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83章武攸暨有难

第83章武攸暨有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怀玉不高兴了,觉得心里不平衡。

    他心中腹诽:“老夫都赔了一副嫁妆,还比不上魏黑脸一个证婚人?难得就因为他魏黑脸是文官,我老秦家是武夫?

    小子,要知道你也是武夫,也只能当武夫,自打老夫给你一个旅帅开始,你就被打上了武夫的烙印。

    想当文官,不改变你们家的出身,下辈子都甭想!

    老夫给一个小娘子置办嫁妆,你这样的聪明小子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啪!”薛纳又给了赵无敌一巴掌。

    这回不用薛纳唠叨了,赵无敌赶紧冲秦怀玉一揖到地,恭声道:“小子赵无敌,谢过秦伯父!”

    魏文常乜了秦怀玉一眼,轻轻哼了一声,鄙视道:“秦大将军,你就明说想收他做个便宜女婿就是,何必拐弯抹角绕个大圈子。”

    “哈哈哈,老魏呀,老夫乐意!怎么,你妒忌了?哈哈哈……”秦怀玉捧腹大笑,谁知道乐极生悲,牵动了伤口,疼得直吸冷气,又惹来老魏的一番嘲讽。

    玩笑也好,嘲讽也罢,都是极熟稔的老友,当不得真,也无伤大雅。

    接下来就该谈正事了,秦怀玉准备长话短说,不想长篇大论,墨迹着没完没了。

    城外数万突厥大军虎视眈眈,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对朔方城发起猛攻,在座的都是边军高层,明日的守城之战离不开他们。

    对于边军军务,赵无敌有自知之明,这就不是他能掺和的,至少眼前还不行。

    所谓军务,其实也就是秦怀玉和魏文常两人商量,然后快刀斩乱麻,择其重点,直接以军令的形式颁布下去。

    现在是战争时期,非常时期行非常事,秦怀玉作为朔方城最高军事统帅,即便是他不和魏文常商议,一个人独断专行都没问题。

    集思广益也要分时机和场合,现在,对于其他将领来说,执行军令就好,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既然是军令,就不可能是啰啰嗦嗦的长篇大论,一共只有简简单单的几条。

    首先,大将军的亲兵卫队今夜被打残了,没办法继续保护大将军的安全,而大将军不可能没有卫队保护,万一再来一批黑衣人怎么办?

    于是,只好从边军调动一团悍卒充当临时卫队,并负责大将军行在的守卫。

    一团悍卒两百人,多配强弩,依然交给秦大山统带。

    魏文常、赵政以及军中主要将领也要吸取今夜的教训,加强自身防卫,而库房更是重中之重,调两团悍卒守卫。

    要是让刺客混到库房,一把火把库房给点了,没了物资补给,这战还打个屁!

    突厥人根本就不需要攻城,将朔方城给围住就好,围而不攻,等你弹尽粮绝的时候,朔方城不攻自破。

    还有继续于夜间派斥候出城,将朔方城被围的军情送出去,虽然明知道靠斥候靠两条腿不太可能逃脱突厥游骑的追杀,但却不得不为,好歹总给人一点希望不是?

    秦怀玉交代完了,众将大声应诺,还没等秦怀玉宣布解散,薛纳突然插嘴:“大将军,为将者要赏罚分明,有过者罚、有功者赏,不能含糊。

    今夜,二十余刺客夜入朔方城行刺大将军,末将以为今夜负责城防防卫的武攸暨罪不可赦!”

    秦怀玉狠狠地瞪了薛纳一眼,沉吟良久,侧身看向魏文常,两人对视一眼,缓缓道:“魏司马,武攸暨按律该如何处罚?”

    作为秦怀玉的发小,又在军中搭档多年,仅仅是一个眼神,魏文常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武攸暨是中郎将,在以往两军交战的时候,杀一个中郎将也不是没有人干过,只要罪名确凿,领军大将军完全有这个临机独断的权利。

    只是武攸暨可不是普通的中郎将,人家是武后的侄子,之所以来边军,傻子都知道是来混资历的。

    这样一个人,在武后大权独揽、登基称帝已势不可挡的时候,你敢杀他?

    薛纳这个王八蛋纯粹就是缺心眼,即便是你跟武攸暨不对付,也不能给老子出难题吧?

    魏黑脸虽然刚正不阿,但也不敢拿整个家族的兴衰,来搏自己的清名。

    他在心中权衡了一番,说道:“武攸暨今夜巡狩城防,却未发觉有刺客潜入城中,导致大将军被刺,的确有失察之责。

    不过,好在大将军吉人自有天相,有惊无险,躲过一劫。

    另,今正处于两军交战之际,自断手臂颇为不智,本司马以为可责军棍二十,以儆效尤!”

    也难为了魏文常,既不能对薛纳的指责置之不理,又不能真按照军中律法追究,只好咬着牙徇私枉法一次,不痛不痒打屁股二十,反正又死不了人。

    “魏司马,你这可是大棒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不说枭首示众,也该打一百两百军棍才对。”薛纳这个杀才还不依不饶了,耿着脖子嚷嚷不停。

    秦怀玉直翻白眼,一百两百军棍打下去,不死也要变成残废,你特奶奶的不是给老子拉仇恨吗?

    不就是你爹兵败大非川,让武后一句话给罢官夺爵贬为庶人,并因此而郁郁而终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放不下这点破事,你长得五大三粗的,怎么心眼比娘们还小?

    再说了,谁让你爹打了败仗?有能耐你去找武后呀,老揪着武攸暨干啥?

    看来这个王八蛋还记着武后的仇,以后得跟他走远些,免得被他牵连。

    薛纳一嚷嚷,诸将都闭口不言,眼观鼻鼻观心,就没有一个为武攸暨求情的。

    赵无敌心中长叹,武攸暨的人缘真不怎么样啊!

    他心思电转,略一思量,就明白了大堂之中的局势,大将军和魏文常都不想因为重责武攸暨而得罪武后,其他人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至于薛纳那个杀才为啥不依不饶,赵无敌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不过,相对于大将军和魏司马,只能委屈你个杀才了。

    再说了,老子这可是救你,人家马上要成为太平公主的驸马,那可是大唐……应该是武周的第一驸马,嘿嘿,到时候人家一个指头就可以碾死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