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734章康大王请战

第734章康大王请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赵无敌对海外大计无比的重视,更是将整个南海视为禁脔,不容他人觊觎。

    谁要是敢打南海的主意,嘿嘿,等到他的命运将是无情的打击和碾压,谁也救不了他。

    这也是他对岭南冯氏船队拦路和骚扰的看法,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强势碾压过去,将冯氏在海上的势力连根拔起,然后再将他们沉入大海之下。

    对于冯家,他一点都不在乎,据他前世的记忆,冯家在女帝一朝的确是衰败了,就连嫡系子弟都没有逃过惩罚,最有名的就是高力士,他就是岭南冯氏嫡子,冼夫人的的子孙,越国公冯盎的曾孙,以他的经历推测,女帝是对岭南冯氏一脉即将要有行动,多半是交给御史台处理,而以御史台的尿性,别说没有谋反,哪怕你是千古以来最大的忠厚实诚人,也能在你家地窖里搜出大量的兵甲和龙袍。

    而根据他后世的记忆,这条海路应该是在唐到宋之间被打通的,具体时日已不可考,另外,这个时空已发生了改变,太多的事情都与前世记忆大为不同,倭人能提前侵略沿海,西方蛮夷为何不能早日打通海路?

    至于海上贸易,可在海峡的西边选一岛屿作为交接地,只要是西方来的货物都交给天涯海角收购,然后给他们一些中土货物打发回家。

    以货易货,就是东西交易的主题,赵氏商队将大周的绸缎和瓷器等运到交易地,换回西方蛮夷不远万里带来的宝贝,其中以“高卖低买”作为准则,并作为交易地的规矩长存,若有西人不服,那就将他们的船和货物留下,至于人全都绑了大石沉入海底给海龙王打牙祭。

    南方海域一望无垠,疆域何止万里,赵无敌已为整个南海制定了规矩,天涯海角就是执法者,苍龙战舰就是执法的利器,土人和西人只能屈服,否则,将面临覆灭的下场。

    对于他的星辰大海计划,如今已以前完成了独霸南洋的步骤,正进入经略时期,近期并没有派星辰舰队北上的打算。

    因此,对于东海沿岸生民的悲惨遭遇,他也只能给予同情,而对于帐下诸将的请战,其心可赞,但不支持行动。

    说来也怪,赵氏商队在海上有大量的买卖,每个月都有大批商船自启航城北上,经过东部海域前来扬州,停泊在赵家的码头上,可据海上商队的首领说,并不曾与倭人相遇和冲突,偶尔一两次远远有不明船队跟踪,可当他们亮起常山赵氏的旗号后,不明船队立马远去。

    不仅如此,倭人侵袭沿海,就连扬州地界也未幸免,可在赵氏码头附近数十里以内都不见倭人踪迹,以至于那里都成了难民的聚集地,一传十十传百,相邻沿海的生民纷纷靠拢,就连数百里外的村民都扶老携幼而来。

    生民盛传,赵氏码头有神佛坐镇,释放神光,吟诵佛音,庇护万民,倭人不过是魑魅魍魉,自然是不敢靠近。

    康大王还在咧咧,口喷酒气,眼眸血红,手舞足蹈,要去海边杀倭人。

    周通靠梁王武三思的举荐信才当上了神武军的中郎将,此前在军伍中时日不长,更不曾到过边地,进过禁军,手上没有沐浴敌血,被人们视为裙带将军,很不招人待见。

    甚至有人为他编了一段俚语:“周通,通乎?不通也。不通乎?还是不通!”

    这是一种恶趣味的打趣和恶搞,却迎合了诸将的心理,在他们的纵容下,很快就风靡了全军,以至于将士们背地里都称呼周通为不通将军周不通。

    为此,周通很烦恼,甚至起了走人的念头。赵大将军得知以后,将全军召集起来,就周通自进入神武军以来的尽忠职守给予了高度嘉奖,并赐予“神武刀”一口,最后,赵大将军戏言:“通与不通,当在两军阵前检校,而非出于口舌中,诸位当谨记,一入神武军,就是一家人,不可互相倾轧,若有再犯者,军法从事!”

    神武刀是赵大将军收集精铁,并延请大匠锻造,经千锤百炼之法,可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并在刀上镌刻了“神武”二字,一共只有十三口,将作为神武军的最高荣耀,非大功不可得。

    周通是第一个得到神武刀的人,把诸将都给妒忌死了,尤其是康大王,眼睛里都快生出一只手来,恨不得一把将周通手里的神武刀给抢来。

    周通为此对赵大将军感激涕零,当即伏地,以周礼三拜九叩,心中有千言万语,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说出,只能凝聚成一句话:“通愿为大将军赴死!”

    因此,在康大王口水横飞要出兵剿灭倭人的时候,周通不发一言。他只听赵大将军的,只要赵大将军一声令下,他立马率兵马将倭人斩尽杀绝,而赵大将军不下令,那也是正确的。

    大将军站在世间的巅峰上,俯瞰整个大地,遇事高瞻远瞩,深谋远虑,自有他的考虑,岂是康大王这样的胡子能窥测的?

    卫长身份特殊,在被赵无敌识破以后,一直很老实,尽职尽责,操练兵马,但却从不敢越雷池一步。

    他心里头比什么都明白,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赵大将军,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别看他眉目俊郎,唇红齿白,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可你再想想他是凭什么上位的?

    那可是十多万人的性命,且是被火活活给烧死的。

    面对这样的凶神恶煞,可想而知,只要他卫长一不小心被抓住把柄,立马将生死两难。

    独孤平之咳嗽一声,环视诸将,语气冷冽地喝道:“康将军,吾辈军人,无令不行,非旨不出兵,这是最基本的军法,汝在扬州折冲府从军多年,又入我神武军数载,该不会不知吧?”

    接着,他沉下脸,厉声道:“如今兵部没有行文,陛下没有颁旨,汝一而再再而三地鼓动诸将士,要出兵伐倭,是何居心?”

    独孤平之是神武军长史,兼任军司马,作为赵大将军的辅官处理各种来往公务和执掌三军法纪,可称神武军中第二号人物,位在中郎将之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