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42章恼羞成怒

第42章恼羞成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城头之上,满地的伤兵,让大将军秦怀玉心中愧疚,泣不成声。

    谁知道,就在此时,却有人高声吟唱起那首传唱千年的《秦风·无衣》,慷慨激昂的歌声飘荡在风中,冲淡了忧伤,激发了豪情。

    边军将士听着这熟悉的歌声,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自豪,不由得随之大声吟唱:“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高声而歌的正是赵无敌,今日一场大战,让他彻底融入了大唐,为大唐而战,死不旋踵!

    一曲《无衣》冲淡了忧伤,让一切变得有了意义。

    此时,突厥退军,战争暂时停息,北城墙的守军伤亡惨重,急需得到休息和救治。

    秦怀玉身为三军统帅,没有太多的时间沉浸于伤感之中,他抹干眼泪,下达着一道又一道的命令。

    集中朔方城中所有的郎中救治伤兵,而没有受伤的全都撤下城头回营休息,北城墙的防御则交给从其它三面城墙调来的将士。

    赵无敌的脸上血迹斑斑,头发上的血迹甚至都结成了冰晶,看上去很吓人。

    他看到沫儿过来,冲她咧嘴一笑,自以为很温柔和亲切,谁料到那模样……怎么看都有点狰狞。

    沫儿一阵风似的刮过,瞬间就来到赵无敌的面前,伸手摸着他的脸,焦急地问:“哪受伤了?快告诉我……”

    赵无敌捉住她的小手,小声笑道:“傻丫头,这都是别人的血,我浑身上下都没有受伤。”

    “没骗我?”沫儿眯起眼睛,用怀疑地语气问道。

    “没有你的允许,我哪敢受伤?”赵无敌前世都是孩子的爹了,哄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还不是得心应手?

    一席话听得沫儿心花怒放,任凭赵无敌捉住她的小手,也不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避避嫌。

    赵无敌忽然觉得有人在看着他,目光灼灼,一眨不眨,扭头一看,立马火冒三丈。

    这墩台之上除了他和沫儿,还有两人,其中一个是薛纳的亲兵,离着一丈开外,扛着大盾,眼睛却看向战死的另一名亲兵。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尽职尽责地扛着大盾替赵无敌挡箭,而今战事暂息,却依然没有离开。

    因为薛纳没有撤销命令,而赵无敌也没有发话,他就不能离开,与战争是否平息无关。

    “这位大哥,你也累得够呛,回去休息吧。”赵无敌道。

    “这……某就退下了。”亲兵抱拳道。

    他是薛纳的亲兵,并不是赵无敌的手下,战事既然暂时停息,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只需要向薛纳交令就行了。

    他扛起另一名亲兵的尸体,离开了墩台,朝城墙下面走去。

    将这名亲兵送走之后,赵无敌打量起滞留在此的另一个人,竟然是那个操控八牛弩发射的小卒。

    这个小卒很年轻,看上去比赵无敌也大不了几岁,个子不高,却很结实,一脸憨厚的模样,看赵无敌在看他,立马咧嘴傻笑。

    “你特娘的还留在这干啥?”赵无敌没好气地骂道。

    守城的将士都已经换防了,作为今日参战的这名小卒,早就应该溜回营房饱餐一顿,然后再好好地睡一觉才是。

    这名小卒突然冲赵无敌跪下,叩首道:“赵旅帅,求您教俺操纵八牛弩瞄准的诀窍。”

    赵无敌不由得心中咕哝:这特娘的哪里是杀才?根本就是一个人精,一眼就看出其中的价值。

    只要学会了之后,那功劳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赵无敌本来就没打算藏着掖着,敝帚自珍,因此对小卒自作主张的“逼宫”并不反对,乐于成全。

    这就是一个有追求的人,应该给予鼓励和帮助。

    而且,经过今日一战,薛纳就在不远处虎视眈眈,这些操控八牛弩的学问就不可能瞒住,如其让人旁敲侧击,不如主动交代,说不定还能得点赏赐。

    “想学是吧?”赵无敌问道。

    “想!”小卒毫不犹豫地答道。

    “好,我交给你。不过,你特娘就不能让老子先喝口水,吃饱喝足,再来谈八牛弩吗?”

    赵无敌一口答应了小卒的请求,不过,却把小卒给狠狠地揍了一顿。

    无它,唯恼羞成怒耳!

    一场大战,身心俱疲,劫后余生,恰逢沫儿小丫头来探望,正好可以接机加深一下感情。

    这个没眼力劲的杀才却杵在旁边,还目光灼灼地看着,不揍你揍谁?

    “好!这才是俺军伍中的汉子,对于这些杀才就不能好言好语的讲道理,那是对牛弹琴,哈哈哈……”

    一阵大笑声传来,把赵无敌吓了一跳,心想这是谁呀?

    怎么一个个都喜欢神出鬼没的?

    循着大笑声一看,却正是薛纳将军,还有拈着胡子高深莫测的魏黑脸。

    “我先走了,要去帮郎中救治伤兵。”沫儿羞红了连,扭头就跑。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此情此景,赵无敌心有所感,不由得念出一句宋词。

    这句话很浅白,并不晦涩难懂,沫儿很明显听明白了,鼻子里哼了一声,俏脸更红了,而跑得也更快了,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虽浅显而直白,仔细想想却又意境深远,用来表达少年少女的思慕之情,却是恰到好处。这莫非是长短句?可惜只有一句。”魏黑脸是文官,嗅觉灵敏,立马闻出了不同的味道,不禁追问起来。

    你看老薛就简单多了,晃着脑袋装模作样地念叨:“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好!”

    “魏司马,小子可不懂什么长短句,这只是一句大白话而已。”赵无敌可没有兴趣给魏黑脸背出整首宋词,咬定了就是一句大白话。

    魏黑脸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足有半盏茶的时间,然后笑道:“是个聪明的小子,不错,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小子,好好记住了,你若是力能扛鼎、勇冠三军,老薛也能拿你当兄弟。

    你若是熟读兵书战策,习研三韬六略,秦怀玉会把你当作宝,亲自教导你成长。

    你如果满腹经纶,出口成章,老夫不介意多个子侄。

    但是,如果你将这些全都给占全了,那就是祸不是福。

    一个文武双全的妖孽,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妖孽,呵呵,你将成为满朝文武的大敌,将寸步难行死得很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