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22章安乐的霸道

第1022章安乐的霸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崔缇不愧是风流才子,出身于古老世家,家学渊源,底蕴深厚,出尽了风头。

    他的年纪有些老,与一群少男少女在一起,不啻于万花丛中一课千年老树,枝叶不再青翠欲滴,主干又略有些弯曲,可他却混不在意,一个劲地往前凑,一口气吟了五六首诗,镇住了全场。

    有崔缇珠玉在前,还有何人敢吟诗?

    今日崔缇是安乐公主的客人,能独占鳌头,无人匹敌,自然是给安乐公主挣足了面子。

    安乐公主开心之下,接连朝崔缇抛媚眼,那眸子里的柔情蜜意浓得都化不开了,若是没有人在跟前,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龌龊事情?

    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事情无法做,可赐酒总行吧?

    安乐公主也不避嫌,直接就将自己个用的琉璃盏亲手倒了一杯葡萄酿,递给了崔缇,以示赞赏。

    崔缇躬身一揖,态度恭敬地无可挑剔,脑袋都接触到安乐公主霓裳羽衣的凤凰羽上了,继而起身伸出双手接过了琉璃盏,不经意间用小手指在安乐公主那温玉般的小手上挠了两下。

    安乐公主美目流转,曦光乱放,轻启朱唇吐出一口幽兰之气,撩拨得人心里痒痒,恨不得立马寻一处僻静的地方行那苟且之事。

    崔缇举杯,扬起脖子一饮而尽,却舍不得放下琉璃盏,依然仰着脖子,使劲吸那口美人残存的香气。

    这可是安乐公主刚刚用过的琉璃盏,她那丰润的红唇曾在琉璃盏上留下了印记,如今崔缇也零距离接触,岂不是说间接与美人索吻,太销魂了,想想都让人情难自禁。

    可如今毕竟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另外还有武崇训和武延秀两个护花使者不离左右,只能将一颗的烦躁的心按下,继续在曲江诗会中寻找存在感。

    安乐公主在姐姐们面前出够了风头,享受着人们的吹捧,渐渐对马屁滚滚有些索然无味,想换个花样,找些不同的乐子。

    她一双美目四处踅摸,忽然看到一座邻水的轩廊中,太子李重俊和几个狐朋狗友正在开怀畅饮,而四周围还聚集着不少勋贵子弟和士子,带着谄媚的笑容,谦卑的面孔,小心翼翼地拍马屁。

    看李重俊那小模样,似乎很是享受,不是开口大笑,动不动就干杯,让安乐很不爽。

    这世间能让安乐公主不爽而又忍气吞声的人,说实话还真不多,如凤毛麟角还要珍稀。

    她第一个害怕的是她的祖母皇帝,在一起的时候那是大气都不敢出,想想李重润的下场就不寒而栗。好在祖母皇帝已经归天,再也看不到了,可以让她从梦靥中解脱,恣意活出她的风采。

    父皇并不可怕,也许是因为惧内、亦或是太宠溺小女儿,反正安乐公主对皇帝李景缺乏敬重,能坦然交谈,当面索要好处,不给都不行。

    对韦后比对皇帝父亲好那么一点,一旦韦后动怒,她还是要避其锋芒,不敢硬碰硬的。

    除此以外,对太平姑姑有三分惧怕,另外,还有那个杀人如麻的安王爷,想想关于他的那些传说,就让安乐脊梁骨一阵阵发凉。

    至于李重俊,在她眼里可真不算什么,别说是怕,呵呵,更多的是鄙视、看不起。

    若不是李重润被皇帝祖母杖毙,哪里轮得到李重俊这个婢养的做太子?真是老天爷瞎了眼,将他的亲生兄长给收了去,太不公平了!

    安乐公主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从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好恶,为人坦率,直白,喜怒形于色,只要一看到李重俊就来气。

    李重润和她都是韦后所生,而李重俊则不知是那个贱婢勾引她父皇造出的孽种,如今却捡便宜做了太子,将来还要继承大统做大唐的皇帝。

    这可不行,万万不可以让李重俊这个贱人做皇帝,届时还要看他的脸色过日子,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李重俊能做太子,无非是山中无老虎,只好挑只猴子做大王,免得国无储君不合礼制。

    韦后失去了亲生儿子,心灰意冷,对余下的几个皇帝子嗣都不怎么热乎,李崇福性情暴戾和乖张,且生得面相凶恶,眉眼粗糙,就连韦后这个不通面相的人都能看出不妥,自然是不想养虎为患,最后待其当上皇帝以后反噬一口,给连皮带骨囫囵吞下,可就后悔莫及。

    于是,韦后背地里使劲,要将李崇福给撵到偏远之地,永生不许还都,落个眼不见为净。

    李景不能人道,对韦后那幽怨的眼神心中愧疚而又害怕,加上也不喜李崇福,索性让他就藩,封为汉王,给赶到巴蜀之地去了。

    剩下的李重俊和李重茂二人中,李重茂还是个孩童,让他做太子,大臣们也不会认可,于是只好便宜了李重俊这个野种。

    不过,韦后心里的打算和皇帝不同,对于她来说让李重俊做太子不过是权宜之计,日后李重俊若是不听话,完全可以废掉。

    古往今来,多少太子没有修成正果?就是李唐一朝,也不乏先例。

    高宗皇帝就不是嫡长子,也不是太子,最后还不是逆袭成功,坐稳了江山。

    而李景倒是做过太子,最后还做了皇帝,可不是被他母后一句话就给废了?

    则天大圣皇后能做到的事情,她韦莲儿凭什么就做不到?

    安乐公主静静地打量李重俊,然后对崔缇、武崇训和武延秀附耳低语几句,接下来一群人浩浩荡荡朝拿出轩廊走去。

    她要搞事,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当着满长安的勋贵子弟和天下士子面前,让李重俊这个贱人大大地丢面子,方才消她的心头不快。

    “李重俊,今日本宫举办曲江诗会,是邀请天下士子吟诗作赋的,你既然来了,却不理不睬,算是什么意思?”安乐公主丝毫不给太子面子,声色俱厉,出言相逼。

    “你吟你的诗,孤饮孤的酒,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碍这你什么事了?”李重俊有了七八分酒意,将平日里瞻前顾后的心给冲淡了,不假思索,出言给怼回去。

    “你……大胆,你个婢养的,竟敢对本宫出言不逊,简直是找死。”安乐公主厉声斥责。

    “咣当……咔擦……”

    李重俊愤然将手中酒坛子给摔了,酒水飞溅,碎片横飞,四下里一片凌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