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56章新的圣地

第1056章新的圣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万年县令打量着赵无敌,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此人是究竟是武氏余孽、还是个不知轻重的傻小子?

    对于县令的磨蹭,公主府的侍卫们不耐烦了,其中一名大胡子瓮声瓮气地喝道:“我说你磨磨蹭蹭,是个什么意思?俺们先生可忙着呢,公主下还等着他早点回府吃酒赏月,麻利点给快些办了!”

    县令一惊,谦卑地问道:“不知是哪位公主府上?”

    “自然是镇国公主,这位就是公主府客卿吴迪先生,公主对先生待为上宾。狂沙文学网”大胡子昂首,满脸都是骄傲。

    他的确有底气骄傲,今之大唐,谁不知道镇国公主如中天,权倾朝野?

    万年县令也是个识趣的人,对赵无敌拱手作揖,连连道歉,并将书吏呵斥一番,立马将放良文书给办了。

    他们回到青花阁,赵六早就安排好车马,将二武两家的女眷老老少少带上,一群人浩浩dàng)dàng)出了长安城,朝数十里外的蓝天县奔去。

    这是一座不错的庄子,隐藏在秦岭脚下,群山中的溪水汇聚成一条小河绕着庄子半圈,朝远方流去。

    庄子里有水田,也有山地,并且在山坡上的桑园中有数十间现成的屋子,可作为武氏女眷的栖居地。

    赵六将一应家居用品都给置办齐备,就连粮食布匹都拉了十多车,并言明是奉送,分文不取。

    文书早已交割,两不相欠,赵六是个大忙人,可没空在这里久留,客几句,便告辞走了。

    庄子上的人见一群人浩浩dàng)dàng)而来,不敢靠近,却又提心吊胆,几番商量,推举了三位老者上前打听。

    他们世代在庄子里过活,自家只有少量旱田,平里都是租种主家的田地耕种,一听庄子换了主家,心中不免忐忑不安。

    赵无敌示意由梁王妃处置,他终究是要离去,也许过个一年半载,将再也不会来长安,甚至离开这一界,保不了她们的一生一世。

    梁王妃管理过梁王府的内宅,手段自是高明,对三位老者好言抚慰,告诉他们一切如常,不做改变。

    对于农人,土地就是他们的命,只要有田地耕种,余者都好说话。

    赵无敌和侍卫们帮梁王妃她们安顿下来,梁王妃还亲自下厨给他们做了顿饭食,并且让所有武氏女眷给他磕头致谢,感谢他给武家保留了血脉。

    两家的男子虽然死绝了,可好歹还有些女儿孙女留下,待她们长大招赘个女婿,生下的子嗣自然也是姓武,也算是给武三思和武攸宜延续了血脉,保证了香火不绝。

    这可是大恩,要不是赵无敌阻止,就连梁王妃都要给他磕个响头。

    看着一家子老弱妇孺,赵无敌不知道将来会不会被人欺凌?可他不可能常伴在此地,忽然间看见小河边有一方石壁,高能有数十长,平滑无比。

    他随手抽出一名侍卫的长刀,飞而起,凌空虚度,出刀如闪电,在石壁上刻下一个好大的“武”字。

    这可不是一般的摩崖石刻,一笔一画都蕴含着武道烙印,看上去气势磅礴,风起云涌,若是有人能将其悟透,立地就能成为盖代高手。

    他之所以写下一个“武”字,可谓是一语双关,即表面此地乃武氏所有,又以高深莫测的武道烙印震慑世人,告诉他们有人道至尊庇护此地。

    他随手刻下一个“武”字,却没想到让这处普通的小山村成了江湖中人朝圣的所在,无数江湖中人蜂蛹而来,在石刻前结庐,夜观摩至尊留下的武道烙印。

    有人从中悟出一式刀法,击败了江湖一十八名使刀的好手,最后开宗立派,成为一方霸主。

    前来观摩悟道者大多都有收获,人们心存感激,给此地命名“悟道崖”,尊为江湖第一圣地。

    并且,将武氏族人口中的那位吴迪先生同扬州的赵无敌一起,并称为当世二圣。

    江湖人的蜂蛹而至也给武氏族人带来了好处,人们得知圣贤有意庇护,纷纷表态,谁要是敢欺凌武氏一族,将成为整个江湖的共敌。

    嗅觉灵敏的六爷又来了,同梁王妃谈好交易,将在此地大肆建造馆舍供江湖人租用,包括衣食住行,只要是江湖人有需求,全都给予满足。

    梁王妃一文钱都不用投入,将净得一成收益。可不要小看这一成收益,江湖人可都不缺钱财,出手大方得很,仅此一项收益将可保武氏子孙富贵长久,衣食无忧。

    赵无敌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时分,被等得不耐烦的小小好一通抱怨。随后,在小小的伺候下,给他梳洗一番,便急匆匆去了藕香榭,参加太平公主的夜宴。

    藕香榭,临水而建,四面是一排排窗户,尽数打开,任夕阳的余晖泼洒进来,与明烛交相辉映,在摇曳中描绘去一抹别样的风。

    夕阳西下,晚霞犹未褪尽,一轮明月依然浮现,悬挂在遥远的天际,供天下人仰望和膜拜。

    中秋,本是团圆,天下人无论富贵和贫穷,一大家子都早早收拾妥当,一起饮一杯淡酒,在月华下絮叨着家长里短。

    可世事总是有诸多不如意,天下多的是客居在外的旅人,在夕阳西下时望断天涯路,却被重山阻断,看不到家乡的痕迹。

    太平公主府的晚宴上差不多都是这种离家的旅人,诸如赵无敌、阿大先生、胡僧慧范以及崔缇。

    赵无敌是因为被太平公主所牵绊,有家不能回。而阿大先生,也就是徐敬业早就是家破人亡,无家可回。

    胡僧慧范是个出家人,本就没有家,而佛家讲的就是一个随缘,行遍天下路,渡尽天下有缘人,所到之处,皆是家园。

    反而是崔缇的出现,很是让人们意外,不仅是赵无敌、阿大,恐怕就是他的老熟人胡僧慧范,也同样没有想到。

    他可是五姓七望中博陵崔氏的嫡系子孙,在长安就有博陵崔氏的诸多产业和族人,差不多算是家族的一大分支,族中长者滞留于长安者不少,且有家眷相伴,却不管不问,跑来公主府赴宴,不知在心里打什么鬼心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