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848章杀鸡儆猴

第848章杀鸡儆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万轻骑踪迹全无,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太不可思议了!

    李尽忠怎么也想不明白,凭空消失那是鬼话,只能是被歼灭亦或是见机不对、主动逃遁。

    可不声不响地全歼他的一万精锐,李尽忠对此不愿意相信。但要说他们主动撤退,那也该回到幽州城才是,怎么会无影无踪呢?

    这时候,去打探消息的一名小卒从怀里掏出一块碎皮子,很明显是从皮衣上撕下的,上面还沾染着猩红的血迹。

    李尽忠一把抓过,仔细打量,用手指捻捻血迹,犹自未干,显然是不久前沾染的,最后他还将那块皮子凑到鼻子前嗅了嗅,一股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

    他倏然间脸色苍白,身影剧烈的晃动,大叫道:“不好,这是我们契丹人的衣服,上面有我们的勇士独有的味道,看来……他们已是凶多吉少。”

    契丹人和突厥人饮食习惯差不多,都是以肉和牛羊乳为主食,久而久之体内积聚了浓郁的腥膻味,再加上常年不沐浴,混合和汗臭味,浸染在衣服之上,那味道之重,汉人是无法模仿的。

    他颓然坐倒在地,两眼中尽是惊骇与恐惧,而心中不期然涌现出莫名的大恐怖。太可怕了,无声无息间斩杀了一万轻骑,就连尸体都不见,由此可见此番前来的周军战斗力太强悍了!

    他嘶声吼道:“可知此番周军诸将是何人?”

    那带队出城探查的小头领愣了,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答。周军大营戒备森严,营外有流动哨卡巡视,他们可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窥伺,哪里知道对方的诸将是谁?

    他不知道,可有人却开口了:“大汉,小的看见营中大旗上写着‘神武军赵’几个大字。”

    “嗯,不错,不错,心细如发,是个干斥候的好苗子。”李尽忠对那小卒大加赞赏,可一转眼看见那小头领,立马将脸黑成了锅底,怒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要你何用?来人,将这个废物拉出去砍了!”

    他窝了一肚子火,又怒又惧,正愁没有人让他泄火,可巧碰到了一问三不知的小头领,于是借题发挥,毫不留情地取了他项上人头。

    他挥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包括那几个侍女。整个屋子里只剩下他和孙万荣两人,二人面面相觑,都有一肚子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孙万荣提前开口:“大周神武军赵,只有一个人符合,那就是什么安王赵无敌,十多年前在朔方将默啜揍得惶惶然若丧家之犬,一直到如今还没有缓过气来,前几年再次发威,大破倭奴数十万,被誉为大周军神。这要是他来了,咱们可就麻烦了!”

    李尽忠眯着小眼睛,迟疑道:“那些都不过是传言,其间定有许多隐情,外人不得而知。另外,就从他为了两个女子就弃大军于不顾,孤身杀上倭奴的老家,看来也不过是一匹夫。”

    赵大将军的威名,就算是在大周,大多数小民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知道赵大将军无敌天下,可怎么个无敌法,他们也说不出来。

    李尽忠、孙万荣不过化外蛮夷,整日里躲在白山黑水间过着苦寒的日子,哪里有人告诉他们赵大将军的辉煌战绩?

    “这样吧,咱不是抓了许多大周将领吗?将他们给带上来,逐一拷问,还不是想知道啥就知道啥。”李尽忠道。

    大周前后三次大败,损失了近七十万将士,可并非都死了,不少人逃出了战场,成了溃兵,而还有一部分、包括将领都成了契丹人的俘虏。

    李尽忠一声令下,手下呼啦一下提了三十多大周将领带到了屋子里。一个个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精神就更不好了,被人用绳子绑住手脚,并且串在一起,看上去就像对待猪狗一样,太可恼了!

    面对契丹人的羞辱,很有些骨头硬的将领以头撞壁自尽了,剩下的都是些贪恋红尘舍不得死的。他们心存侥幸,期待着重回大周,继续过人上人的日子。

    这并非不可能,若是大周最终获胜,契丹人还不得乖乖地请他们回去,说不定害得备上一份厚礼给他们赔罪。

    另外,万一大周败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契丹这点人口,也无力攻伐中土,最后只能是双方和谈,让女帝出血,花一些钱粮将他们给赎回去。

    这可是有先例的,想那武懿宗当年不就是在云州被突厥人给俘虏了,可如今人家不仅好好的,照样人五人六地作威作福。

    李尽忠阴沉着脸,端起了大碗,“咕嘟”一声一饮而尽,而后将碗重重地往矮几上面一顿,眸光如刀,扫视众人。

    屋子里的气氛特别的压抑,一帮子周将全都心中惶惶,不知道这个野蛮人要干什么?莫非,他是嫌那羊肉不够劲道,要将咱们中间挑一个换换口味?

    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想那五胡乱华的黑暗时代,多少汉家苗裔成了胡子的口中食物?李尽忠就是那些胡子的种,没准真有这个打算。

    众人纷纷缩脖子,竭力将脑袋低下,以免被李尽忠给看上,做了他的盘中餐。

    李尽忠伸手一指,厉声道:“砍了!”

    那是一个有胡子血脉的将领,两只大眼怒睁,布满血色,看上去就像是对李尽忠怒目而视,且口中不停磨牙,吞咽口水,那阵势像极了要扑上前去,生啖其肉。

    李尽忠将此人当作桀骜不顺之辈,貌似很有骨气,因此不啬于杀鸡儆猴,拿他开刀。

    其实,这可真是冤枉了那名周将,人家也就是面貌可憎了些,眼睛天生就是那副模样,跟牛眼似的,并非是仇视李尽忠。

    另外,他之所以磨牙、流口水,那是因为他实在是饿坏了,好多天没有吃饱饭,如今见了那肥羊,哪里还能忍得住?

    这名周将被人从一串绳索中给分离,然后牵到一旁,手起刀落,将脑袋给砍下。

    他太冤了,以至于一腔热血喷起老高,都溅到房梁上,继而如雨般落下,将好多周将淋了个满头满脸,而那脑袋却在空中飞行了一个奇异的弧线,落下时竟一口将李尽忠手中的羊腿骨给咬住,太怪异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