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15章败兵叩县衙

第115章败兵叩县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博望县治所在地博望镇,原本只是一个山间小镇,就坐落在连通云、代二州的山道中部,如同一把枷锁卡住山道的咽喉,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不过,博望并非边地,前有偌大一个云州为屏障,朝廷倒也顾不上此地的军事价值,并未将它建成一座军事要塞。

    但是,这条连通云、代二州的山道也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必经之路,而商人的眼光之犀利也不让政事堂的诸宰相。

    他们看出了此地的商业价值,自李靖击破突厥,平定北地以来,经过数十年的经营,博望镇已经颇具规模,变成了一个有五六千人口的小城。

    数日前一场初雪降下,四面的群山白茫茫一片,昭示着博望的冬天已经来临。

    山路本就难行,如今又是积雪茫茫,天寒地冻,往北方的商路实际上已经断绝,商人们可以就此回转,打道回家了。

    天色将晚,城中的居民纷纷关门闭户,吃一顿餔食,然后躲在被窝里猫冬,顺便可以做点那羞人的事情。

    如今商路断绝,天寒地冻,一个下县本就没有多少事物,县丞、主薄、县尉、录事等纷纷向县令告退,只留下几个轮值的衙役站在县衙的门口喝北风,一个个都是满腹的牢骚和怨气。

    夕阳斜照,一抹余晖如淡淡的金水,自博望县衙门前的台阶上淌过。

    班头袁芳带着五个皂衣衙役或站、或蹲,亦或是靠着门柱,有一句没一句地发发牢骚,吹牛打屁,就这么把夕阳生生给耗得无影无踪。

    薄暮已降临,袁芳神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关门。”

    就在此时,数百骑顺着城中的官道自北缓缓而来,几名看守城门的老军在前面步行引路,老军一边走,一边和为首的骑士在交流着什么。

    在刘旅帅的强势约束之下,这些骑兵全都放慢马速,缓缓而行,大约两马并行,排列着一个松散的纵队,朝县衙而来。

    眼见这些骑兵并没有打马飞奔,且有老军引路,班头袁芳倒也没有惊慌失措,如临大敌。

    骑兵来到县衙前,一名老军上前几步朝袁芳拱手道:“袁班头,这些兄弟都是来自云州武大都督帐下越骑,有紧急要事求见县尊。”

    刘旅帅见到了博望县衙,一番挣扎之后又长出一口气,翻身下马,对袁芳道:“某乃云州武大都督帐下越骑旅帅刘刚,求见县尊,劳烦班头通报一下。”

    他虽然是败军之将,但好歹也是一个旅帅,对一个衙役班头还用不着假以辞色。

    五百百战之兵,虽衣甲褴褛,狼狈不堪,但却有一股凌厉逼人的杀气,远不是袁班头这种衙役所能承受的。

    “将军请稍等片刻,小的马上去禀报县尊。”

    虽然旅帅还远远算不上将军,不过,这只是一种敬语,好话人人爱听,谁在意和较真呢?

    袁班头进了县衙,在后堂找到了县尊,将门前的情形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就连那些骑兵的衣着和神色都没有遗漏。

    博望县令张志诚仅穿着燕居服,围着火盆、烫一壶好酒,准备和那名年轻貌美、姿态妖娆,且衣着轻薄的小妾夜话一番,好打发这漫漫长夜。

    于今,闻听有数百骑兵自云州而来,且衣甲褴褛,狼狈不堪,他心中立刻掀起了惊涛骇浪。

    多年为官,让他的嗅觉变得异常灵敏,就凭袁班头那寥寥数语,就让他从中闻出了危险的气息。

    云州出事了,出大事了!

    云州乃是边地,与突厥接壤,驻扎有大都督武懿宗的十二万大军,而今,数百骑败兵自云州而来,那只能说明……

    云州危险了,即便是没有陷落,也定然是危如累卵,朝不保夕。

    张县令不愧是做官的,他从袁班头的描述中,就毫不犹豫地将刘旅帅等人定性为败兵,这份眼力劲可不是袁班头以及那些老军能比的。

    只是,张县令还有一个疑惑,既然云州危急万分,这些败兵、应该就是云州向朝廷求救的信使,应该急吼吼地赶路才对,为啥来找自己这个县令?

    某这个县令手中可没有一兵一卒,且博望境内也没有可战之兵,就连封锁山道都做不到。

    莫非,他们是来要补给的?这个倒是可以提供的,而且,还要让这些杀才满意才行,否则,嘿嘿,败兵胜似匪,可不能让他们把我博望给祸害了。

    想到这里,张县令一把推开凑过来准备给他喂皮杯儿的小妾,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就朝门外走去。

    “咳咳……明公,您还没有穿官服呢!”袁班头轻轻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小声提醒着。

    张县令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只穿着居家的燕居服,而且,还衣带不整,立刻冲那委屈得不行的小妾吼道:“你还楞着干什么?臭娘们,还不快把本官的官服拿来!”

    张县令心中暗骂:“头发长,见识短,没眼力劲的臭娘们,一帮子败兵就等在外面,你特娘的还哭哭啼啼。要是惹恼了那帮杀才,第一个就得把你给祸害了!”

    这年头的小妾没什么地位,仗着年轻美貌和家主的宠爱,在闺房之中耍耍小性子也无伤大雅,但是,若敢在大事上恃宠而骄,那就是找死。

    皇宫中的后妃之间还可以斗斗,你拱掉了宠妃你就是宠妃,拱掉了皇后你就是皇后,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尽可以享受那呼风唤雨的威风。

    不过,这种女人之间的战斗也只能存在于皇宫,其他人没这条件也没这个胆量。

    在官宦之家和士族大户,妾只是奴隶,只是私人财产,和主人家买的那波斯猫和金钱豹没啥区别,可以随意转让和买卖,一不高兴打杀了也没官府找你麻烦。

    张县令一发威,那美貌立马噤若寒蝉,跑得比兔子还快,比狸猫还有敏捷,找来官服官靴给张县令换上。

    张县令换上官服,尽显威严,带着袁班头朝衙门口走去。

    本来,以张县令的身份完全没必要亲自去迎接边军一个旅帅,不过,灵敏的嗅觉告诉他,这里面有大问题。

    为了谨慎起见,他不敢假手于人,只能亲自出面应付这群败兵,届时随机应变,大不了多给点好处,也不能让他们祸害博望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