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70章武后笑了

第70章武后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秋日如金,天高云淡,却突然降下霹雳之音,搅动了整个大唐朝堂风云。

    武后要借助臣子之口,给这次天变下个定论,将事情引导她指定的轨迹上,从而达到她的目的。

    太史令李长衫王顾左右而言他,一个劲地忽悠,胡吹海侃,就是不理会武后的暗示,结果引起武后的不满,辞官不成,反而给家中招来两个奸细。

    武承嗣自以为是地把矛头指向了可怜的花瓶皇帝,谁知道却因此引起狄仁杰的不满。狄老头大声呵斥武承嗣之后,又把天变安在了有敌寇边上头。

    这回武承嗣不干了,立马强力反击,给狄仁杰戴上一顶好大的帽子,指责狄仁杰妖言惑众,编造敌情,应该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而可怜的皇帝陛下在被武承嗣指责君王失德的时候,吓得整个人都软了,就跟一滩烂鼻涕一样顺着龙椅就溜到地上,哭天喊地,涕泪横流,可怜兮兮地乞求母亲准他在太庙中忏悔。

    “母后,儿就是一个不祥之人,乞求母后准儿自囚于太庙之中,若上苍有感,就请将万般罪孽尽加我身,儿愿承受雷霆之怒,万不敢伤及母亲,呜呜……”皇帝抱着武后的腿,泣不成声。

    可惜武后这会子正在对满朝文武失望透顶,欲求一名嘴而不可得,哪有心思理会一个破花瓶?随便敷衍几句,眼不见为净,就挥挥手让尉迟金刚把皇帝背回东宫。

    就在众说纷纭吵吵嚷嚷的时候,武后最得力的打手、刑部尚书周兴出班奏道:“启禀太后,今年我大唐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四方臣服,万国来朝,如今西、北之地已是大雪纷飞之时,何来强敌寇边?

    臣以为狄仁杰此言大为不妥,的确有妖言惑众之意,当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倒是臣得到举报,江王、楚江王、南越王、闽越王、嗣闽王等诸王私自相会于泉州,图谋不轨,还请太后早下决断。”

    皇位只有一个,而绝大多数时候皇帝都不止有一个儿子,典型的僧多粥少,所以,一般情况下,除太子以外的皇子到了一定年龄都给加一个王的封号,然后给撵到封地圈养起来,让其混吃等死。

    没有皇帝的诏令,诸王不得离开封地,历朝历代的祖制都是如此,更不要说几个王跑到一块,这可是犯了帝王之家的大忌。

    这五个王爷中,既有太宗皇帝的儿孙,也有高宗皇帝的儿子,从血脉来讲,都比较近,尤其是高宗第二子江王李岱完全有继承帝位的资格,在武后眼中都属于要清洗的对象。

    如今送上门来找死,机不可失,岂能放过?至于是不是真的在泉州密谋,一点都不重要。

    武后需要他们在泉州密谋,那他们就肯定是在泉州密谋,不信?刑部尚书周兴说的。

    “皇家待他们不薄,何故三番五次觊觎大宝?”武后闻言大怒,拂袖而起,一股肃杀之气激荡八方,群臣尽皆失色,一个个全都低头缩脖子弯腰装孙子,生怕惹祸上身。

    武后目露寒光,扫视群臣,继而寒声道:“拟诏,江王、楚江王、南越王、闽越王、嗣闽王无诏私会泉州,图谋不轨,意欲谋反,着刑部、大理寺缉拿全家,严加审问。

    中书侍郎狄仁杰妄议敌情,君前失仪,贬黄州参军。

    户部尚书武承嗣忠心可鉴,勤劳国事,加同中书门下三品。

    礼部尚书岑长倩改授中书侍郎,武三思该授礼部尚书。”

    一言可决天下事,翻手之间可定无数人生死与荣辱,这就是帝王本色。

    武后虽然还不是皇帝,但欠缺的无非就是一个名份,至于权利……就连皇帝,她都可以随意废立,天下虽大,又有何人敢忤逆她的旨意?

    武后一怒,整个大唐朝堂风起云涌、山河变色,痨病鬼武承嗣一举成了宰相,进入了大唐权利中心政事堂,参议军国大事。

    武三思捞到一个礼部尚书,再加上之前加封羽林大将军的武攸宜,可以说武氏族人成了今日朝堂最大的赢家。

    而且,可以预料的是,对于武氏的崛起,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将有更多的武氏族人进入朝堂和军中,撷取更多更大的权利。

    武后不耐烦了,既然温情和怀柔不能融化你们那铁石心肠,那就用大棒敲打、用刀斧劈砍、用烈火焚烧……

    她一出手,大唐的中流砥柱、也是李唐的铁杆拥护者狄仁杰就被罢官,赶出朝堂,远窜黄州。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在追求皇权的道路上,任何的绊脚石都将被踢掉,即便是她的亲生儿子说杀就杀,都不带犹豫的,你一个狄老头何能例外?

    武后言罢,立即就有站殿武士上前执行旨意,将狄仁杰去冠、剥掉朝服,收回金印,仅着中衣推出了万象神宫。

    你一个小小的黄州参军,有何德何能位列于朝堂之上?

    武后失望之余,火也发过了,提拔了自己娘家的侄子,把狄仁杰这个绊脚石也给撵走了,至于想借的那张嘴,一时半会看来是没指望了,于是,准备散朝改日再议。

    谁知道侍御史傅游艺出班奏道:“太后,臣有本奏。臣听闻,当冬去春来之后,只有当春雷炸响,万物开始复苏,才算是春日真正来临,即所谓,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今日天生异象,降下霹雳之音,臣以为也是这个道理,上苍昭示,天降变革,万物维新,主太后天命所归,待天巡守,牧养万民,开万世之太平。

    臣为天下贺!为太后贺!”

    这家伙确实是个大才,精准地找到了武后的痒处,马屁拍得恰到好处。

    这特娘的就是劝进了,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大唐,而是用“天下”代替。

    武后啊,而今春雷炸响,这就是上苍的认可,你的春天来了,赶紧把冬天的花瓶给扔掉,带着我们吃香喝辣的吧!

    傅游艺一席话说完,朝堂之上一片安静,继而,武三思紧走几步,扑通一声拜倒在地,大喊:“臣为天下贺!为太后贺!”

    “臣为天下贺!为太后贺!”

    ……

    能站到朝堂之上的都不是傻子,头功让傅游艺那个王八蛋给抢了,那还不赶紧跟进,更待何时?

    万象神宫之中,山呼海啸,滔滔不绝。

    武后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