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944章以静对动

第944章以静对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岳亮一战歼灭赞婆四万余兵马,取得了开门红,却没有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地追击。狂沙文学网

    他命令三军简易打扫了战场,索就驻扎在此地,休整了一,以恢复将士们的战斗力。

    然后,他命令三军继续步步为营,缓缓进军,直到鄯州城外二十里地,选择有利地形安营扎寨。

    岳亮的五万兵马是步骑混合,三万来自于扬州大营的步卒,两万自辽东和大草原各族招募的胡骑,配备有大量牲口,专门运输改良版八牛弩和投石机等重器。

    步卒中有很多都参加了数年前的辽东之战,以及最后覆灭默啜大军的战役,对以步克骑的战术运用自如,是专门调来针对吐蕃骑兵的。

    而胡骑保持了契丹和突厥等族的悍勇,在马背上足以压制吐蕃骑士,另外,安王爷给了他们许诺,将按照他们立下的功勋,达到一定标准后,赐给他们大周子民的份,不仅是他们自,还包括他们的直系家人。

    一个大周子民的份,对于这些胡子的重要,是大周人无法理解的。自打赵无敌平定契丹、奚人等辽东各族,覆灭突厥以后,胡子们无不渴望能融入中土,得到一个周人份。

    一朝为周人,子子孙孙都将脱离胡子的份,可以接受圣贤教化,出将入相,比胡子的部落首领金贵多了。

    有这个饵在,根本就不用动员,胡子们在面对沙场敌人时一个比一个凶狠,哪怕是被人斩断了双手,也要用牙齿撕咬,用脑袋去撞。

    五万胡骑,给了岳亮两万,其余两路各一万五千骑,将是与吐蕃骑兵野战的主力,用血与骨向安王爷证明他们的忠诚。

    岳亮安营扎寨,同样是将五万兵马一分为三,分布在三座大营中,成锥形排列。两万胡骑分成两营,位于锥形的底部两角,而三万步卒则居于锥尖,与骑兵两营相呼应。

    步卒大营四周挖掘了战马无法逾越的壕沟,沟底立有铁荆棘,横七竖八,杂乱无章,但却全都闪耀寒芒,择人噬。

    这座大营除了面对鄯州城方向留有出口以外,还在面对骑兵大营方向设置了通道,以供骑兵遭遇突袭寡不敌众的时候,可以及时撤进步卒大营中,然后依靠各种重器阻击敌军。

    此刻,鄯州城中尚有近十六万人,而岳亮所部只有区区五万,相对而言差距太大,万一吐蕃人倾巢而出,不计后果的强攻,将给他们造成极大的伤亡。

    在敌众我寡的时候,应该远离鄯州安营扎寨,并将所有兵马聚拢在一起才是,可岳亮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堂而皇之地在鄯州城外安营扎寨,而且将骑步分开,连营三处。

    这是对吐蕃人赤果果的蔑视,可把论钦陵之子弓仁给气坏了。他气呼呼地找他老爹,让给他五万兵马,出城dàng)平周军,若是不胜,就将自己个脑袋给割下来。

    论钦陵将弓仁臭骂一顿,然后让他快滚。不知为什么,论钦陵看到弓仁就来气,想他论钦陵和他爹禄东赞何等英雄,怎么到了下一代就养了弓仁这样的蠢货?

    难道传言是真的,一个家族若是出了太精彩绝艳的人物,将耗尽多少代人的灵气?

    论钦陵对家族的前途迷惘和悲哀,看看弓仁、还有他那一根筋的兄长赞婆,以及其余子侄辈,可想而知,在他论钦陵死后,玉龙家族将不可避免地衰落。

    可生老病死乃是天地法则,他论钦陵也无法抗拒。而且,最近论钦陵老是心惊跳,惴惴不安,总觉得要发生不好的事,甚至多次梦到他死去的老爹在召唤他。

    这是神灵的警示吗?莫非我论钦陵阳寿已尽,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可我不甘心啊,吐蕃被足于高原,无法朝东方迈去一步,吐蕃子民依然是缺衣少食、饥寒交迫,而周人却可以居大屋、出有车、食有,穿着绫罗绸缎,太不公平了!

    论钦陵对于岳亮是不屑的,即便是他一出手就将赞婆打得落花流水,挥手间歼灭了四万多吐蕃勇士,可在论钦陵眼里一切都是侥幸,是踩了赞婆这个臭狗屎,才使竖子成名。

    他是吐蕃军神论钦陵,是不败的神话,是吐蕃人的精神支柱,曾打败了中土无数英雄和豪杰,就连大唐军神薛仁贵也在他手底下折戟沉沙,饮恨而终。

    而他的对手也只有赵无敌才配,亦或是说世间只有他论钦陵才配成为赵无敌的敌人,他们之间将进行一场旷世之战,胜与负已经不重要。

    论钦陵的大军驻守鄯州,二十里外就是周军大营,他约束手下不可妄动,所有人养精蓄锐,以准备即将到来的大战。

    虽然不许手下诸将主动出击挑衅周军,可派出斥候搜索和探查敌还是必须的。

    可事却出在斥候上,太奇怪了,无论派出多少斥候,全都一去不复返,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回城。

    一连多,都是如此,前后供派出了上千斥候,其中大多是驰骋高原十多年的好手,对鄯州附近方圆数百里的地形地貌了如指掌,就连哪里有沟沟坎坎、哪里有山丘地洞都门清,可却无一例外地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

    这太不正常了,他们不可能畏惧战争而不告而逃,事实上他们也不敢逃走。他们的家人都在吐蕃,大多在玉龙滩放牧,如果他们不战而逃,家人将受到残酷的惩罚,一刀砍下脑袋都是轻的。

    赞婆和弓仁私下里聚在一起,嘀咕了好一阵子,然后一起来见论钦陵,针对斥候集体失踪一事劝谏。

    他们都是好战的人,体内流淌着杀戮和暴戾的血,面对兵临城下的敌人做缩头乌龟,那还不如一头撞死,也省得受那鸟气!

    论钦陵不,死活不同意出兵,并命令紧守鄯州城和大营,不再外放斥候。

    这就是懦弱的表现,太无能了,简直就是丢了玉龙家族的脸,让弓仁不住咆哮,本来就生得丑陋的面孔更加扭曲,都看不得了!

    面对咆哮的儿子,论钦陵冷静,只不过让人将弓仁给圈了,将他关在屋子里,好吃好喝地伺候,但就是没有了自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