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62章图穷

第1062章图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皇帝好长时间没有上朝,起初群臣也疑惑过,曾询问过太子,可太子李隆基却称父皇旧疾复发,无法起身,只能终日卧床修养,接受御医的诊治。≮菠≒萝≒小≮说

    皇帝身体的确不好,尤其是在东宫的那段岁月里,日夜都在担惊受怕,太煎熬了,极大地损害了他的身体,以至于各种疾病缠身,服下的要都可以装载数辆马车。

    可太平公主却有不好的预感,她了解她的八哥,与七哥相比,八哥是真的看重亲情,要是病倒如此地步,一个多月都没有露面,那肯定是不会对她隐瞒,早就招她进宫了。

    她想起七哥的死,还有侄儿李重茂的诡异结局,不由得忧心忡忡,为八哥担心,祈祷上苍垂怜,可千万不要让她猜中。

    长安城中不平静,太平公主无法再安心躲在皇庄里逍遥自在,一刻都没有停留,在门下的簇拥下回到了长安。

    她回到长安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时分,来不及进宫探望皇帝八哥,只好先回到公主府里。

    是夜,由于牵挂皇帝八哥的安危,太平公主是心事重重,一直难以入眠,直到鸡鸣时分方才迷迷糊糊小睡一会,可天刚破晓,李敏心疼公主,本想着让她多睡一会子,谁料到公主已经醒来。

    她们一行几乎是紧随解除宵禁的钟声出门,马蹄哒哒,车轮滚滚,惊破了黎明的静谧,待到宫门前的时候,守门的禁军士卒犹自在打着呵欠。

    太平公主的车驾上立起官幡,凭借镇国公主的名号,在这大唐天下就是最响亮的招牌。

    根本无需问名,镇守宫门的郎将立马上前请安问好。

    他脑子里是一团云雾,不知道身份尊贵的镇国公主一大清早跑到皇宫门前,看神色还是急匆匆的模样,不知是闹什么幺蛾子?

    他态度十分恭敬,让人无法挑剔,可却并没有如往日一样吩咐士卒让开道路,请公主的车驾进去。

    “没看见公主有要事进宫面见陛下吗?还不赶快闪开!”李敏喝道。

    “这个……那个,末将不敢。”郎将摩挲着两手,一副惶恐而又为难的模样,让这个一向说话瓮声瓮气直来直去的杀才,变得跟小娘子一样扭捏起来。

    他对李唐忠心耿耿,对镇国公主更是景仰万分,可职责所在,却又无法违抗。

    挣扎了老半晌,这个杀才终于横下一条心,躬身说道:“公主殿下,请恕末将无礼了。”

    他先向太平公主请罪,然后腰身一挺,瓮声瓮气地低吼道:“太子有命,陛下龙体欠佳,需要静养,任何人非诏不得入宫!”

    “大胆!放肆!公主要见陛下,谁敢阻拦?”李敏给气坏了,不由得大声呵斥。

    郎将不为所动,将大手一招,只见百多号禁军士卒列成齐整的阵型,将宫门给守御得水泄不通。

    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列好阵型,站位极为合理,层次分明,可攻可守,将宫门给堵得几乎没有漏洞。

    由此可见,他们一直都在操练,并没有敷衍了事,得过且过。

    一队队盔甲鲜明的禁军将士,一柄又一柄雪亮的长刀朝前斜指,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让李敏气恼之余也心有忌惮,不敢再刺激他们了。

    不过,她是女子,是太平公主最相信的人,受到如此羞辱,自然要原原本本转述给公主听。

    在太平公主即将要发怒之际,一直守护在轻车旁的赵无敌开口了:“公主殿下,您身份尊贵,何必同一帮子杀才置气?再者,如今局势不明,充满了诡异,不如暂且回府,再做商议。”

    太平公主到底是没有昏了头,将赵无敌的劝诫给听进去了,吩咐打道回府。

    她回到书房里,坐在宽大的书案后,心口在剧烈地起伏,鼻孔中都在喷薄白雾,一双美目更是乜着赵无敌,等待着他的解释。

    赵无敌面不改色,淡淡说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为不智也!彼时宫门前的情形,公主殿下该看清楚了,难不成公主还要打进宫去不成?”

    太平公主怒了,将书案重重一拍,道:“那又怎么样?本宫是要去看皇帝哥哥,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凭什么拦阻?

    呵呵,当了太子了,好了不得啊!可他也不想想这个太子是怎么来的,没有本宫这些年的操劳,天下早就归了姓武的,哪里还有他的份?

    再者,李重茂的死,别以为本宫一无所知。本宫当时不过是念江山来之不易,不忍再起波澜,可谁想人家做了太子却这样对待本宫,太让人寒心了!

    先生,你说皇帝哥哥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

    “这……”赵无敌迟疑了,对太平公主心底的猜想,他并非不知。可转而一想,李隆基毕竟是李煜亲生的儿子,应该干不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吧?

    在原先那个时空中,李煜是主动让位与李隆基的,可如今的历史却发生了偏差,就连这个李隆基都不是那个李隆基,至于李煜的结局,谁能说得清楚呢?

    太平公主忽然起身,朝赵无敌施了一礼,道:“先生,太平只有这一个兄长了,还请先生费心,今夜入宫去探个究竟。”

    赵无敌连忙避过一旁,躬身道:“公主言重了,臣走一趟并不打紧,可臣担心,万一被不幸猜中,公主今日不啻于是打草惊蛇。这样一来,太子定然有所谋划,恐怕都等不到明日了!”

    太平公主美目含怒,冷声说道:“莫非先生以为,今夜他就要对不过下手了?”

    她不等赵无敌回答,自个沉吟片刻,便有了决断,冲李敏吩咐道:“着人将魏元忠、崔缇、高戬、萧至忠等人请来,另外,再派人将……”

    太平公主说了一长串名字,其中有赵无敌知晓的,也有从来不曾耳闻,总之都是她的门下,将他们全都给招来,共议大计,欲做最后一搏。

    她从来都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面对别人的步步紧逼,宁愿拿着刀战死,也不会束手就擒。

    对此,赵无敌没有劝阻,该来的总要来,谁也无法阻拦。

    另外,这该是最后一次博弈了,哪怕是太平公主败了,无非就是像原本时空里一样,而如今有了他在,断然不会让她有所闪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