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847章李尽忠的疑惑

第847章李尽忠的疑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到一个时辰,契丹人一万轻骑死伤殆尽,除了少数躺在死人堆里不停哎哟的重伤者以外,就没有逃脱一人。

    而神武军除了几个因为太激动而动作幅度过大导致崴了脚脖子的倒霉鬼以外,没有死伤一人,所损失的就是箭矢,还有那些被撞坏的铁车。

    一战而全歼对手,按照武攸宜理解,接下来应该是挟大胜之威,趁士气正旺,乘胜进兵。

    可安王爷却一反常态,命令三军打扫战场,安营扎寨。

    他命令一半将士警戒,另一半将士会同民夫打扫战场,在一里多地以外寻了处低洼的地方挖了一个大坑,将契丹人全都给扔进坑里,不论还有没有气,好歹也要让他们入土为安。

    至于契丹人的衣服,虽是皮子,可在箭雨的打击下,已经彻底成了破烂,神武军将士麻利地搜罗金银珠玉以后,对皮衣置之不理,好歹没有让他们光着走上黄泉路。

    值钱的东西都给搜罗干净,然后交给赵政。这是神武军的规矩,战利品统一收缴,统一分配,都成惯例了,没有人反对。

    最后的战利品是按照品阶分配的,作为神武军最高统帅的安王爷拿得最多,可全军上下就没有一个人有异议。

    安王爷就该拿大头,没有他老人家,咱们能吃香的喝辣的?没看见武攸宜的兵穿着打扮和武器装备吗?跟咱们比起来,那就是乞索儿。

    一万战马,最后归拢起来没有受伤的,不过区区数百匹,余者大多倒毙。

    马肉也是肉,浪费了太可惜。神武军将士麻利地剥皮剔骨,分割马肉,然后架起大锅煮了起来。

    剩下的指挥民夫继续处理,眼下河北地天气还冷,食物不易变质。这些可都是肉食,赵政令人将战马身上最好的部分割下,拿盐给卤了,留作军中的食粮。

    另外,赵无敌让武攸宜派人回后方召集人手,将剩下的马肉给运回去。可想而知,这些马肉到了灾民手里,能救活多少人!这可是无量功德,可遇不可求。

    武攸宜也知道轻重,立马派人回去,只不过他心里嘀咕,为了些马肉,浪费了那些白花花的盐巴,真是太可耻了!

    他年轻时在岭南吃够了苦,回神都后久在宫中当值,哪里知道在神都价格昂贵得可怕的精盐,对于安王爷真不算什么。

    安王爷占据了整个海外,而从海水中取盐之法,先秦就做到了,并没有什么难度。只不过盐铁乃是官卖之物,民间不许私自制盐,才有了面对万里波涛却无盐可食的局面。

    可这条禁令对于安王爷就是个摆设,大周的律法只能管辖大周子民,也只能在大周的土地上生效。

    而他完全可以假借海外遗民的名头,在夷州和夷州等地制盐。并且,他手下能入很多,不见有晒盐之法,就连后世的煮盐法也给弄出来了。

    安王爷托上官婉儿趁女帝高兴的时候提起,弄了一个特权,那就是赵家商队可以在大周土地上贩卖从海外收购的食盐,但是赋税是不能少的,必须按照朝廷定制按时缴纳。

    对此,安王爷很自觉,主动在该缴纳的赋税基础上加了一成,作为对女帝的孝敬。

    女帝在公与私上分得很清楚,从不挪用帝国府库的钱粮。不过,这也是因为她的内库充盈,钱财堆积如山,从不知缺少钱财的滋味。

    安王爷并不是个守财奴,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没了再赚就是。而今,大军出征,既然自家有盐,怎么能苛待神武军的将士?

    是夜,神武军的营地里篝火熊熊,肉香弥漫,将血腥气都掩盖了。

    所有人都敞开了吃肉喝汤,只要能吃得下,没人限制你。可对于神武军将士来说,也就是吃个七八成饱,然后拿碗肉汤润润喉咙。

    他们可不是那些灾民,平日里就没少吃肉,马肉也就是这样,没有羊肉鲜嫩多汁。

    酒肉管够,但酒则是一滴都没有,就连安王爷都不例外。

    这里可是战场,幽州城中驻扎着十万契丹人,既然能派出一万轻骑突袭,焉知不会再来一次?

    再说契丹的无上可汗李尽忠和大元帅孙万荣两人待在幽州都督府里,两人一人一条羊腿,喝一碗酒水,撕咬一块羊肉,时不时地将油腻腻的大手在侍女身上摸一把。

    侍女是从幽州城中富户人家抢来的,面对凶神恶煞一样的契丹人,纵然是被那一声膻臭味给熏得作呕,可却不能反抗,只好陪着笑脸伏低做小,任他们二人胡作非为。

    他们在密林中自由自在惯了,对汉家的礼法很不以为然。人好不容易才生在天地间,何不随性而为,自在逍遥?

    他们二人关系密切,干什么都不避讳对方,这不,他二人喝得兴起,就将侍女给按倒在地,两人大眼瞪小眼,就将那事给办了。

    然后,继续喝酒吃肉,一直喝到夜色降临,忽然觉得不对劲。

    一万轻骑突袭周军,都大半天了,怎么着也该有个回音?可特么连个屁都没有,太不正常了!

    “莫非……对方有准备,咱们中了伏击,败了?”孙万荣迟迟疑疑地猜测。

    李尽忠大手一挥,动作幅度有些大,一不留神将给他倒酒的侍女给搧倒,面对着那雪白的嫩腿,喉头耸动,不由得吞下一口口水,道:“不可能,就算是败了,也该有人逃回来报个信吧?难道咱们的一万轻骑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有逃出来?你相信吗?咱们可都是骑兵,只要想跑,周军两条腿追得上?”

    面对李尽忠的分析和反问,孙万荣无话可说。正如李尽忠所分析,一万轻骑全军覆没,的确是难以置信,可问题是这一万轻骑确实音信全无,失去了踪迹。

    最后,李尽忠派人去城外打探消息,接下来又去对付那侍女了,而孙万荣却没了兴致,一个劲地灌酒。

    打探的人回来了,他们潜伏在暗处,小心翼翼地接近周军大营,借助篝火可以看到周军将士们兴致很高,浓郁的肉香弥漫开来,让人垂涎欲滴。

    李尽忠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道:“没看见咱们的人?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人没看见,尸体也没有,莫非他们凭空消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