一个能打十个的主,还有大量有一技之长的人。

    在朔方诸将的家臣和私兵之中,找出一个会挖地洞的一点都不稀奇,想想当年的鸡鸣狗盗就知道了。

    豪门大户,那家都少不了修几间地下密室,挖几条逃命的密道,一旦遇到灭门之灾的关键时刻,也好逃出一两条漏网之鱼,好继承香火,甚至是它日东山再起。

    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正因为有太多的漏网之鱼存在,历史上才多了那么多复仇成功的奇迹。

    比如武后要是能横下心来,把他最后两个儿子,一大帮子孙子,还有太平公主全都给杀光,那么李唐说不定就真的被武周给取代。

    “挖地洞?”武攸暨抓着一根大骨头,楞楞地看着他。

    “啊,是这样的,大将军让我找人挖一个隐蔽的地洞,把一些来不及搬走的紧要东西给藏起来。”赵无敌呵呵一笑,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可不怕武攸暨跑去向秦怀玉求证,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武攸暨在朔方军中不大招人待见,不大可能去自讨没趣。

    武攸暨看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随手扔下大骨头,拿麻布擦擦手,轻笑道:“你还真算是找对了人,我手下的确有一人擅于挖掘密室地洞。

    当时,我想在家中修一间地下密室,用来存放一些贵重东西,有人给我引荐了此人。

    后来,密室修好之后,他暂时也没地方可去,就留在我家。这次随着我来朔方,就是想求一个出身,于是就以亲兵的名义留在我身边。

    这样吧,明日,我让他留下来帮你就是。”

    赵无敌心中大喜,自己貌似还真和武攸暨有缘,随口一说,还真就找到了一个挖洞的大师。

    这年头能给豪门修建地下密室的,包括武攸暨没好意思说的逃生地道,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大师?给俺挖个藏身之处,那就是大材小用了。

    心情大好的赵无敌又跟武攸暨干了几碗,喝完之后,一人用银刀扎一大块牛肉嚼用,然后,再干几碗……

    人是铁,饭是钢,酒就是特娘的迷魂汤。

    一大坛子剑南烧春全都落进肚里,顺带着还干掉了那坛三勒浆,两人都喝高了,彻底放开了,满嘴都是“武兄、哥哥、兄弟……”

    武攸暨好像还点头怂肩扭腰摆臀跳了一段踏歌,而赵无敌则是用著敲打银刀唱了一段:“儿须成名酒须醉,醉后易畅言……”

    ……

    翌日,是个晴天,云淡、日出,北风却凛冽,屋檐下垂挂的冰溜子也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一夜的疯狂,让朔方城如同冬眠的动物一样,毫无声息。

    好在赵无敌修炼有成,进化的也比较彻底,和动物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昨夜一场大罪,可谓是酣畅淋漓,不过,今日太阳刚刚冒头,他就睁开了眼睛。

    他摇摇头,眼珠子一转,发生了一个问题,眼前的场景似乎换了,而胸口还趴着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

    仔细一瞧,原来他躺的并不是自己的床铺,而是睡在里面的隔间,也就是沫儿的闺房。

    而沫儿小丫头看那样子竟然一夜没睡,一直在守着他,可能实在是熬不住了,方才脑袋一歪……趴在他的胸口。

    赵无敌心中十分懊悔,这么冷的天,可别把沫儿给冻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