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1008章欢乐一家亲

第1008章欢乐一家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安国初立,用百废待兴不太确切,似有涂抹污黑的嫌疑。狂沙文学网

    因为此地本是繁华之所,南来北往的商贾聚集之地,更有海商舟船云集,每年的赋税都在户部名列前茅,堪称大唐府库的顶梁柱。

    将海东三十八州封给安王立国,是女帝的旨意,作为儿子的李景无法拒绝,可想必他的心里一直在滴血,就像是被剜去一块似的疼痛难忍。

    安国不缺钱粮赋税,各州府库中还有不少积余,按照惯例这些都是在安国立国以前收缴的赋税,本应该上缴朝廷,可此番神武军西征,差不多是自给自足,可想而知安王爷掏了多少私财,凯旋归来后并没有向兵部和户部提出任何补偿,让皇帝和大臣都松了一口气。

    根据各部臣子共议,西征高原加上极西之地的花费,将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数字,恐怕穷极大唐府库也要年才能收缴。如此多的钱粮,安王爷仿佛忘记了,根本就没有讨还的意思。

    而今,就扬州等地府库里那点存粮,谁好意思开口收回?谁又敢收回?

    对于战争,各人的算法不同,高坐长安朝堂的峨冠博带者都以为安王爷西征是一件赔钱的买卖,恐怕经此一战将家底都给败光了。

    可他们哪里知晓,安王爷早就赚得钵满盆盈,所有战利品的价值,保守估计能打十几二十次这样的战争。

    所有的战利品都交给了星辰大海,将采取细水长流的策略慢慢投放到市面上,以免出现饱和,白白便宜了那些高门大户、达官贵人。

    做买卖嘛,讲究个物以稀为贵,对于这点星辰大海有足够的高人运作,保管可以榨干天下富贵人家最后一个铜钱。

    海东三十八州钱财不缺,可毕竟是一个新立的封国,诸般事物太多了,恐怕没有个一年半载无法理顺。

    好在安王没有被冲昏头脑,一拍脑袋想出许多奇葩的决定。他快刀斩乱麻,结合历朝历代的长处,给安国打造了一切合实际的官制,并认命了主要的官员,将小朝廷给搭建起来,立即进入运转中。

    另外,他保留了海东所有州县的官员,原先干什么,继续干什么,只要不反对安王,尽管安心办差。并且,给海东三十八州所有官吏在原先的基准上提高了三成的俸禄,并着为永例。

    这样一来,安国有了官员,有了军队,差不多有了一个封国的雏形,接下来逐渐完善,吸纳天下人才,优胜劣汰,力争将安国打造成人间乐土。

    对于人才,赵无敌一点都不烦心。自古以来,直到以后,多少大贤报国无门,只能在诗酒中蹉跎一生,郁郁而终。

    李白酒后失足落入大江中,杜子美更是住着破旧的茅屋,一家子连粥都没得喝,穷困潦倒,郁郁而终。

    大唐虽有科举,可依然需要重臣和大儒的举荐,即所谓的行卷。没有人举荐,哪怕你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也只能如柳先生一样累试不中。

    柳先生就有一帮难友,池飞也不少,他们都满口答应,将立马写书信给那些怀才不遇的同年好友,让他们来扬州效命。

    对于安王提出的文武二学院,柳先生表示赞成,并立即选址、拨付钱粮修建。

    二院主事的人选,安王爷将赵不凡给安在了武院掌院的位子上,一个大宗师,又曾做过太平公主府的侍卫长,老是窝在家里算个什么事?

    而文院掌院的人选,安王没辙了,只好摆脱柳先生等人,务必请一位大贤出任。不过,他提出了要求,对那些五姓七望的老古董可不敢沾染,同时,也不能是食古不化的书虫。

    搞定了这些事,安王将诸事交给了柳先生、池飞、赵政和王忠义等人,自己个一溜烟跑回了月落湖。

    对于赵无敌的归来,一家子都很高兴,在靠近荷塘的小院里设下家宴,也没有外人,就他们夫妻、兄妹、师徒外加几个小一辈的闹腾了一。

    窈娘对韦团儿很亲,将她当作沫儿和月娥一样对待,让韦团儿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

    小龙赖在窈娘怀里,懒洋洋地就像是一个孩子,对韦团儿的大惊小怪很不以为然,傲地哼哼:“真是没见过世面,有本姑娘这样漂亮的蛇吗?本姑娘可是真龙。”

    一条蛇……不,应该是真龙出现在眼前,且开口说话,可把韦团儿给震惊得不行。可看着一大家子习以为常的样子,她更加震惊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呀?那可是真龙,真是太不应该了!

    她久在宫中,自然知晓帝王家事。帝王都自诩为真龙天子,皇子皇孙哪一个不是沾沾自喜地自称龙子龙孙?并且在宫中到处都是真龙的影,可不过都是些木雕石刻而已,何尝有人见过真龙现形?

    小龙对韦团儿老是打量她,很是不满意,还是窈娘有办法,将她给哄开心了,方才勉为其难地让韦团儿抱了一下。

    在所有人中,对赵无敌回家,小扬州是最开心的一个,刚见面时就想扑入怀着撒,可到底长大了,有些不好意思。

    在席间赵无敌将和武攸暨定下、小扬州和赵昊的婚书拿出,给鸢儿收好。

    “小昊舅舅,你要成亲了,恭喜恭喜!”已经是一个翩翩少年的赵战真心地祝福。

    赵昊一个倒仰,抱着脑袋痛苦地哼哼:“天啦,满天神佛啊,救救我吧!从此,我的天空都是灰暗的,再也没有一丝阳光。”

    原本羞红了脸的小扬州一听不乐意了,立马上前扭住赵昊的耳朵,凶巴巴地叫道:“小昊子,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姐姐我是母夜叉,让你这么伤心和痛苦,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啊……疼,好姐姐,是我失言了,你是天上的仙女,才绝艳古今,美得不可方物,我说扬州姐姐,你能不能先放了我的耳朵?”赵昊变化很快,立马改口,大肆吹捧。

    年轻得不像话、总也长不大的鸢儿一边哄着刚刚一岁多的闺女,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小扬州,说道:“扬州,以后小昊儿就交给你了,自家的夫君自家管教,娘亲还有小玉儿要照看,可没空管他。”

    母亲这就将他给出卖了,让赵昊太伤心了,不由得问道:“您还是我亲娘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