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860章北雁南归时

第860章北雁南归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赵无敌击破李尽忠部,逼降了孙万荣,让幽州重新回到大周手中,然后,他亲率大军一路北上,去接收契丹人的土地。

    武攸宜受命暂时代理幽州都督的职权,收拢难民,给他们安排衣食住行,并找来各种种子,让他们及时抢种,好歹在秋日的时候收了些粮食。

    而武懿宗则被女帝一道圣旨给召回了神都,等待他的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并且,女帝交代武攸宜,对于北地的战事,包括一切军政事物,全都由安王定夺。

    就连武三思也灰溜溜地打道回府,没有脸面再待在河北地。这里是大周的伤心地,前后损失了多位名将和近七十万大军,若不是安王力挽狂澜,恐怕就连山东都要震动了。

    通过契丹人的叛乱,让女帝彻底看清了武氏一族子侄的能耐,先不说帝位继承人,至少在军事上是指望不了他们的。

    她是一位合格的帝王,自然明白社稷传承离不开武力的支持,一个无法掌控武力的皇室是保不住江山社稷的,迟早要大权旁落。

    对于赵无敌,她的心情很复杂,出于对安儿的愧疚,她一直视其为子嗣,对她百般迁就,太溺爱了!

    赵无敌无疑是掌控兵权的最合适人选,而到目前为止,这孩子并没有表现出野心,反而太任性了,为了两个女人而一怒孤身东渡,看着就不是一个善于隐忍的人。

    纵观这些年,他的所作所为,可谓是真情流露,从来不知道遮掩。正因为如此,女帝反而对他放心,打算将天下兵权尽数交到他手中,让他成为大周江山的护道者。

    可这样一来,武承嗣就没戏了,因为这个猪脑子自作聪明,老是找茬,同无敌之间关系极为不好。

    也罢,就武承嗣那身体,保不准要死在朕的前面,只有先舍弃他了!

    至于三思,年纪同样不小,剩下的武攸暨性情太懦弱了,被太平那丫头欺负得死死的,然如何做得了天下之主?

    难啊,武氏一族就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继承人,难道正要将江山还给李氏吗?

    她想起了狄仁杰临终前对她所说的话,心中不由得迟疑起来。

    “陛下出自武氏,可您同样是李氏的儿媳,李氏的宗庙里始终有您的一席之地,可陛下,臣从未听过有侄儿世代祭祀姑母的,陛下你百年之后将如何自处……”

    是啊,朕是李氏的儿媳,朕有儿有孙,哪怕他们心里再怎么不愿意,可逢年过节还是要给朕祭祀血食,这是孝道,无法改变。

    传位给武氏,将保证大周国祚长存,可百年之后,她却成了无人祭祀的孤魂野鬼。

    还政李氏,必然会将国祚改回李唐,那么她这样折腾一生却又是为何呢?

    ……

    神武军在幽州城外安营扎寨,武攸宜带着幽州三老和士绅代表牵羊担酒迎接安王爷,道路两旁挤满了男女老少,一个个兴高采烈,呼喊着安王爷的真名。

    幽州尚未恢复,故此也拿不出足够的好东西劳军,可百姓们还是尽其所能,将不多的羊给牵了出来。

    赵无敌挥手道:“自旧年起,契丹作乱,天灾肆虐,河北大地生灵涂炭,家园破败,田地荒芜,皆是某等之罪也!今有何面目接受诸位的馈赠?”

    安王爷拒不接受劳军的物资,让那些人将羊都给牵回去,待到来年添些小羊羔,也好添补家用。

    不仅如此,他还让将士们将从北地带来的肉干散给百姓们品尝,然后与武攸宜相携进入了城主府。

    武攸宜在武氏族人中很是另类,一心只忠于女帝一人,对武承嗣和武三思的拉拢视而不见。

    另外,他是武攸暨的亲兄长,因为武攸暨同安王爷向来关系不错,二人以兄弟相称,让他又随之对安王爷亲近了很多。

    至于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太平公主和安王爷之间的风流韵事,武攸宜并不在意。这是人家公主闺阁中的事情,他一个做大伯的如何好介入?

    另外,对于小扬州的身世,很显然就是武攸暨的种,那眉眼之间就是最好的证据,和眼前这位安王爷八竿子都打不着。

    在城主府中,武攸宜设宴招待,也就是寻常的猪肉和河鱼,对于迎接凯旋的安王爷,的确是太寒酸了!

    赵无敌令人将肉干拿来一些,有马肉羊肉和牛肉,甚至还有一对熊掌,些许鹿筋,让厨子给烹制好,然后两人推杯换盏,从午后直喝到入幕时分,方才作罢。

    翌日,赵无敌提笔写了奏章,将辽东之战的始末以及战果等详细写明,并让军司马赵政将功劳簿给整理好,一并包成一个小包袱。

    他对武攸宜感觉不错,认为这是个实在的人,在武氏一族中可算是一颗明珠。于是,他给武攸宜安上了些功劳,不能让人家辛辛苦苦地看守幽州,最后却连残汤都捞不着。

    这次功劳太大了,他打算将手下的中郎将和郎将放出一批,让他们进入大周其它军队中。

    这些人将散布在禁军、边军中,编织成一张网,等到需要的时候,将网一收,呵呵,想要什么鱼没有?

    另外,他请求女帝敕封孙阿扎为契丹之主,而他也要一个营州刺史,世袭的,至于朝廷会不会答应,他一点都不担心。

    就以他此番的功劳,差不多已经是赏无可赏,女帝巴不得他主动开口,而今人家不过要了一个营州刺史,怎么可能不答应。

    营州在契丹人地盘里,本就是可有可无,女帝是个聪明人,而即便是武承嗣之流,也不会在意这些不毛之地的。

    他写好了奏章,交给了武攸宜,让他给派人送到神都。而他将率领大军回扬州。

    他从上巳节离开,差不多大半年了,对窈娘等人很是想念,而今若是紧着赶路,还能赶上过年。

    武攸宜很是无语,你打了这样大的胜仗,却不去神都,也太说不过去了!可他仔细想想,貌似这位安王爷自从归元二年离开神都,至今以有十多年了,却还没有去过神都。

    人家就是这样任性,可人家有任性的本钱,换成别人,你试试看,立马给你扣一顶恃宠而骄的帽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