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704章祸从口出

第704章祸从口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待金樽空对月!

    劝君尽饮杯中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安国县公豪情万丈,大口开阖之间喷出漫天的唾沫星子,人们嫌弃地直皱眉头,侧身躲避,以大袖遮面,可一转眼却忘记了,一个个眼中都闪烁着小星星。

    人们之所以前倨而后恭,盖因为他最后吐出的金句,太深沉了,满满都是豪情和豁达,还有那么点沧桑感,就像是一位历经了风雨和苦难的大家,却依然保持一颗平常心,笑对人生,豪迈地走过千山万水、天涯海角。

    对于吟诗作赋,窈娘和沫儿堪称门外女,只觉得听着顺耳,有那么一点意思,而且既然出自自家郎君之口,那么必然就是千古佳句,将传唱千秋万载。

    可月娥不同,她自幼得阿爷亲自教导,除了忠孝礼义和做人的道理以外,并未过多涉猎经史文章。

    她虽聪慧,可到底是个女儿家,冯桂可没指望她去考个女进士。

    上官婉儿那样的奇女子有一个就好,他冯桂的闺女可不想进宫,还是老老实实寻个少年郎嫁了,相夫教子,也免得给老冯家带来祸事。

    月娥不习经史,却在诗词之道上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平常偶得佳句,就像是着了魔似的,不凑成一首完整的诗篇誓不罢休。

    她口中吟诵着,一遍又一遍,觉得这两句诗太大气了,格局开朗,气势恢宏,浑然不似她平日里所写的那么小家子气。

    可这两句诗前后却无法连贯,且不符合格律,不能形成一首完整的七言律诗,太可惜了!

    “大才女,你咿咿呀呀地吟哦了老半天了,是不是要和上一首,与郎君夫唱妇随、比翼齐飞啊!”沫儿打趣道。

    月娥俏脸一红,接着又摇头道:“可惜啊可惜,如此佳句,却未能成诗,真是……”

    “真是乌龟吃麦子,糟蹋了粮食。”赵无敌接过话茬,不以为然地说道:“诗词,小道耳,不过闲来的游戏,文不能安邦定国,武不能退敌安民,何必执迷?”

    赵无敌这番话可谓是大言不惭,将谈话上升到了安邦定国的高度,就不是月娥可以妄言的了!

    “郎君教训的是,月娥妄言了!”月娥起身受教,甚是拘谨。

    赵无敌摆摆手,笑道:“本公不过是有感而发,并非是针对于你。娘子是女儿身,军国事与你何干?闲来无事摆弄诗词,也可消磨时间,给闺阁中添上几首清音,也是一件妙事。”

    沫儿哼哼着,道:“郎君,这好话歹话都让您说了,反正您是我们的夫君,又是大周的公爵,说什么都是对的。月娥妹子不过是可惜了一句,您硬是给扯到安邦定国上,我们小女子上不得朝堂、打不得仗,除了向您唯唯诺诺还能怎么样呢?”

    她这是替月娥打抱不平,赵无敌对此只能呵呵地哂笑几声,然后寻个借口,仓皇逃窜。

    腊月二十九,赵无敌没有忘记自家的“扬州都督”身份,吃罢朝食,他骑着大食宝马红娘子,在亲卫的簇拥下,踏着积雪,来到了神武军的大营。

    一万八千人马,全都是血气方刚的精壮汉子,在飞雪以后减少了训练时间,让他们有力无处使,索性借着清除积雪的机会,将整个大营里的积雪全都给清除了。

    夜来北风疾,将地面湿润的黄土给冻结了,其间夹杂着因为践踏而泛起的黑泥,一块又一块,点缀其间,让地面更加的斑驳和不堪。

    新年已近,留守大营的最高主官独孤平之下令取消了晨训,可将士们却不领情,依然按时出现在校场上,先是小跑了半个时辰,然后……然后应该是清除积雪,可大营里的积雪早就清理干净了,而近日又没有下雪,倒让他们闷闷不乐,就连丰盛的朝食都没有勾起他们低落的兴致。

    康大王还不错,在家里厮混了几日,然后又回到大营里,并将家中的酒肉等年货拖了一车,给独孤平之等人分了。

    他在扬州安了家,有妻妾和儿女一大家子,明日将回家陪家人守岁,直到来年过了上元节才能归队。

    这是赵大将军允许的,其他人也没有意见。总不能因为他们家不在扬州,就拼着康大王夫妻父子不得团圆吧?

    明日就是岁日,赵政早就奉了赵大将军的将令采购了海量的物资,品种之繁多,也就是常山赵氏的商铺能够供应,换成他家还真是望而却步。

    一帮子大佬闲来无事,便聚在长史独孤平之的大帐中,听康大王口喷白沫地吹嘘,内容大多与赵大将军有关,譬如他曾与赵大将军夜游瘦西湖,一同瓜分了美人,并且赵大将军一怒为红颜,将武厚行给……

    “打住,打住,康将军慎言,慎言,担心祸从口出。对于穆国公武厚行之死,陛下明察秋毫,已有了定论,乃是水土不服,引发了旧疾而不治,同赵大将军没有任何关系。”独孤平之见康大王口无遮拦,连忙制止。

    尼玛,这事情就是皇家的一大丑闻,是大忌讳,因为女帝的强势,武氏一族才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你个胡子不曾饮酒,却在这里揭老底,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你特么要死尽管死远些,可不要连累了赵大将军和某等。

    “长史所言甚是,穆国公是病死,千真万确。”赵政算是赵无敌的老熟人,自然要维护他的利益。

    “病死,病死!”

    “末将也听说了,的确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是啊,在穆国公驾临扬州时,末将曾远远见过一面,只见他印堂发黑,死气萦绕,二目无神,面容枯槁,就如同朽木般,果不其然,当夜就病故了……”

    所有人纷纷开口,力举各种证据,反驳康大王的小道消息,将武厚行之死归结到病死上。

    康大王口不择言,结果成了众矢之的,被人们口诛笔伐,都快被口水淹死了。

    他哭丧着脸,惨叫道:“长史,赵参军,各位同僚,是康某糊涂了,信口雌黄,胡言乱语,幸得各位提醒,将康某从悬崖边上拉回,挽救了某的小命。

    太感谢了!请各位上座,受康某一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