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8章射雕手的战争

第38章射雕手的战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弦开如满月,弯弓射大雕!

    一人一骑,策马奔腾在辽阔的草原上,弯弓搭箭射下空中之王,这就是突厥射雕手的传说。

    此时此刻,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出现在朔方城外,用他那高贵的手一连射出三箭,其目标就是一个他从骨子里都看不起的无名小卒,大唐边军新鲜出炉的赵旅帅。

    三箭连发,“射倒”了赵旅帅,顺便收割了两个倒霉蛋的生命。

    赵无敌倒在冰凉的地上,身上还趴着那个薛纳的亲兵,浑身都疼,滋味真的不好受。

    而且,两人差不多脸对着脸,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斜睨赵无敌,还有那血顺着脑袋流淌,然后,一滴滴滴下,滴到他的脸上……

    赵无敌心里窝火,怨念破重,腹诽不止:“薛纳啊薛纳,老子千算万算、千躲万躲,结果还是给你当了箭靶子。

    兀那突厥射雕手也太不张眼睛了,老子不过是一个豆子大的旅帅,你射我干什么?

    有种你去射薛纳呀!

    老薛啊老薛,这回可就看你的了。老子给你引出了突厥射雕手,你要是不能把他给干掉,老子立马就跑……

    不能跑,否则,老子的人头就要被拿来祭旗,激励三军将士的士气了。

    不过,老子受伤了,就躺这儿不起来了!”

    就在墩台附近,相隔不过数丈距离,城门楼中的薛纳没有让赵无敌失望。

    在赵无敌受袭的瞬间,薛纳就找到那个突厥射雕手,立刻弯弓搭箭,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同样还以三箭连发。

    那个射雕手阿不力射出三箭之后,却没有离开,而是凝视着赵无敌所在的墩台,想看到结果。

    他箭法如神,颇为自信,在他的连珠三箭之下依然能逃脱性命,除非……那个巫师真的获得了神的庇护。

    他笑了,因为第一箭就把那个上蹿下跳的猴子给干倒了,其后两箭又收割了一人。

    箭不走空,箭出必杀人,这让他很满意。

    突然,阿不力感觉到不对劲。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毒蛇给盯上了,让他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一个优秀的射雕手,不但射术出神入化,其五感同样比常人敏锐得多,经过多年的修炼,甚至诞生了第六感。

    这是一种神奇的感觉,近似于一种本能反应,他们称之为“直觉”。

    阿不力来不及多想,身体在本能的支配下做出了反应,扭曲成一个奇怪的造型。

    寒芒闪烁,罡风凌厉。

    两支破甲锥紧挨着阿不力是身体而过,仅仅是刮破了他的衣服,但是,第三支破甲锥还是射中了他的右臂。

    一支带着倒钩的破甲锥,毫无悬念地钻进他的臂膀,让他痛彻心扉,冷汗瞬间湿透了衣服。

    他来不及查看伤情,立马拔转马头,打马飞奔,朝远方落荒而逃。

    他终日打雁,谁知道到底还是让雁给啄了。

    他没有想到唐军中竟然也有射雕手,其箭术绝不在他之下,必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可汗,否则,要是小可汗让唐军射雕手给干掉了,那乱子可就大了。

    “可惜!”薛纳看见突厥射雕手落荒而逃,不由得大叫可惜,一拳砸在木板上。

    突厥射雕手已走远,再也没有补箭的机会,薛纳懊恼又无奈,只得扔下长弓,朝城门楼附近的墩台走去。

    薛纳的另一名亲兵红着眼睛,将同伴扶到一边,用粗糙的大手合上他死不瞑目的眼睛。

    此时,薛纳正好赶到,直接拿大脚丫子踹了一下那个亲兵,吼道:“起来!红着眼睛干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莫非还要像个老娘们一样哭鼻子?

    牛二死了,是死在朔方城的城头之上,死在突厥人的箭下,是为我大唐战死的,死得其所。

    你不去找突厥人报仇,却哭丧着脸是个什么道理?”

    骂完了亲兵,薛纳蹲在赵无敌身边,看到他满脸的血,可把他给吓坏了。

    这小子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旅帅,可是你看看大将军还有魏黑脸的呵护,那就不是对下属的态度。

    要是把他给折在这里,老子如何向大将军和魏黑脸交代?

    薛纳伸手摸摸赵无敌的脸,血是冷的,脸是热的,还有呼吸,而且,呼吸很平稳……

    薛纳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骂道:“臭小子,你准备在地上装癞皮狗装到什么时候?”

    “薛将军,你干掉了突厥射雕手?”赵无敌勉强换了一个姿势,改躺着为坐在地上,迫不及待地问道。

    “没有。”薛纳言简意赅,两个字就浇灭了赵无敌的希望之火。

    “你是怎么搞的?多好的机会啊!”

    赵无敌埋怨之后是叹息,而在心中却在鄙视,认为薛纳是个大话精,夸夸其谈,言过其实,实在是给他老爹薛仁贵丢脸。

    然后,他继续坐在地上,没有一点起来的意思。

    突厥射雕手未灭,我起来干什么?继续给他当箭靶子?

    我傻呀我!

    “放心吧,小子,虽然没有干掉他,但却射中了他的右臂,没有三五个月的时间,是恢复不了的。没看出来,还是一个怕死的小子。”

    薛纳在他背上用力拍了两巴掌,然后也懒得理他,起身就走,但却丢下一句话:“小子,不要难为情,你是个大有前途的人,保住小命没错。”

    既然突厥射雕手废了,暂时开不得弓,射不得箭,那就好,老子再也不用担心被冷箭干倒了。

    他前世就是死于流矢,虽然说是流矢,保不齐就是被鞑靼人的射雕手给偷袭的。

    因此,赵无敌一听到射雕手,就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浑身不自在。

    如今危机解除,再赖在地上确实不像话,于是,赵无敌哂笑几声,爬了起来。

    “看什么看?干活!”赵无敌恼羞成怒,将那个拿着木槌的小卒踢了一脚,然后,指挥一群杀才继续操纵八牛弩,轰击回回炮。

    这时候,大多数好完好无损的回回炮已经就位,并装载了石弹,而庞大的骑兵攻城车也在轰然一声中与城墙对接。

    突厥小可汗看了一眼受伤的射雕手,很不耐烦地听完阿不力的忠告,随即挥挥手让人带阿不力回大营疗伤。

    小可汗看着朔方城,冷漠地一挥手,道:“攻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