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955章老乡

第955章老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无敌发飙了,接连将两个自以为是的吐蕃老牧民给送上了西天,让他们早日与他们的神灵相会,免得终日里在世间受苦。

    他真是太仁慈了,为了别人的疾苦不惜让双手染血,沾染罪孽,堪称普济世间、活在当世的真神,该被吐蕃人供奉起来,日夜膜拜。

    红玉的爹愣了,感觉这个美目俊雅的年轻男子不好说话,一言不合就杀人,脾气太暴躁了!

    “你就是红玉的父亲?祖上是随文成公主下嫁吐蕃的随从?”赵无敌问道。

    “是!”红玉的父亲不明白赵无敌的用意,可出于对祖先的景仰还是实话实说,而且,自幼时起就听父亲口授圣贤之言和礼仪,生就了一身傲骨,让他面对“大恶人”也依然不亢不卑。

    作为唐人,头可断,血可流,气节不能丢!

    这么多年来,正是不屈的气节支撑着他们繁衍生息,在苦难中倔强地挺立,才没有弯了脊梁曲了膝盖,成为吐蕃人真正的奴隶。

    “好,请进!”赵无敌点点头,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红玉的爹知道小闺女被野蛮的吐蕃人给挑中,并给打扮得漂漂亮亮,据说是送去伺候什么贵人。

    他曾想抗争,却被妻子和乡邻拦住,不让他做出以卵击石的事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面对穷凶极恶的吐蕃人,手无寸铁的大唐遗民无力抗争。一旦被吐蕃人抓住把柄,将给所有大唐遗民带来灭顶之灾。

    他将损失一个女儿,还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可这又如何?难道为了他的女儿,就要让所有大唐遗民陪葬?

    他做不到,逝去的老父谆谆教诲,言犹在耳,做人不能太自私。

    红玉的父亲看着毡房厚重的的门帘,却听不见任何声响,心里瞬间冰凉冰凉。

    他有不好的预感,猜测着红玉等人定然是没有伺候好这个大恶人,没有让他满意,恐怕已经……

    他回想毡房满地的血迹,扑倒的无头尸体,以及滚落的脑袋,还有那个被一脚踢飞的吐蕃人,心中凄然,不寒而栗。

    可怜红玉才十五岁,一朵还未绽放的小花就这样凋零了,老天爷真是不开眼,为什么好人总是被欺凌?

    他心中怒火中烧,同时又有浓浓的凄凉和悲怆弥漫,可却有一个声音在耳旁萦绕不散:“忍忍吧,为了乡邻,也为了祖辈的遗愿,有朝一日将被大唐军队接引回故土。”

    这是他们父辈的遗愿,不愿就此埋骨他乡,并坚信大唐不会抛弃他们,终有一日回打上高原,将他们迎回故土。

    多少年过去了,他们从奴隶主那里听说了不少中土的事情,大唐覆灭了,成了大周,还会记得他们这些大唐遗民吗?

    他脚步沉重,一步一步走向门口,用颤抖的手挑起门帘,然后,迈进一只脚……

    “阿耶,你来了?”

    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如同一股暖风拂过他的心田,所有的坚冰瞬间消融了,只有爱留下。

    那是他的红玉,还好好地活着,身上的衣裳还算整齐,这让他老怀大慰,一双老眼情不自禁地湿润了!

    “请!”

    有人在身后开口,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个模样俊雅的年轻人。而此时因为女儿的安然无恙,让红玉的爹对赵无敌改变了看法,不再认为是大恶人了。

    看他的模样,听着熟悉的乡音,立马亲切了万分,至于身首分离的老族长、飞天的吐蕃汉子,死就死了,有什么了不起?

    这些年来,他们日日受吐蕃人欺凌,多少人被鞭挞折磨而死,甚至妻女遭受凌辱,早就想同吐蕃人拼命了,可却为了留得性命以期有朝一日回还中土,实现祖辈的遗愿而生生忍住。

    红玉蹦蹦跳跳地跑到阿耶身前,伸手将阿耶搀扶着,面对阿耶的小声询问,立马羞红了脸,使劲摇头。

    红玉的父亲心里头更加舒畅了,眼角余光扫视那些衣衫不整的吐蕃女子,脑海里浮现了一副龌龊的画面。

    那模样俊雅的年轻人口味不是一般重,对自家水灵灵香喷喷的闺女视而不见,却偏好满身异味的吐蕃女子,太那个了!

    “少年郎,你能救救我们吗?那些吐蕃人好凶恶,总是欺负我们。”红玉扑闪大眼,满怀希冀地看着赵无敌。

    “红玉,不得无礼!”火玉的父亲轻声斥责闺女,然后对赵无敌作了一揖,道:“小女年幼无知,言语间不知轻重,冲撞了贵人,还望赎罪。”

    “老丈言重了!”赵无敌还了一揖,问道:“不知老丈高姓大名?仙乡何处?”

    红玉的父亲有瞬间的茫然,片刻后方才说道:“小姓刘,贱名方,在家行二,人皆称刘二。至于家乡,听先父提起是扬州海陵,可小老儿却只在梦中回去过……”

    “原来竟是同乡,哈哈哈……某行走荒原上,不想却遇到了同乡,真乃人生一大喜事,当浮一大白!”赵无敌哈哈大笑,从火塘旁拿过两只大碗,倒满葫芦里的美酒,将其中一碗递给了刘方,自己也拿了一碗,要与刘方共庆。

    就在此时,他忽然看见红玉一个劲地拿大眼瞟着他,并小声嘀咕:“真不够意思,人家也是你的同乡,怎么没有我的份呢?”

    “哈哈哈……是某疏忽了,来,红玉小娘子请!”赵无敌将手中的酒给了红玉,然后又重新拿过一只大碗,给自己倒满,咕嘟一下一饮而尽,先干为敬。

    能在高原上遇见同乡,刘方也是激动万分,面对清香扑鼻的美酒,不再矫情,同样是一饮而尽,然后,用手一抹嘴巴,赞道:“好酒!”

    “娘子就娘子,偏偏加个小字,人家都十五了,哪里小了!”红玉咕哝着,端起大碗,呷了一小口,立马辣得直吐舌头,小脸红扑扑,十分可爱。

    “这么好的酒,红玉喝了太浪费,还是拿回去孝敬阿娘才是。”她明明是不擅酒力,却偏偏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人找不出毛病。

    赵无敌凝视刘方,郑重问道:“不知我大唐遗民尚有多少男丁?”

    “成年者七十八人。”刘方道。

    “尚能战否?”赵无敌问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