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66章相认

第1066章相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是谁?”

    赵无敌惨然一笑,凝视着太平公主,道:“你心有所属,你还在惦记着那个人?”

    “是的,我的心里满满都是他的身影。”太平公主坦然承认,道:“此生是我负了他,若有来生,我会好好珍惜,与他厮守,哪怕是一间茅屋,也无怨无悔。”

    赵无敌走到她的近前,脸庞在缓缓变化,渐渐恢复到他原本的模样。

    太平公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伸出手想抚摸那朝思暮想的面容,可又迟疑了,怀疑是在梦中。

    赵无敌在她面前席地而坐,柔声道:“太平,真的是我,当日我本想远避海外,不再归来。可我忘不了你,改变了容貌,潜入了长安,就为了在你为难之际带你离开。

    这是我的承诺,一刻都没有忘记。”

    “我不信,我不信,你到底是何方妖孽,幻化成他的模样,来欺骗于我?”太平公主嘶声道。

    一个人能随意改变自己的面容,而且,还不是用辅助之物做伪装,直接转换,太不可思议了。

    不说太平公主,就连李敏和小小都不敢相信。

    赵无敌沉思片刻,低声道:“当日,在龙门,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是公主姐姐你救了我。是夜你置酒相待,酒到酣畅淋漓处,你抱了我,要我留在你的身边。

    天道二年,你和定王武攸暨去扬州为我主婚,在驿馆里,你醉了,拉着我不肯放手,可我不愿在那种状态下亵渎你,独自离去……”

    对于太平公主来说,这些往事历历在目,太重要了,一直铭刻在心海里,难以忘怀。

    而且,这都是她的私密事,除了那个负心人,再也不可能有外人知晓。

    李敏被惊呆了,想不到自家公主还曾经干过这些事情,太没脸了!

    太平公主再也不怀疑,她伸出手抚摸赵无敌的脸颊,顺便狠狠掐了一把,美其名曰,要证实一下,看是不是在梦中。

    她再也不顾还有外人在,扑进赵无敌怀里失声痛哭,那模样看得人心碎。

    “郎君,冤家,狠心人,你带我走吧,到扬州、到海外、到天边,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

    太平公主抱着他泣不成声,此时的她不再是大唐公主,而只是一个小女子,只想和情郎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赵无敌默然,轻轻拍着她的背部,哄着她,让她尽情发泄。

    直到她心情稍微平复,方才轻声说道:“只要你愿意,全都依你。”

    太平公主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仰面凝视赵无敌,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好!”

    赵无敌轻笑道:“你是我的魔障,前世今生的缘,让我再次遇见了你。”

    他安抚着太平公主,然后说道:“你且待在这里,我要出去看看。”

    太平公主乖巧地点头答应,不过却补了一句:“将他得意忘形的模样看清楚,好回来告诉我。”

    赵无敌离开了平康里,在夜色掩映下,回到了朱雀大街附近,藏身在临近的屋脊上,查看长街上的情景。

    朱雀大街成了人家炼狱,数千“叛军”被屠戮殆尽,横七竖八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断肢残臂和脑袋散落得到处都是。

    血将长街都染红了,在朦胧的月光下红得妖艳,看着瘆人,血腥气太浓郁了,让人作呕。

    杀戮已经结束,太平公主的门下聚集起来的人全都被杀戮殆尽,而李隆基的禁军将士并没有打扫战场,只是封锁了长街。

    他来到大雁塔顶,居高临下,以超凡的目力观察着整个长安城的动静,看哪里灯火通明、杀声震天,记在脑海里,然后前去就近打探。

    长安城中杀戮遍地,李隆基在进行大清洗,对于参与今夜宫变的家族,都来不及等到明日拂晓,直接派出禁军抄家灭门。

    定王薛崇胤的府邸中血流遍地,再也看不到一个活人,而在满身浴血自定王府出来的人群中,就有薛崇训的身影,不知道太平公主知道了,会怎样伤心欲绝?

    他在东宫里寻到了李隆基的踪迹,太子正在设宴款待徐敬业、李若兮、叶嬷嬷等人,在座的还有高力士。

    酒过三巡,皇帝李煜被人牵了进来,一看见李隆基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三郎,太平怎么样了?她可是你姑姑,是父皇唯一的姊妹了,你就行行好,放过她吧?”

    说到最后,皇帝泣不成声,竟跪倒在地,冲李隆基叩首。

    李隆基却不为所动,淡淡道:“呵呵,晚了,有那么多禁军将士伺候,姑姑想必是快活死了!对了,父皇,你还不知道,薛崇训亲自带人去了定王府,将薛崇胤一家子男女老幼全都给杀了。

    他们可是亲兄弟,呵呵,还不是自相残杀?”

    李煜扑倒在地,嘶声吼道:“畜生,你虽是秦王幼子,可又是高祖皇帝血脉。当日朕收留了你,将你当作亲子看待,这些年来可曾亏待了你?可你呢?逼死李重茂,威胁隆业他们,如今又将太平推到火海里,任人凌辱……

    汝,畜生不如也!”

    皇帝也不是那么不问世事,李隆基做过的诸多恶事,他都知道了,可不想李唐江山再起波澜,一直没有说出。

    李隆基大笑:“哈哈哈……父皇,您一直在装傻,差点将我给骗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休怪三郎无情了。来人,给陛下上酒!”

    高力士手一挥,不知从哪里摸出来几个膀大腰圆的内侍,将皇帝给束缚住,然后,高力士拿了一壶酒,一手捏开皇帝的嘴巴,就将一壶酒给灌了下去。

    这是毒酒,皇帝尚未喝干一壶酒,就满脸黑气萦绕,瞳孔涣散,口鼻耳都在冒血,不大一会子就死翘翘了!

    “玉奴,陛下怎么说都养育他长大,怎么能这样对他呢?”李若兮质问道。

    李隆基不以为然地说道:“姐姐,先祖世名公是这样死的,莫非你忘记了吗?玉奴所作所为,不过是拿回原本就属于我们的江山,并且替祖先报仇雪恨。”

    叶嬷嬷太伤心了,这就是老秦王的孙子吗?变得跟恶魔一样,丧心病狂,不由得多饮了字儿酒,忽然腹中如刀绞,接下来口鼻喷血,眼看不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