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34章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1034章语不惊人死不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龙虎山的两位老道均是紫阳真人的亲传弟子,他们二人的选择与正一真人不同,主修武道一途,经过数十年的苦修,如今早已是宗师之境。

    在如今的江湖中,宗师已经是顶尖的存在,再往上的大宗师就如同凤毛麟角,太稀少了!

    以前也就是兵器谱上排名前三的帝王剑、大德明王和星宿老人,也许,在南山之类的秘境中隐藏着一二,可相对于偌大的世外山门,只有区区几个大宗师,可见要登顶武道一途有多么难。

    如今,昔日的兵器谱前三全都消失在时间长河中,可因为赵无敌的出现,却又造就了一批新的大宗师,譬如常山赵氏的赵青莲、赵柔伊、赵青山等,他们均已突破到大宗师之境,甚至像赵柔伊不仅武道登顶,且在仙道一途筑基成功,太惊艳了!

    这只是明面上的力量,而在月落湖,除了赵无敌这个人道至尊之外,不说仙道,就是武道大宗师就有数十人,可谓是惊艳了古今,太璀璨了!

    太平公主府招募天下贤才,有大能者皆可前来应试,说的虽是“天下人”,可实际上由于时间关系,能来的差不多都是汇聚在京畿地界。

    太平公主身份尊贵,不可能随便接见“天下人”,万一有浪荡子接机窥探公主绝美的容颜,岂不是太跌份了!

    因此,前几日已经进行了初试,文能入张说法眼,武能让公主府侍卫长垂青,就可以进入最终的考校,得以觐见太平公主。

    由于时间仓促,来的人并不多,最终能出现在今日的只有寥寥八人,其中文三武七,接受最后的考校。

    先开始的是文考,主考的是太平公主、正一真人和公主的门下张说、胡僧慧范等,以太平公主居中高坐,其他人降阶分列两旁,而三名应试者站在下首,一字排开,同时接受垂询和考校。

    这和朝廷的科考不同,没有定下确切的入选名额,也就是说只要三人都有真才实学,皆可成为公主府的客卿。

    考校的题目是张说出的,让三人就如今天下大势的走向为题,自由发挥,不拘一格。

    前两人皆出自古老世家,一开口就是天下承平,万邦来朝,大唐将成为古往今来从未有的强大皇朝,统御四海八荒,书写辉煌篇章……

    张说听得连连点头,眯着眼睛很是享受,就连胡僧慧范也双手合什,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两人不愧是来自古老世家,底蕴深厚,一开口就止不住,差不多花了半个时辰,才被正一真人打断,让他们先回去等消息。

    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可主考官已经说了,不能不听从,只好揣着一肚子的疑惑告辞而去。

    最后,轮到那个一直默然不语的人登场,他头戴一顶竹笠,前沿压得很低,将两只眼睛都快遮住了,而两颊各有一道刀疤,太可怕了,从眼角划拉到腮下,疤痕隆起,泛着紫光,看上去显得狰狞而又恐怖。

    胡僧慧范微微蹙眉,低声朝张说言道:“这人面相太那个了,恐怕会惊了殿下,你不该让他过关的。”

    “哈哈哈……和尚,你这话可就着相了,佛祖不是说众生皆平等,只要有一颗菩提心,皮囊皆可弃!”张说大笑,手舞足蹈,张狂之极,道:“何况殿下已经说了,要不拘一格选人才,因此,张说选人只论才识,不看长相。”

    他转身朝太平公主一揖,问道:“公主殿下,不知张说所言可对?”

    在看了那人第一眼,太平公主心里就有些不喜,再加上张说那张狂样,实在让她不爽。可张说所言不错,她的确是这样交代的,因此,也只好强忍着点头称是。

    这人长得的确磕碜,且面貌狰狞,可的确很有见识。

    对如今的天下大势,他并没有一开口就是歌功颂德,反而指出今日之天下看似歌舞升平,平静如水,可实则水底下暗流涌动,酝酿着大爆发。

    届时,将巨浪滔天,席卷天下,所有人都身在其中,被巨浪给吞噬。

    “你说的太耸人听闻了,也太笼统,模棱两可,言之无物,不过是先秦纵横家之伎俩,先声夺人而已。”胡僧慧范斥道。

    “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纵横家怎么了,苏秦配六国相印,和尚你行吗?”张说性情乖张,心胸狭窄,为人是睚眦必报,且报仇从来不带过夜的。

    他是初选官,今日的三人都是他从数百人中精挑细选而出,以他看来,最后这个刀疤客是学问最好的,放在大唐朝堂之上,那也是侍郎之才,做公主府的客卿是绰绰有余。

    可胡僧慧范老是挑刺,将人家说得一无是处,简直就是赤果果地打他的脸,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招纳贤才没有结果,可两位考官即将要厮杀起来,岂不是让人看笑话?

    太平公主开口,将他们给分开,然后请正一真人定夺。

    正一真人眯着眼睛,眸子中绽放精光,太璀璨和凌厉了,沉声道:“阁下谈吐不凡,见识独到,想必也是我辈中人,不知高姓大名、出自哪方圣地?”

    他从眼前人身上看到了不平凡之处,那是红尘俗世里所没有的气质,对荣华富贵并不在意,那份淡漠可是伪装不出的。

    此人应该是那家圣地里隐世的大贤,甚至是密地中的古老传承弟子,看世间大劫将起,走出深山降临人世间,企图以一己之力拯救天下苍生。

    “往事已忘记,真人何必追问?如不嫌弃,就称老朽一声阿大吧!”那人声音低沉,如秋风扫过落叶,满满的尽是无尽的凄凉和萧瑟。

    “阿大先生,本宫对未来充满迷惘,不知先生何以教我?”太平公主缓缓道。

    阿大躬身,道:“紫薇晦暗,有妖星凌空,不出五日,长安将血流成河,在座者尽在劫中。”

    嘶……

    所有人都在大口吸冷气,却不是牙疼。这阿大先生也太敢说了,紫薇晦暗,岂不是说当今皇帝快完蛋了,而长安将血流成河,所有人都在劫中,意思是他们都要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