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74章一地马腿

第74章一地马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无敌要去攻城车坡道之上割马腿,而且,看他的样子还很认真,眼中冒着贪婪的光,并不像是开玩笑。

    这可真是一个奇葩的想法,惊呆了所有的军卒,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表态?

    “这个……这个,赵旅帅,呵呵,您的想法很了不起,不过,军法无情,小的可不敢冒犯。”火长目光闪烁,期期艾艾,但却义正言辞地表示爱莫能助。

    朔方军司马可是魏黑脸,谁敢去捋他的虎须?

    “没啥,我自己去割,劳烦各位多注意一下突厥人的动静就好。”赵无敌就没指望他们,只要他们给盯着突厥人就成。

    这儿赵无敌官阶最高,可没有人敢拦着他,只好眼巴巴地看着他从预留的射击孔中钻出去,然后,他们胆战心惊地端着强弩,注意着突厥人的动静。

    其实,突厥人正在忙着祭祀天狼神,谁也工夫关心一个小小的唐军旅帅?

    攻城车并不算陡峭,不过边军在上面泼了水,被北风一吹结了一层薄冰,走在上面稍不留神就会滑倒。

    赵无敌靠近一侧的栏杆,一手虚扶着栏杆,小心翼翼地走动,渐渐地适应了,方才快速走到死马旁边。

    绕过一具硬邦邦的突厥人尸体,来到一匹死马旁边,抽出刀子,咔嚓咔嚓,将两条马后腿给剁了下来。

    冻得硬邦邦的马腿很结实,要不是赵无敌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还真是要费不少力气。

    赵无敌只要马后腿,至于其它部位没兴趣,他可没打算一个人把这些死马都给扛回去。

    自古以来,恩出于上,为人下属者越过自己的上官,施恩于众人,乃是官场的大忌。

    这就如同遭遇大灾之年,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自有朝廷开仓放粮、救济灾民。

    至于个人,如果你心存善念给灾民几个糜子馍、施舍几枚铜钱也无可厚非,但是,你要是脑子一热,弄个几百石粮食赈济灾民,嘿嘿,抄家灭门的时候就到了。

    赵无敌前世本是世家子,又在戚继光军中为将多年,可不是一个官场新人,怎么可能犯那样的忌讳?

    割几条马腿犒劳自己和沫儿就好,至于解决边军的肉食,那就是大将军秦怀玉该干的事情,俺这小肩膀扛不住。

    “咔嚓咔嚓”又砍下两条马后腿,顺便一脚把一具碍事的突厥人尸体给踢下了坡道。

    “兀那杀才,好大的胆子,竟敢违抗军令!”

    正在赵无敌尽管割马腿,并幻想烧烤马腿香气扑鼻的时候,从刚柔堡中传来一声喝骂。

    “这特娘的谁呀?”赵无敌感到莫名其妙,抬眼一看,那些持强弩的军卒被赶到了一边,射击孔中一个虬髯军汉正在指着他破口大骂。

    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中年人,宽额方脸,浓眉大眼,皮肤略微黧黑,一身将官的打扮,不知道却是何人?

    这是一员边军将领,看打扮品阶还不低,可赵无敌却不认识,不过,既然人家都开骂了,自己也不能无动于衷。

    对骂不可选,对面可站着一位高级将领,若是冒犯了他,人家先把你当场打三十军棍,岂不是自讨没趣?

    而且,他四处张望也没有看到秦怀玉和魏文常,就连老薛都不在,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赵无敌把刀子在死马身上擦了擦,收刀入鞘,还是没舍得放弃马腿,一手提溜一条,靠近栏杆迅速走向刚柔堡。

    “呵呵……”那位将军见赵无敌提溜着马腿,觉得很有趣,不觉一笑,然后呵斥道:“钱刚住口,一边待着去。”

    接着,他朝那火长开口问道:“此是何人?”

    “禀将军,那是……就是昨夜教授八牛弩操作法门的赵无敌旅帅。”火长不敢隐瞒,躬身回答。

    “他就是赵无敌?有趣,有趣,本将可是多番听到他的大名,今日终于得见其人。”将军笑道。

    他看到赵无敌已经过来了,连忙笑着伸出手,意思是把那马腿给递过来。

    赵无敌一愣,心想这个将军是要见者有份吗?不过,看着倒是很和气,不像是找麻烦的。

    于是,他将两条马腿给递过去,道:“将军请稍等片刻,我再去拿几条马腿。”

    那将军接过马腿,闻听此言,哈哈一笑,下巴微挑,示意他尽管去。

    赵无敌又跑开了,咔嚓咔嚓,砍了几条马腿,加上那将军手中的,一共是八条,全都给拎回来了。

    然后,他又从射击洞中爬进了刚柔堡,看着一地的马腿,搓着两手嘿嘿傻笑:“不知是哪位将军当面?”

    “呵呵,某,左卫中郎将武攸暨。”

    武攸暨?这个名字对于赵无敌来说可是如雷贯耳,武则天的娘家侄儿,洛阳之花、号称大唐公主中的公主太平公主的第二任丈夫。

    其实,武攸暨对于赵无敌来说,之所以记忆深刻,全都是因为他是太平公主的丈夫,至于武则天的侄儿这个身份,呵呵,武则天那么多侄儿,纵然是史书也没有兴趣详细记载,赵无敌如何能记住?

    不过,估计武攸暨如今还仅仅是武后的侄儿,尚未成为太平公主的丈夫。

    因为赵无敌曾听闻,太平公主的丈夫薛绍还活得好好的,夫妻两人恩恩爱爱,小日子过得十分甜蜜。

    而且,历史已改变了不少,谁知道薛绍会不会被牵连进谋反之中?因为李建成干掉了李世民,那个因谋反而牵连薛绍的王爷压根就没有机会出生。

    那也就是说,眼前这个武攸暨没有机会尚太平公主了,这倒是很有意思,对此他很期待。

    在史书记载中,武媚娘成为皇后以后,对娘家大肆报复,害死了好几个兄长,并将武氏一族改为蝮姓流放岭南烟瘴之地。

    而武攸暨也成了蝮攸暨,在岭南吃了不少苦头,因此性格懦弱,为人低调,也没干过啥坏事。

    而眼前的这个武攸暨,是不是性格懦弱,赵无敌一时半会还没有看出来,不过,的确是一个宽厚地道而又低调的人。

    作为一个中郎将,又是武后的侄儿,换一个人还不知道有多嚣张跋扈。

    嘿嘿,武后登基已不可扭转,那么这个武攸暨是不是可以适当交好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