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66章罪该万死

第66章罪该万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秋风阵阵,黄叶飘零,天地之间一片萧瑟。

    一只金色的眼眸,突兀浮现于苍穹之上,神威弥漫,映照诸天,其光芒之炽盛,就连那一轮大日都因此而黯淡。

    随着一道霹雳炸响,音波浩荡,天地震动,随即异像隐去,天高云淡,仿佛一切都是梦幻,从未发生。

    明堂前的广场之上,大臣们跌倒一地,丑态百出,乱像纷纷,却无人出言指责,自顾不暇。

    武后独立于秋风之中,默然不语,神情萧瑟,心中却波澜迭起,难以平静。

    她虽然不信命,数十年来都在与命运相搏,通过她的努力和抗争,天下的很多人和事都因她而改变。

    她的心态也渐渐地随之而改变,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上天的认可,秉承天命,将整个天下都掌控在手中。

    可是,在刚刚看到金色眼眸的那一刻,她却感到浑身乏力,几欲跌倒。

    在上苍面前,她所掌控的力量,是多么的可笑!

    这是上苍对我的警示吗?

    想到这里,她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不甘和不屈之意,极为强烈,那消散的力量又回来了,让她战意冲天,敢为天下敌。

    难道就因为朕是女子之身,就不能君临天下,坐上那人世间至高的宝座?

    朕不服!

    男子能办到的事情,朕同样可以办到,而且,一定会比他们做得更好。

    朕绝不会屈服,哪怕是上苍也无法阻挡朕的脚步,朕一定会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帝国,超越秦皇汉武。

    朕就站在这里,若上苍不允,就请降下霹雳,将朕击为齑粉。

    武后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上苍之眼再现,更没有降下霹雳。

    “哼!”武后冷哼一声,目光又变得深邃而自信,扫视一圈,看不出喜与怒,大袖一甩,朝明堂而去。

    上官婉儿秀眉微蹙,强忍着胳膊上传来的一阵阵疼痛,提起裙裾紧紧跟上。

    上官婉儿是高宗朝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上官仪的孙女,昔年上官仪触怒高宗皇后武氏,满门男丁全都被杀光了,女眷籍没入宫,充作宫奴。

    幼小的婉儿就随着母亲在掖庭服役,稍至年长,武后见她聪明伶俐,才思敏捷,遂留在身边充作女官。

    如今的上官婉儿是内廷待诏,极得武后的信任和宠爱,堪称是内廷第一红人,就连宰相都纷纷示好,不敢得罪。

    她的母亲已经被恩释出宫,昔年抄没的家产也已发还,不过,武后却没有赦免上官仪的罪名,因此,上官婉儿可以说还是犯官的之后,身份尴尬。

    在上官婉儿的心中,对于武后的情感极为复杂,也很是矛盾,难以说清道明。

    武后杀了她一家男丁,是她的杀父破家的仇人,可是武后也把她从宫奴之中简拔出来,对她有大恩。

    上官婉儿对武后谈不上爱,但却绝对不敢恨,因为她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可怕,挥手之间,任何敌人都将被击为齑粉。

    而且,她有自知之明,朝中上下之所以对她拉拢与示好,是因为武后赐予她的身份,否则,她什么都不是。

    武后就如同一棵参天大树,而她上官婉儿只不过是一根柔弱的藤蔓,依附在武后这棵大树上,才能探首在云雾间,看世间风云变幻。

    如果有一天这棵大树轰然倒塌,那么她这棵藤蔓就会重新跌落尘埃,任人践踏。

    在上官婉儿的心中,比起虚无缥缈的上天,武后要真实得多,也可怕的多。

    武后就是她的天!

    因此,上官婉儿对武后的忠心是不容置疑的,对于这一点,武后也心知肚明,才会让她整理大臣的奏折,接触核心机密。

    一声霹雳,满朝文武尽跌倒,宁无一个是男儿。

    飒飒秋风中,只有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走进高大的明堂之中。

    随着宝座越来越近,武后的步伐也越来越坚定,心绪也渐渐平复,待走到金跸之上的时候,那个雍容华贵仪态威严的圣母神皇又回来了。

    她端坐在盘龙宝座之上,腰背挺直,微微抬头,美目深邃,看着空旷的明堂,似笑非笑,也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上官婉儿侍立一侧,微微颔首,目不斜视,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只要武后没有指示,那她就是武后身边的一道风景。

    既然是风景,那就只要怡人就好,用不着说话,事实上也没有哪一位君王喜欢身边的人喋喋不休,吵吵嚷嚷。

    高大宏伟的名堂之中,一个人世间最尊贵最威严的女人,一道靓丽的风景,在等待着一场风雨的到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臣们以及宫娥、太监和侍卫纷纷从震惊中醒来,彼此对视,四处张望,顿觉一股大恐怖袭来。

    宽敞的广场之上少了一个人,一个能决定他们生死的人,至于那个漂亮的上官待诏,大祸临头的人们已经顾不上了。

    有眼尖的爬起来从明堂的门口朝里一看,扑通一声,又趴下了,紧接着四肢用力,跌跌撞撞,一头冲进了名堂之中。

    更多的人从天生异像中抽身而出,手足并用,连滚带爬,哭着喊着冲向明堂,前赴后继,不甘落后。

    事实上能在大唐朝堂占据一席之地的,就没有一个傻子,相对于虚无缥缈高深莫测的老天,还是武后这个“天”更加真切、也更加可怕。

    天怒也好,天罚也罢,暂时还没有降临的意思,而冒犯了武后,立马就能让你脑袋搬家。

    满朝文武、驾前司的宫娥和太监,就如同潮水般涌进了明堂之中,扑通扑通,跪倒一地,纷纷山呼罪该万死。

    皇帝陛下本来还在神游天外,内侍尉迟金刚眼见着群臣纷纷起身冲向名堂,无奈之下,伸手扶住皇帝,借助大袖的遮掩,一咬牙狠狠地掐了一把。

    皇帝也不是金刚不坏之体,被人掐一把也知道疼。

    他搞明白状况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和耽搁,腾地一下就窜了出去,只见一道矮胖的身影在人群中闪展腾挪,不断超越那些老迈的臣子,差不多是第一个跑到武后面前,伏地请罪。

    至于那些侍卫,就没有资格进入名堂,只能在广场之上跪了一地,同样山呼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武后不由得心中冷笑:死一次就好,朕不指望你们万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