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770章卸磨杀驴

第770章卸磨杀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丘神绩已被打入死亡名单,活着的不过是行尸走肉,可怜他尚且不知,被蒙在鼓里,整日里钻营,企图更上层楼,位极人臣。

    丘神绩不堪使用,那么周兴作为正统的士族子弟,在刑部待了多年,一步一步地爬到刑部尚书的高位,其间虽有女帝的拉扯,但他的确是个刑讯好手,当的起一个“能”字。

    周兴为刑部尚书,执行天下刑律,本是追查黑衣人截杀信使一案的最合适人选,可女帝却不这样看。

    其间的缘由很简单,“影”曾探得消息,在她登基称帝的前夕,周兴和丘神绩曾密会多次,地点都是在周兴府中的密室中,一次就是一两个时辰。

    其后,丘神绩曾拜访太平,就在公主府的花厅中,太平只是让下人退至门外,连窗户都没有关上,其间并没有压低声音,似乎是故意让人听见,以对母亲表明心迹。

    丘神绩劝太平插手政事,培植党羽,并以恢复李唐江山做诱饵,引诱太平进入夺嫡的大戏,而筹码就是朝中自有诸多大佬相帮,其中就包括他丘神绩丘大将军。

    太平没有让女帝失望,没有一丝迟疑,直接拒绝了,就连一丝余地都没有留下,并且,一言不合就拂袖而去,让丘神绩很是尴尬。

    呵呵,朕还没有死,他周兴和丘神绩就坐不住了,在筹谋朕死后的事,替朕当家早日选定继承人,好让他们公侯万代,富贵长存。

    对这种白眼狼,朕岂能在重用你们?不杀你们并非是真心软,而是缺少一个契机,而今天随人愿,机会终于来了,呵呵,这个会你们就是想不死都不行。

    她将周兴和丘神绩打入死册,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来俊臣和索元礼,而索元礼是个粗俗的胡子,不过是因势所迫临时一用,顺手的还是来俊臣。

    来俊臣出身市井,但却极为看着礼仪,满朝文武,也就他一个人坚持古礼,不论什么场合面见女帝,都一丝不苟地行三拜九叩的周礼,就冲这份忠心,那怕是腹中没有多少文章,女帝也认了!

    她选定了来俊臣,令人将他给招来。

    自从女帝登基称帝,为了做一个千古圣君,少不得要大赦天下,安抚人心。一时之间,诏狱不见,举告无门,御史台顿时变得冷清了,都好长时间没有闻过血腥味,一帮子御史都闲得骨头生锈,太煎熬了!

    直到日前听到李唐宗室子弟李集于龙虎山聚众谋反,来俊臣那颗枯寂的心立马活了,虽然平叛没他什么事,可以他灵敏的嗅觉早就闻到了血腥气,直觉告诉他,大展身手的机会即将来临。

    他只是个酷吏,平叛没有他什么事,可平叛以后呢?要知道那李集可是前朝宗室,且籍籍无名,就连他来中丞都没有听说过,怎么可能会闹出这么大的声势?

    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集不过是被推出来送死的,正主儿则躲在幕后操纵,成,则坐收渔利,不成,也就是损失一个李集,没啥损失。

    这些李唐宗室不简单啊!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之辈,放入深山中,就连猴子都没有活路。

    他一听是女帝召唤,多年来的郁闷一扫而空,立马满血,精神抖擞,脚步匆匆赶往武成殿,可怜那传旨的内侍一路小跑着才勉强跟上。

    来俊臣来到武成殿前,停步在台阶下,抬头仰望巍峨的大殿,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连带着半边脸颊都在抽动,那模样看上去极为怪异,似乎是在嘲讽……

    好在这是一瞬间,待他进入武成殿就恢复了,隔着老远就拜伏于地,一丝不苟地行跪拜大礼,三拜九叩,少一次都不行。

    女帝对此已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也就不再制止。等来俊臣行完大礼,女帝让他上前,因为彼此隔得太远,说气话来太费劲。

    女帝将神都城东山野中有黑衣人截杀信使一事大略说了一遍,听得来俊臣心潮澎湃,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气。

    呵呵,要干活了!歇了太久,骨头都生锈了,就连某这颗铁石般的心都有软化的迹象,而今终于等来了这一刻,将大展身手,将李唐余孽一网打尽。

    他在心中盘算,李唐还剩下多少势力?其中有那些大个的?

    太平公主算一个,可那婆娘是陛下的心头肉,又有一个定王做驸马,同时,还跟那个风头正劲的赵大将军不清不楚,眼下可不敢惹她,最好是绕着她走。

    皇嗣李煜,前朝的皇帝,自逊位禅让以后一直蜗居东宫,除了偶尔宠幸几个细嫩的小宫女以外,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至于那个被陛下放逐荆楚的武陵王李璟,他就算是想造反,可就他窝囊样,恐怕李集都不搭理。

    来俊臣拍遍栏杆,却找不出一个有胆色谋反的李唐子弟,不禁让他丧气。

    女帝见来俊臣两眼中白多黑少,缺少神采,还以为是被雷到了,不由得加重了语气,道:“来卿,对于截杀信使一事,朕与房相一番商议,有了些眉目,恐与武承嗣府上有些干系。不过,武承嗣的秉性,朕还是知道的,断不至于干出此不忠不孝的事情。想来是有人假借他的名头,行此大逆不道之事,而他素来身子骨不好,就不要惊动他了。

    来卿,朕命你彻查此事,将那些躲在幕后的奸佞小人给朕挖出来,无论是何人,绝不姑息!”

    来俊臣领旨,自回御史台,召集一众爪牙,集思广益,制定了一套方案,然后兵分数路,奔赴各地搜罗证据。

    来俊臣是个酷吏,为士族多不齿,不过在刑讯断案上的确有些过人之处。

    不过两日时间,御史台的爪牙走访了方圆上百里地,询问了数百人,通过威逼利诱各种手段,将矛头直指魏王武承嗣。

    可女帝的话言犹在耳,他来俊臣又不是傻子,还能听不出女帝的弦外之音?动谁都可以,但却不能将武承嗣给攀进去,以此类推,梁王一家同样不能惹,定王和太平也不能冒犯,甚至整个武氏一族都不能牵连,那么剩下的就是魏王的门下走狗了!

    来俊臣是个孤臣,不结党羽,不攀附权贵,一颗心只属于女帝,接下来,他要好好盘桓一番,看看能夹带哪些私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