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59章皇帝与太子

第1059章皇帝与太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仵作们身在皇宫,又是置身于太极殿外,虽有白布帷幔遮挡,也不敢当场给摔死的侍卫们开膛破肚,以免吓着了一帮子大佬。∝菠√萝√小∝说

    他们只是将侍卫们的衣物褪去,然后将他们翻过来覆过去仔细检查伤口,看伤口的位置、兴致和轻重等,是否是目击者所说吻合。

    他们仔细检查侍卫们的每一寸肌肤,就连头皮鼻孔等隐蔽位置都没有放过,甚至将伤口扒开查看,不错过任何的细节,并且有人出手将死者全身的骨骼都摸遍,一一对比和排查,最后给出了结论,那就是他们的确是摔死的,并非为人所害。

    对于仵作的经验,就连赵无敌都不会怀疑,他们看多了各种各样的伤口,哪怕是细微的区别又瞒不过去。

    宰相们多有精通断案之人,可对于验伤却是外行,对于仵作的结论只能接受。

    赵无敌参与其中,也只是束手旁观,并不干涉仵作的查验。不过,哪怕是他离死者还有好几尺远,可他的目力何其敏锐,仍然看到了不寻常的破绽。

    在一名侍卫的心口处,有一个细小的孔,实在是太隐蔽了,换成另外的人是无法发现的。

    他装作无意中轻轻触摸孔的位置,入手有异常的冰凉感觉,可直觉告诉他,孔中并没有硬物,只有些许的潮湿。

    一共死去五名侍卫,其中三人身体上带有小孔,一人在心口,另外两人在两腿的膝盖上方,都有同样冰凉的水渍,太不同寻常了!

    赵无敌背负双手,仰望高大而巍峨的太极殿,脑海中浮现一副画面……

    小皇帝在太极殿屋脊上赏月,因情绪亢奋、脚步蹒跚,一个不稳摔倒了,身边的两名侍卫好手将小皇帝给扶住了,可不知从何方飞来异物,击中了他们的心口和双膝,让他们无以为继,带着小皇帝一起滚落。

    而在滚落方向的前方屋檐处,还有两名侍卫守护,本来以他们的身手阻挡小皇帝的滚落还是有把握的,可同样被异物击中,不仅没有救得小皇帝,就连他们自己个都滚落下去,摔成了死人。

    而异物根本赵无敌的观察和分析,也许是用极寒的冰晶磨制而成,堪比金铁,无坚不摧,可进入人体后,随着侍卫体内的热度融化了,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只是他的猜想,缺少证据支持,而且离事发的时候间隔太长,冰晶早就融化了!

    小皇帝李重茂并非意外失足摔死,而是被人陷害的,而他为什么会坚持爬上太极殿顶上,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故老相传,在遥远的天竺有一种草,会开花结果,待到成熟时将果子的汁液给提炼,可得到“魔鬼的眼泪”,人们服用以后会产生幻觉,干出意想不到的事情。

    若是有人在小皇帝的酒水中添加“魔鬼的眼泪”,迷失他的心智,从而让他执意爬上屋脊,然后“失足摔死”,可谓是太高明了。

    杀人于无形之间,才是高人的风范,可哪怕赵无敌猜得离真相不远,没有确凿的证据,是无法让朝臣相信的。

    查验不了了之,最后给小皇帝李重茂盖棺定论,月圆之夜,一时兴起,夜游太极殿之巅,失足坠落,死的不能再死。

    帝王驾崩自然有一整套的流程,由有司部门处理,外人不得干涉。

    一个小皇帝登基不过数月,且没有留下子嗣,哪里抵得上李唐的江山社稷重要?

    太平公主召集宰相共议,其实也没啥好议的,如今能继承天下的只有相王一家子,而相王四子,在老父健在的时候,若是让他们继位,恐怕于理不合。

    最后,太平公主携政事堂诸位宰相,前去相王府求他出山,撑起李唐江山和社稷。

    到了这一步,哪怕是相王再怎么不愿意,也只好硬着头皮做了皇帝。

    相王登基称帝,再一次做了皇帝,可他也就是挂了个名,一遇到朝臣上奏的难题,立马让人转给太平公主,让她定夺。

    另外,相王四子也走出了幕后,为了替老父分担责任,他们也不避嫌,全都站到前台,出任各种要职,掌控了不小的权利。

    李隆范自幼好习武,以卫霍为榜样,出任了北衙禁军万骑将军,镇守玄武门,同时,该兼着右羽林卫大将军,一人身兼两要职,差不多掌控了北衙一半兵力,守卫着皇朝的安危。

    可以这样说,如今的皇城,没有他李隆范点头,任何人都无法随意进出。

    李隆业身为长子,正式出任吏部尚书,掌握所有臣子的升迁和考评,权利太大了,假以时日,只需要二十年时间,将培养出大笔的人才,充斥在朝野内外,成为他的嫡系。

    就连最后的李继祖也水涨船高,捞了一个左武侯大将军,手底下也有了万儿八千兵马,在关键的时候,能帮一个大忙。

    至于李隆基,那就更不得了,相王封他为楚王,领左羽林卫大将军,检校兵部尚书,雍州牧,司徒……

    这可不得了,司徒是三公之一,并且是大隋体制的延续,自大唐开国以来,也就是一个齐王李元吉得到过。

    太宗皇帝为了祭奠逝去的四弟,竟然正式颁下诏书,有唐一代再也没有司徒一职。

    而雍州牧更是让人心知肚明,历来是封给太子的头衔,可如今落在李隆基手中,人们不由得议论纷纷。

    莫非皇帝要传位与皇三子李隆基吗?

    可李隆基在家中并非是嫡长子,按道理该皇长子、也就是李隆业做太子才是。

    可李隆业不肯,一再谦让,称自家德行浅薄,不堪重任,再加上李隆范和李继祖的摇旗呐喊,偏向于李隆基,到底是将李隆基出任了大唐太子。

    李隆基这个太子可不比他伯父和老父那样窝囊,纯粹是摆设,大小事情全都不能做主,只好看女帝的脸色办事。

    李煜哪怕是做了皇帝,依然改变不了懒散的性子,对什么都无所谓,开口就是去问镇国公主,要不就是:“三郎,你怎么看?”

    太平公主依然忙碌,可李隆基也分出了不少事物,渐渐越来越重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