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959章憋屈的误伤

第959章憋屈的误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星宿海横亘在古老的荒原中,方圆不知多少里,在金色的阳光下,烟波浩渺,水汽蒸腾,且有浪花翻滚,拍打岸边的礁石,发出古老的声响。

    赵无敌来到岸边,看着偌大的星宿海,心潮澎湃,一如浪涛,久久难以平静。

    随后,他下了马,在马背上轻轻拍了几下,任由这匹黑色的吐蕃马自行离去。

    海天空阔,波浪汹涌,有鸥鸟高飞,白鹭嬉戏,并有大鱼沉浮于浪涛间,可他却没有心情欣赏,直接祭出少女火儿用龙牙祭炼的飞剑,注入真元。

    只见原本只有巴掌大的飞剑光华夺目,霞光璀璨,迎风见长,不多时已经有了三尺长,蓝汪汪的,晶莹剔透,氤氲流淌,就那么悬浮在空中。

    他飞身而起,一脚踏上飞剑,运转御剑诀,快速飞如烟波浩渺中。

    进入了星宿海中,他忽然察觉到星宿海太广袤了,一眼都看不到尽头,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不在人世间。

    他在岸边时曾看到前方有一座小岛,离岸边也最多就十来里距离,可如今以他御剑飞行的速度,差不多都走了超过百里,可那座小岛依然在烟波浩渺间,没有变化过。

    以此来看,星宿海保守估计方圆超过数千里。可这怎么可能?整个高原只有多大,哪里容得下如此广袤无垠的星宿海?

    他明白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星宿海同南山一样,是一片上古碎片所化,其中另有乾坤,不在人世间。

    而且,他进入星宿海以后,感知到极为浓郁的灵气,若是能在此地修行,将进阶神速,比之外界将省去不少时间。

    想到了这里,他又寻思起星宿海的传承,以星宿老人的修为,似乎与此地不配,其间莫非有隐情?

    他心中思来想去,可没耽误赶路,以他的速度差不多飞行了近千里,终于来到那座“小岛”。

    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岛,明明是一座大岳冲天而起,太巍峨了,怕不有三四千丈高,抬眼看去,峰顶上云遮雾掩,霞光萦绕,宛若插入云霄上,横亘九天上。

    他驾驭飞剑直接朝山巅飞行,穿过浓浓雾霭,眼前阳光炽烈,云霞灿烂,老树苍翠,佳木葱茏,哪里有冬日衰败的景象?

    “当当当……”钟声响起,音波浩荡,从山巅各处冒出许多人来,手中皆执兵器,可当看到御剑飞行的赵无敌以后,大多两腿颤抖,冷汗直冒,忍不住要膜拜。

    此地的人警觉性还是蛮高的,面对着赵无敌的闯入,立马敲响了金钟,召集所有门人对抗外敌。

    可来人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竟然能御剑飞行悬浮在半空,太可怖了!

    这就不是人了,跟传说中的生物相似,有飞天之姿,法力惊天动地,动辄就能毁灭山河,打落星辰,哪里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匹敌的。

    “来着何人?”从大殿着走出一位老者,须发皆白,可脸颊却布满红晕,不知道有多大岁数。

    自打他出现,所有人朝他行礼,且胆气壮了不少,至少不再有人因为惊骇而失禁。

    “星宿老人?”赵无敌反问道。

    “不错,正是人道至尊星宿老神仙,小子,念你年幼无知,可速速下来伏地膜拜,恕你无罪!”一名花白须发的枯瘦老者戟指赵无敌,口沫横飞,大言不惭地问罪。

    赵无敌笑道:“呵呵,好,太好了,好得不得了。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某终于找到你了!星宿老儿,你可以死了!”

    “大胆狂徒,口出妄言,敢对老神仙出言不逊,真不当人子也!”

    “哼,无知小儿,竟然敢辱骂老神仙,真是不知死活。”

    “兀那小儿,你下来,老子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再将你脑袋给拧下来,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人们纷纷开口,质问和怒喝赵无敌,其中有一人甚是奇葩,竟然随手捡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使劲朝赵无敌砸去。

    我艹,此人的举动让赵无敌真是无语,你特么以为是在打鸟呢?好歹也要张弓搭箭才是,搞一块石头算个什么鬼?

    赵无敌浮在空中,居高临下,对那人砸来的石头都没有理会。果然石头力竭,止住了上升的趋势,继而快速朝下坠落,借助惯性的力量,猛地砸在一人的脑袋上。

    “噗!”一声闷响,那人的脑袋跟瓜似地破开了,红的白的恣意流淌,太恶心了。

    那人伸手指向罪魁祸首,翻着白眼,却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栽倒在地,继续顺着山势滚落。

    “哈哈哈,自己人杀自己人,好,某家喜欢。”赵无敌大笑。

    那人又怕又气,生怕星宿老人问罪,一巴掌将他脑袋也给拍碎,只好装腔作势,卖力地表忠心,在那里跳起老高,声嘶力竭地狂怼:“贼子,休要猖狂,快点给老子下来,看老子打不死你!”

    他太激动了,没控制好力度,且跳得有些过高,在落地的时候没有掌握好地方,一只脚踩在一块圆溜溜的石头上,脚下一滑,再也站不稳了,整个人朝山下滚落,中土被那被他砸死的汉子绊了一下,改变了方向,一脑袋撞在一块大石的凸起上。

    “噗!”

    锋利的凸起如长枪般刺入他的脑门里,倒也没有红白之物流淌,不过,他翻着白眼,手脚乱踹了几下,随即边一动不动,将自己给作死了。

    他的死因起源于自己的作死,可要是没有中土那死者将他给绊了一下,从而改变了方向,恐怕也就是划破脸蛋,摔断了手脚,未必就会丢掉小命。

    这就是因果,他砸出的石头坠落时误杀了同门,就是因,而在他滚落途中被死者绊了一下,就是果。

    这太邪门了,先死的人不甘心,转眼间就为自己报了仇,可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接连死了两人,还是自己人给作死的,而敌人高悬半空中,云淡风轻,连小指头都没有动一下,真是太憋屈了!

    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继而纷纷开口,各种叫骂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呵呵,若是骂声能杀人,早就将赵无敌给杀了无数遍,可是,那可能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