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20章曲江诗会起

第1020章曲江诗会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块无字碑,给女帝的一生做了定论。

    辉煌岁月,丰功伟绩,都留给后人评说。

    李景自以为手段高明,处置得当,但他却没有想到,在不久后当他死去以后,人们也效法他的做法,给他同样立了一块无字碑。

    这就是自食恶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在女帝出殡的日子里,苍天有感,天日无光,阴云密布,压塌了天宇,且有阴风阵阵,发出各种凄厉的声响,仿佛诸天万灵都在哭泣,为女帝而悲伤。

    万骑护灵,诸王扶官,相王捧灵,满朝文武和长安勋贵全都身穿缟素步行,人流将朱雀大街挤满了,当前方已经出了明德门,而后方还有人汇入队伍中。

    整个长安的人都出动了,朱雀大街两旁,无数生民匍匐在地,为女帝送行。悲恸声响彻云霄,贯穿了诸天深处,不知何时,天空飘起雪花,纷纷扬扬,似乎是上苍的眼泪,为这个千古第一女皇帝的伤逝而悲。

    朱雀大街附近一座高楼上,赵无敌站在窗前,凝视着女帝的灵车缓缓前行,直到出了明德门,再也看不到了!

    一个大世终结了,接下来你方唱罢我登场,长安将在一次次兵变中度过,直到开元盛世的来临,方才迎来相对的太平时期。

    可因为赵无敌的存在,他不可能看着太平公主香消玉殒,那么史上的开元盛世还会出现吗?

    ……

    是年,秋八月,中秋日后的第三天,曲江池畔,有贵人举行诗会,一时间士子云集,好不热闹。

    人多好打听消息,赵无敌也去了,扮作一个游学的士子,在人流中穿梭,聆听人们的议论。

    却原来举行这场盛会的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安乐公主,有她出面,谁敢不给面子?不仅汇集长安的天下各地士子来了,就连长安高门大户人家的公子贵女也来了不少,簇拥在安乐公主身边,对她大肆吹捧。

    与会者太多,赵无敌认识的寥寥无几,左不过是武三思的儿子、高阳王武崇训,也就是安乐公主的驸马,正屁颠屁颠地跟在安乐公主身后,即怕公主被纨绔子多看了几眼,又舍不得满眼佳丽,秀色可餐,可把他给为难坏了。

    在安乐公主身边还有一个男子,也是赵无敌的“熟人”,当年在扬州瘦西湖曾惹得赵无敌勃然大怒,愤而出手,结果是结果了武厚行的小命。

    此人就是故魏王武承嗣长子,当时的恒国公武延秀,前番去突厥迎亲,结果却正巧遇到了赵无敌灭突厥,让他遭了池鱼之殃,自此了无踪迹,不知是死是活。

    可武延秀正是命大,竟然于旧年逃回长安。

    人回来了,可已是物是人非,大周变成了大唐,帝都也从洛阳搬回了长安,而他的父亲也死了,继承爵位的是他弟弟,最要命的是老武家的靠山女帝她老人家退位了,被人幽禁在九重深宫里,无法相见。

    对于武家人,李景是不怎么待见的,与武三思成亲不过是权益之计,因为他刚刚登记,立足未稳,而武氏也掌握了不少兵马。

    不过,武延秀可没那个价值,看在母皇面子上,保留了恒国公的爵位,可连座府邸都没有赏赐,更别提这么些年的俸禄。

    武延秀没了收益,一穷二白,亲兄弟又不待见,不愿收留,只好死乞白赖地赖在高阳王武崇训府上,不可避免地同安乐公主有了诸多接触。

    武延秀品相不好,浮华虚夸,十足的一个浪荡子。可他身材高大,相貌俊美,加上在大草原这几年的磨炼,更是多了一股粗犷的野性,硬是让安乐公主着迷了!

    安乐公主有韦后撑腰,早就不是那个在武陵缺衣少食的可怜小孩子,如今是骄奢淫逸,刻薄而粗暴,变化太大了!

    她对武崇训早就不满了,一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一动真格地就不行,总是将她给吊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别提多难受了!

    她可不在乎武崇训的感受,但凡是让她看对了眼的,不论是清秀的小厮,还是粗豪的大汉,一律纳入宫闱里亲自考校一番,不合口味的弃之如敝屣,好的就留下多嚼用几次。

    她和武延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立马就勾搭上手,公然在自家府里就干起了那事,甚至有一次曾被武崇训给撞见,武延秀大惊失色要逃之夭夭,却被安乐公主给一把骑住,直到完事。

    这太荒唐了,可就是这样的荒唐事,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你看武崇训、武延秀二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模样,亲密无间,好得就像是一家人,真是让人不能不佩服他的胸怀比天空还要广阔、比大海还要无垠。

    今日曲江池盛会,武李两家来了不少人,除了安乐公主、驸马武崇训和武延秀三口子,尚有太子李重俊,高陵王李重茂以及李景诸女。

    李景的嫡长子李重润是韦后所生,也是她唯一的儿子,本是太子的不二人选,可在当年却因为背后议论二张的不是,被张昌宗听到,在女帝面前哭诉一番最终落得个被杖毙的下场。

    从那时候起,韦后的心就死了一半,对二张的恨、对女帝的怨、对夫君李景的失望,时刻萦绕在她心头,无法淡忘。

    李重润死了,李景还有三个儿子,可没有一个是韦后所出。因此,对于谁做太子,她都无所谓,也不会满意。

    其中李崇福最不讨她喜欢,故此被她一番枕头风一吹外加撒泼和威胁,李景只好将李崇福给撵到蜀中做了个汉王。

    至于剩下的李重俊和李重茂,二人之间必然有一人做太子,其中李重茂年纪太小,还是个不明事理的小屁孩,若是让他做太子,不说李景的感受,就是满朝文武也不可能答应。

    李重俊就这样成了太子,可他太窝囊了,面对韦后大气都不敢出,就连安乐等姐妹也是对他颐指气使,呼来喝去,动不动就给面子,可把他给煎熬坏了。

    他常与太子府近臣诉苦,自称是有史以来最窝囊的太子,真是将列祖列宗的脸都给丢尽了,可近臣们只能尽量安慰,让他小心翼翼地伺候陛下和韦后,除此以外,真是没什么好办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