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922章公主的托付

第922章公主的托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是夜,太平公主府一夜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弄得巡街的武侯全都惶惶不可终日,还以为公主府中在聚集千军万马。

    其实,太平公主府中是在进行一场大清算,在排查内鬼。除了在宫中带出来的老人以外,所有的下人都在排查之列,面对数十具血淋淋的尸体,不少人崩溃了,就连家里的账房都有人自首,曾被二郎君纠缠不过,让他拿了不少钱财,然后还得将帐做平了,以免被公主察觉。

    一通排查,共查出三十九人,都与薛崇训有牵连。好在都是些替薛崇训遮掩挥霍钱财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恶行。

    太平公主铁了心要整治家风,让人将这三十九人羁押在一起,明日待宵禁以后,全都撵出去。

    不过,看在他们多年来辛辛苦苦的份上,允许他们带走各自的随身物件和积蓄,另外,每人再给一万钱做路费,也算是主仆一场,仁至义尽了!

    至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薛崇训,本没有回府,也不知在哪里厮混。

    对于他将做何处置,李敏等人可不敢过问。她伺候着公主沐浴,然后让人备了些清淡的食物,请公主食用。

    太平公主全无睡意,紧着一袭中衣,坐在名贵的绒毯上,面对着精致的食物,却没有胃口,便让人拿酒来。

    李敏朝李婕使了个眼色,她们姐妹心意相通,给公主拿了葡萄酿。

    一杯血红的葡萄酿饮下,那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然后,两滴清泪滚落。

    李敏埋怨道:“安王爷也是的,明明是一场误会,却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太绝情了!”

    “公主,要不明日让女婢去给安王爷解释一下。”李婕道。

    太平公主将那页空白的黄竹纸拿起,在她们面前一晃,嘶声道:“你们看看,他连一个字都不想写,是对我彻底失望了!我该去解释什么?我有脸去解释吗?本就是我负了他,让他等了十多年,一个人一生中能有几个十多年?

    他本就不属于人世间,不属于长安的繁华,可我却无法离开长安,给不了他要的生活。

    呵呵,这样也好,就让我们互道珍重吧!”

    她饮酒,一杯接一杯,让李敏李婕姐妹看着直揪心,可又无法相劝。也许,对于伤心的公主来说,醉了反而是一件好事。

    太平公主突然停下,让李敏拿来一只锦盒,一把剪刀。她伸手抄起剪刀,另一只手绞住一缕青丝,就剪了下去。

    “公主不可……”李敏见了公主的动作,大惊失色,还以为公主想不开要自戕。

    “太平公主将剪刀朝地上一扔,手里拿着那一缕青丝,苦笑道:“看你那紧张兮兮的模样,你以为本宫要自杀?呵呵,本宫身上担负了太多的责任,就连死都不敢。”

    她就青丝放入锦盒中,又在那张黄竹纸上写下一行字:“若有来生,必与君长相厮守!”

    她将黄竹纸也放入锦盒中,将锦盒盖好,用红绳系住,打了个相思结。

    她将锦盒交给了李婕,道:“李婕,你明日也离开长安,随便去哪里都行,从今往后,你就与公主府没有一丝瓜葛了……”

    “公主,奴婢有错,您尽管打骂,可求您不要赶奴婢走。”李婕跪下,泣声道。

    太平公主苦笑道:“本宫何曾要赶走你,这是有要事托付于你。你带上这个锦盒,将自己给藏好,要不,你就去扬州吧,寻个地方住下。等到本宫死后,你去求见安王爷,将这个锦盒亲手交给他。”

    太平公主有她的骄傲,宁愿被心上人误解,也不愿开口解释。可她心中有执念,终究是放不下,只能让女官李婕在她死后交给赵无敌,已表明她的心迹。

    ……

    渭水边,赵家商队的专用码头上,赵无敌在送别冯桂夫妇,并一再嘱咐赵不凡,要小心谨慎,不可大意。

    船启动了,扬帆远去,赵无敌站在码头上,不停挥手,看商船消失在视野里,方才回转长安。

    冯桂的离去,让他少了一份牵挂。随后,他又去了神武军大营一趟,看望了将接受女帝检阅的一千将士。

    明日就是检阅日,这一千将士将在别将郭破的带领下于今日午后进入长安,在靠近皇城的左卫大营休整。

    就在他送别冯桂的时候,大朝会上,韦安石朝二张发难了,起因就是昨日南来阁的斗富,并搜罗了有关张氏兄弟卖官鬻爵收人钱财的证据一百二十九条,可谓是触目惊心,让人不敢相信。

    女帝让人将二张喊来,让他们接受韦安石的质询,并允许自辩。

    二张相视一眼,知道事情闹大了!没想到三位族中兄弟胃口太大,办事也不注意手尾,如今被宰相给逮住,可是不容狡辩的。

    张柬之进言,称二张本是宫闱中人,却干预朝政,卖官鬻爵,所犯罪行罄竹难书,按律当斩。

    女帝一听张柬之要杀她的小情人,立马不干了。不就是赏人家几顶官帽,弄几个小钱花花,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要打要杀吗?

    她都赖得同宰相们商议,直接开了金口:“张同休、张昌期、张昌仪,收受他人钱财,为人谋私利,着夺职,并各罚一千万钱。”

    张同休等人被罢官,成了庶民,辛辛苦苦地钻营,却如同一梦黄粱,什么都没有了。

    对此,张柬之等人虽然觉得处罚过轻,不过,此三人只是可有可无的小喽啰,本就无足轻重,只要扳倒了二张,他们什么都不是,也就默认了女帝的处罚。

    接着就该轮到二张了,众人纷纷支棱着耳朵,听女帝宣布:“张易之、张昌宗二人,明知族人徇私舞弊,却未能及时阻止,实乃有失察之嫌疑。不过,他们二人对朕有功,该当以功抵过。”

    张柬之急了,问道:“不知二小有何大功?”

    张易之是个聪明人,为人也机灵,听女帝稍一点拨,立马上前奏道:“吾弟昌宗为圣人炼制神丹,圣人服下以后,病情转好,可谓有功于朝廷。”

    女帝是天下之主,对她有功,那就是对江山社稷有功。

    女帝眸光凌厉,扫视群臣,寒声问道:“张昌宗此功,可抵二人罪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