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29章不该出现的武器

第29章不该出现的武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突厥人不知道是对自身强大的野战能力信心爆棚,还是依仗着这冰天雪地,不怕唐军对其采取火攻。

    不过,突厥人的想法也不能说是完全错误,仅凭朔方城中的那三千骑兵,确实很难威胁到突厥大营。

    他强大,因此他骄傲,这就是实力。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无所遁形,被轻松碾为齑粉。

    赵无敌的想法还不成熟,并非当前所急需考虑的事情,而且,如此重大的决定,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旅帅所能定夺的。

    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搞清楚突厥大营的虚实,至少要弄清楚他们有没有增兵,以及援兵的数量,否则,今夜的爬冰卧雪毫无价值。

    他们趴在雪地里,忍受着冰雪的寒气,缓慢移动略显僵硬的手脚,朝北方而去。

    渐渐地,秦刚不淡定了,他紧缩眉头,神色凝重,小声嘀咕:“突厥人一万骑,经过白天一战,死伤约达三成。

    可是从目前所看见的立帐情况分析,突厥人至少……有两万到两万五千骑。”

    秦刚久历战阵,并曾参加过六年前的阴山之战,对突厥人的行军大战及安营扎寨很熟悉,既然他说在两万骑以上,那就绝对不会是一万九千骑。

    白天的惨烈一战之后,突厥人的兵力不减反增,这下子朔方城的麻烦大了。

    如此大雪纷飞的季节里,突厥人一反常态,不在帐篷里窝冬,却出动数万铁骑寇边,太出人意外之外了。

    莫非,真像赵政所说的那样,因为夏初的那场牲畜疫病,导致牛羊死了太多,他们活不起了,才铤而走险,倾巢而出,欲从唐军嘴里夺食?

    这并非没有可能,如果没有过冬的食物,突厥人将面临亡族灭种的危机,就如同疯狗一般,逮谁咬谁。

    反正都是一死,对于野蛮的突厥人来说,饿死和战死有啥子区别?

    如其窝在帐篷里活活饿死,还不如去抢唐人的食物,不去拼一下,谁知道行不行?

    他们在雪地里摸索爬行,已经将突厥大营看过了差不多三分之二,就剩下最后一段了。

    谁知道,就是这最后一段,大营之中的那些忙碌的匠人,还有那些笨重的器械,却让赵无敌亡魂大冒,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

    一堆又一堆的篝火,将这里映照得如同白昼,数千名工匠和奴隶在不停地忙碌,其间还有手拿皮鞭和弯刀的突厥人在监视,时不时挥舞皮鞭,给那些疑似偷奸耍滑的懒鬼血淋淋的教训。

    奴隶穿着单薄的衣服在搬运木材,而工匠则挥舞各种工具,将那些木材拼接在一起,构建出一些巨大的器具。

    那是什么?

    看那骨架是一个很奇怪的形状,并非方方正正,而是一个长长的坡面,骨架已经完成,工匠正在斜面上铺着厚达四五寸的方木。

    而在地面,沿着坡面的长向,安装了两排巨大的木头轮子。

    赵无敌大约估摸了一下,根据骨架来看,整个斜面能有二十多丈长,而坡顶的最高点则有两丈有余,和朔方城的城墙差不多高。

    赵无敌忽然想起,这铺上木板不就是骑兵攻城用的攻城车吗?

    那内部是空的,可以在牛马藏在里面,拉着攻城车行走。

    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率领蒙古铁骑席卷东西的时候,不就是靠着这玩意和另一种利器回回炮,将一座座名城毁灭在刀剑之下吗?

    这玩意儿是骑兵攻城的无上利器,乃是蒙古骑兵的首创,怎么会出现在大唐、出现在突厥人的大营里,这,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赵无敌怀中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目光转动,继续观察大营,搜寻着另一种蒙古人的利器回回炮的踪迹。

    果然,赵无敌在另一片区域看到了已经安装成功的回回炮,就如同巨兽一般盘踞在那里,发出无声的威势。

    回回炮,是蒙古人的另一种攻城利器,是在古代投石车的基础上加以改良而形成的,首次采用了配重,威力巨大,可投射重达三百斤的石弹,能轻易敲开敌城的城门。

    赵无敌头晕,仿佛眼前的时空发生了转换,一瞬间跨越数百年,回到了大元、回到了大明。

    前世的他并非粗鄙而目不识丁的武夫,反而家学渊源,遍读史书,尤其是遇到戚继光这个喜欢发明军事武器的大帅,对历史上各种重要武器的演变堪称了如指掌。

    这种骑兵攻城车和回回炮,那就是不该出现在大唐,但却真切无比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一下子让他要抓狂了。

    他又仔细看了好几遍,心里稍稍通畅了一些,因为没有发现火铳、弗朗机炮等火器,否则,他将立马转身就逃。

    不过,就是这骑兵攻城车和回回炮,同样也相差了好几百年的时间,怎么出出现在这里?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整个大营差不多看完了,秦刚估出了突厥大军的数量,而赵无敌却发现了超过这个时代的武器,没有必要再搁这喝北风了。

    于是,他们俩又缓缓后退,先是远离敌营,为了万无一失,赵无敌一次性退到了十里开外,方才折向南边。

    一路上没有出现意外,两人虽然冷得够呛,手脚僵硬,总算是安全地回到了朔方城的东边城墙之下,也就是和秦大山约定的地点。

    秦刚哆哆嗦嗦地学了几声狗叫,怪声怪调,倒像是被人一脚踢坏尻子落荒而逃的疯狗在惨叫。

    “三叔,是你吗?”为了行动隐秘,城头之上不敢举火,黑咕隆咚一片。

    至于秦大山为啥喊秦刚三叔,那是因为秦刚是他爹的义弟,他敢不叫吗?

    “冷死老子了,还不快点抛绳子!”秦刚没好气地骂道。

    确定了身份,秦大山抛下了绳索,为了在黑暗中能看见,赵无敌特意给绳子上拴了几道白叠布的条条。

    由于手脚僵硬,两人很是费了一番力气,好不容易才抓着绳索爬上了城头。

    秦大山嘿嘿笑着递过来一个牛皮袋子,笑道:“大帅赏的,喝一口暖和暖和。”

    袋子里的自然是酒,秦刚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将袋子扔给了赵无敌。

    大唐的酒不够烈,自然无法和大明相比,赵无敌喝了一口,见秦大山在一旁猛吞口水,便扔给了他。

    然后,带头朝大将军行在大步走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