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60章李隆基的布局

第1060章李隆基的布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相王成了皇帝,君临天下,不得不搬进九重深宫中,过着他早就厌烦了的日子。

    李隆基作为太子,也入住了东宫,他的一众势力中只有李若兮和叶嬷嬷得以朝夕相处,而余者如白虎、玄武等数十人则驻扎在宫外,也就是三司六部各衙门所在地,随时听从他的召唤。

    至于李隆业、李隆范和李继祖三兄弟则留在了相王府,就连门头上的牌匾都没有换,依然挂着“保国相王府”的名号。

    这是对父皇的敬重,也是对逝去的岁月一种念想,那段日子里是他们一家子度过的最美好时光,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姊妹情深,和和睦睦,让人无法忘记。

    李隆业坐镇吏部,把握着官员的升迁和考核,李隆范和李继祖兄弟两人进入禁军中,在陈玄礼等人的协助下,很快就掌控了大唐最核心的武力。

    而皇城中的禁军则在李隆基掌控之下,将原本宫变的功臣张正给礼送出万骑,迁到楚州做了一个都督。

    原本按照李煜的要求,一应大事都要征求镇国公主的意见,可李隆基等人自有对策,在清除异己的过程中绝对不会主动向姑姑坦白的。

    他们拟好诏书,然后有保管皇帝玺印的高力士直接盖上玺印,以圣旨的形式颁发,谁敢不听?谁又敢怀疑不是皇帝的意思?就连太平公主,人们也以为是经过了她的同意。

    太平公主太忙了,大唐疆域万里,幅员辽阔,每日里要发生多少大事?有州县遭遇旱灾洪涝,也有地方出现麒麟神凰,诸如山神庙崩塌、河水倒流等等等等太多了,每日里每一州上奏一件事物,搁在一起那也是堆积如山,太可怕了!

    太平公主终日里被这些琐事纠缠,无暇关注朝中的变迁,就连长安万年两县坊市中鸡鸣狗盗、妯娌纠纷,也求到太平公主案前,请她裁决,可把她给累坏了!

    其实,这一切根本就是李隆基的诡计,甚至很多文书和奏章都是伪作的,其中的事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其目的无非就是将太平公主给牵绊住,不让她有闲暇的时间,好让他们背地里干些不轨的事情。

    如今的太平公主势大,而李隆基却羽翼未丰,根基不稳,无法对抗,只能迁延时日,暗地里发展势力,此消彼长,待到能与太平公主分庭抗礼甚至是超过的时候再决一死战。

    也就是说,李隆基需要时间,可这样才能赢得时间在太平公主眼皮子底下偷偷发展,可不是件容易事情。

    最后,有高人指点,针对太平公主的弱点,投其所好,用各种琐事羁绊她,让她抽不开身,陷入无穷无尽的奏章中。

    这是效法汉末三国时的旧事,诸葛孔明就是日夜操劳,活活被累死的。

    此计可够歹毒的,能想到如此阴损而又毒辣的计谋,除了徐敬业还有何人?

    另外,徐敬业对崔缇的往事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断定这就是一个朝秦暮楚的小人,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立马就能将他收入门下。

    相对于太平公主,李隆基更有优势,他是当今太子,未来的皇帝,可以给崔缇更多的好处。

    果不其然,崔缇心里都没有一丝挣扎,就背叛了太平公主,投入了李隆基的怀抱,成了他的暗间,在太平公主面前做出各种误导,并且将太平公主的一举一动告知了李隆基。

    李隆基采用徐敬业的谋划,用各地州县的诸多琐事缠住太平公主,让她无暇分身它顾,同时利用高力士掌管皇帝玺印的机会私自制造圣旨,将他的心腹安插到重要的位置。

    他没有得意忘形,反而极为小心,安插的人手并不多,以免引起太平公主注意。可每一个人的位置太重要了,从禁军到各部都有他的羽翼,替他把握着核心的权利。

    如今的大唐政事堂中的诸位宰相,姚崇、宋璟和韦安石是老人,历经了几代皇帝,其中姚崇和宋璟是心向李唐,一直都和武氏子弟不对付。

    他们俩是李唐的重臣,自从李唐江山复辟以后,一路追随李景、李重茂和李煜三代皇帝,可以说只要是李唐子孙做皇帝,都符合他们的诉求。

    在他们眼中,李煜做皇帝可谓是正统,而李隆基做太子也是名正言顺,李唐江山父终子继,绵延万载,才是开天下之太平。

    而对于太平公主的参政,他们俩是不以为然的,很容易让他们回想起女帝的影子。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无论是对李唐江山,还是对于他们这样士子出身的臣子,都是一种屈辱,绝对不想再尝试了!

    因此,在李隆基和太平公主的权利之争中,他们自然地倒向了李隆基,而帮他隐瞒真相,收拾收尾,共同欺瞒太平公主。

    另一位宰相韦安石可是个臭脾气,当面对二张横挑鼻子竖挑眼,一点都不给女帝面子,最后将自己个给折腾倒了,历经挫折、尝尽凄凉,好不容易再次被启用,老爷子也学乖了,遇到事情先观望,看别人怎么说,然后,再往主流上靠。

    既然姚崇和宋璟都装哑巴和瞎子,对李隆基的小动作不闻不问,他老人家偌大年纪何必做那明白人?

    难得糊涂,是他在落难时的最大感悟,将成为他余生的准则。

    剩下的两位宰相,一个是崔缇,一个是魏元忠,表面上都是太平公主的门下,可崔缇已经被李隆基策反,变成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暗间,只剩下一个魏元忠,在政事堂里可谓是孤掌难鸣。

    政事堂议事,一是看执笔者、也就是首席宰相的意见,二来也秉承了少数服从多数的惯例。

    如今的政事堂并没有首席宰相,可韦安石、姚崇和宋璟,谁不比他魏元忠资格老?

    另外,在遇到不合他魏元忠的事情需要表决时,首先是宋璟和姚崇沆瀣一气跟他唱对台戏,紧接着韦安石一准附议,而崔缇吭哧吭哧老半天,总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表态。

    这样一来,五个宰相里,三个抱团,发出共同的呼声,加上一个沉默如金不表态的崔缇,只剩下他魏元忠独木难支,如之奈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