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5章怒闯节帐

第105章怒闯节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缕阳光从洞开的门中射进来,泼洒在营房的地面上,恰似那一汪金汁,荡起涟漪阵阵。

    忽必利哭得很伤心,眼泪鼻涕一起流淌,都浸湿了满鳃的胡须,看着不似作伪。

    让你哭一会儿也没什么,但却要适可而止,因此,赵无敌看他哭得也差不多了,于是,冷声提醒道:“行了,表示一下悲伤和哀思,意思意思就好,不能没完没了。

    这次错过夏末秋初时节,无非是给我们造成一个错觉,然后,再反其道而行之,于初雪时节出兵,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就是阿鲁不花的谋算吧?行了,这些我都知道了,还是说说你们这次共出兵几路,都准备攻打那些地方,兵力如何?”

    忽必利哽咽了几声,伸手抹了一把眼泪鼻涕,然后,在被子上面擦擦,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此次我突厥共出兵六路,由大可汗、我以及其他四王各率本部落勇士倾巢而出,至于想趁机分一杯羹而蚁附的小部落难以计数。

    大可汗亲率十万铁骑功伐云州,攻打朔方城的是我和阿鲁不花,其他四王功伐马邑……

    两日前大可汗已拿下云州城,擒获云州大都督武懿宗以下文官武将数百人,斩右玉矜卫将军程伯献,全歼唐军十二万。”

    赵无敌一阵头疼,突厥人果然是兵分数路同时功伐大唐北地边城,云州破了,十二万大军全军覆灭,局势竟然糜烂如斯。

    那可是十二万人啊,其身后牵扯到十二万个家庭,近百万人,武懿宗啊武懿宗,你简直就该千刀万剐。

    他猛然一惊,想到一个问题,云州离朔方可不近,两日前默啜方才攻破云州城,忽必利如何得知?

    面对赵无敌的疑问,忽必利倒也没有隐瞒,反正已经说出了突厥的军机秘密,上了赵无敌的贼船,难以抽身了。

    叛徒的帽子是戴定了,可不敢再得罪眼前这个煞星,要是弄得两头不是人,天下之大,可就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默啜攻破云州的消息,之所以不到两天的时间就传到了忽必利的耳中,是因为突厥人驯养有海东青,用来传递紧急军情。

    赵无敌蹙眉思量了一阵,接着问道:“阿鲁不花逃走了,而海东青就在他手中,也就是说极有可能,默啜此时已经知道了你部全军覆灭的消息。

    你们可是亲兄弟,说说看,默啜会做出什么反应?”

    “哼!亲兄弟?”忽必利冷哼一声,眼中流露出怨毒的神色,凄然道:“他这会儿一定在举杯痛饮,庆贺你们把我的勇士都杀光了。这样一来,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吞并我的部落。

    不过,他虽然对我的生死不在乎,但却一定会亲率大军来朔方城的,倒也不是为我报仇,而是来捡便宜的。

    嘿嘿,你们现在估计也就剩下几千可战之兵了吧?还是趁早弃城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赵无敌对忽必利和默啜他们兄弟间的龌龊事没兴趣,古往今来,在王权面前亲情是最廉价的东西,随时随地都可以当作垃圾一样抛弃。

    他感兴趣的是默啜大可汗的反应,阿鲁不花的逃走给朔方城埋下了隐患,不过,现在纠结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思。

    正如忽必利所言,默啜是不会放过这个捡便宜的机会的,以十万铁骑功伐朔方城的数千疲兵,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他目视忽必利,问道:“以你估计,默啜大军何时会到达朔方城?”

    草原人行军和中原人不同,不可以常理推测,在这方面忽必利的确更了解。

    忽必利沉吟起来,估算良久,道:“五天,最迟不超过六天。你无需怀疑我,现在我的部落已经完了,就算是回到突厥,又何以立足?别人还会把我当作小可汗?”

    赵无敌一番思量之后,算是认可了忽必利的话,于是,对他说道:“忽必利小可汗,只要你没有异心,不想着逃跑,你一定会平平安安到达神都。

    而且,以你今日之言,当可保你性命,甚至,可以做个富贵闲人。”

    赵无敌言罢,立即起身离去,在经过门口的时候对那火长吩咐道:“不要虐待他,再给他弄点吃的喝的。”

    他吩咐过后,便急匆匆相大将军行在走去,时间不等人,默啜大军旦夕可至,必须早做决断。

    只有区区四天的时间,的确很紧迫,他一路上看着城中喜气洋洋的场景,心中不由得喟然长叹。

    大将军要犒赏三军,哪里知道数日之后即将有灭顶之灾,世事无常,不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又如何断定谁胜谁败?

    赵无敌急匆匆进了大将军行在,只闯节帐,却被秦大山伸手拦住:“大将军正在和魏司马商议军机要事,任何人不得擅闯!”

    赵无敌一伸手把秦大山给推了个趔趄,怒道:“老子就是有重大敌情要禀报大将军,涉及朔方城上万军民的生死存亡,你敢拦我?”

    秦大山稳住身形,咧嘴一笑,道:“你小子长本事了,敢对我动手?来来来,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滚蛋,老子可没有工夫和你磨蹭,快点让开!”赵无敌吼道。

    就在此时,秦怀玉的声音适时响起:“是赵无敌吗?秦大山,让他进来!”

    秦大山让过一旁,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嘿嘿笑道:“嘿嘿,赵旅帅,您请!”

    赵无敌可没有心思理他,直接一挑门帘,进了节帐。只见魏黑脸正在对他坏笑,秦怀玉则是摆出一张黑脸,低声斥道:“小子,真是长本事了,敢咆哮本帅的节帐,莫非是欺本帅不敢打你板子吗?”

    “呵呵,大将军,我看你不是不敢,而是不舍得……啊哈哈哈!”魏黑脸阴阳怪气地大笑。

    可是赵无敌却站在那里,阴着脸,不言不语,这幅模样让两个大佬一下子懵了,不由得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疑问:不该是这样啊?

    他这时候不是应该舔着脸假装求饶一下吗?一声不吭,还摆出一张臭脸,杵在那里,莫非是想造反不成?

    赵无敌冷笑一声,道:“大将军,魏司马,朔方城已大祸临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