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671章窈娘的兄长

第671章窈娘的兄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武攸暨是武氏族人,相当于女帝一脉算是近支,且贵为亲王,认窈娘为妹妹,可以说一点都不算辱没了她。

    窈娘本无所谓,只要能和郎君长相厮守,白头偕老,她就心满意足别无他求。可近日听秦夫人提起大户人家成亲的各种礼仪,涉及到郎君的颜面,也忧心忡忡,辗转反侧。

    她只是个乡下女子,不曾见过大世面,就连近在咫尺的十里扬州也是第一次前来,哪里知道豪门大户的规矩。她茫然,不知道是否该答应,只好看着她的郎君,等待他的决断。

    “这……”赵无敌不知该怎么说,武攸暨的善意他能感知到,而且这样安排对窈娘很好,可以让她能像常人一样出嫁,不至于留下遗憾。

    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对于窈娘来说更是重要,不仅是可以和郎君喜结连理,长相厮守,也是完成了阿爷和阿娘的托付。

    窈娘为了这个家、也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不想让她心有遗憾,可这一切终究要太平公主首肯,别人无法决断。

    太平公主美目留兮,神情复杂,好半天方才点点头说道:“定王此举大善!既如此,不知窈娘妹妹和安国县公可否愿意?”

    你认人家做妹子,那也要征得人家的同意。这可比不得做买卖,你付了钱,就可以将货物拿走。

    在赵无敌的鼓励下,窈娘起身道:“奴愿意。”

    “好!”太平公主抚掌大笑:“哈哈哈……本宫此番来扬州为安国县公主婚,今又恰逢定王认妹,真是喜上加喜,不亦快哉!以本宫看,也不用再另选他日,不如就在此时此地,定王认下妹子,本宫给你们做个见证。”

    她是大周最尊贵的公主,是九天的鸾凤,一言既出,虽算不得金口玉言,那也是一言九鼎。武攸暨看来已被她彻底收复,哪里敢反对?闻言连忙点头称是。

    大婚之期临近,一切只好从简,窈娘给武攸暨倒了杯三勒浆,呈给武攸暨饮下,又对着武氏老家的方向拜了几拜,接下来给兄长见礼,就算是完成了认亲的仪式。

    武攸暨从怀中摸出一串珠子,颗颗浑圆,晶莹通透,个头倒是不大,但难得的是并非纯色,而是有红黄蓝绿紫五种颜色,交相辉映,霞光流淌,氤氲弥漫。

    “这是什么珠子?下官闻所未闻,还望定王解惑。”郑刺史凑趣道。

    他是个妙人,见定王武攸暨拿出一件异宝,惊叹之余,连忙相问。这样子也是递话茬,让武攸暨说出宝物的好处,为他扬名,谱写一段佳话。

    另外,他的确是好奇,不知奇物的出处。他们荥阳郑家是古老世家,家底殷实,地窖里奇珍异宝无数,可却没有一件与此物相似。

    武攸暨看着手中的五彩珠串,笑道:“此物也是某偶然得之,乃是一位天竺僧人所赠。据他说是天竺那烂陀寺中那株菩提树不知因何原因,在数十年前……估摸着就是大唐高祖武德九年吧,竟结出了五彩菩提子,一共是三百六十棵,待其成熟后竟自行脱落,有僧人拾得发现其堪比金石,且浑圆晶莹,内有霞光喷薄,知其不凡,不敢糟蹋,全都交给了当代佛主。

    其后,这些五彩菩提子被瓜分了,某手中的这一串只有三十六颗,暗合天罡之数。说实话,某一个大粗人,要这珠子何用,今日正好送给贤妹,也算是做兄长的一点心意。”

    他轻描淡写,尽量将菩提子淡化,实际上当时那僧人颇为不舍,若不是为了在神都建一座寺庙而求到武攸暨的头上,可真不舍得将一脉相承的佛珠送去。

    那可是佛祖悟道的菩提树,本就蕴含着佛法的痕迹,到如今已无数年了,可谁人见过五彩的菩提子?

    “这……二兄,太珍贵了,窈娘不敢接受。”窈娘推辞不要。

    武攸暨在家排行第二,因此窈娘称呼他一声“二兄”,本来兄长给妹妹东西,所为“长者赐,少者不敢辞”,窈娘是不该推辞的。可这礼物太贵重了,即便是她这个乡下丫头,也知道这不是凡品。

    武攸暨不由分说将珠串塞到窈娘手里,神色复杂地看了赵无敌一眼,幽幽地说道:“窈娘,不就是一串珠子吗?什么稀罕玩意儿,比起无敌……”

    他想起了在朔方的一切,曾一起豪饮,彼此交心,称兄道弟,其后又是赵无敌让给了他天大的功劳,方才让他得以鲤鱼跃龙门,脱颖而出,得到姑母的青睐,不再被武承嗣和武三思压得喘不过气来。

    在赵无敌决然独自留在朔方,面对默啜十万铁骑前,曾拉着他的手,将家人托付。他曾拍着胸膛发誓,必以家人待之,可结果他却干了什么?夺了他的女人……真是罪孽深重啊!

    他与太平公主虽然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假夫妻,可毕竟是经过陛下金口玉言的夫妻,这样一来,太平和赵无敌就没有了丝毫可能,将遗憾终身,我是什么兄弟啊?

    “窈娘,收下吧!我给你戴上。”赵无敌看出了武攸暨眼底的愧疚和伤感,因此让窈娘收下珠串,以减轻他的负罪感。

    其实他丝毫没有怪武攸暨的意思,不同的时空中,历史的车轮明明已偏离了轨迹,可谁料到武攸暨还是做了太平公主的驸马。

    对此,他能说什么?他又能怪谁?只能慨叹上苍无情,一切都是宿命,至于武攸暨也是一个伤心人。可这一切却只能埋在心里,无法向他挑明,只能让武攸暨继续在愧疚里度过。

    他将珠串替窈娘戴上,晶莹的珠串,雪白的肌肤,五彩的霞光流淌,勾勒出一副绝美的风情,让他的窈娘如同一位天女,多了一种神圣的韵味,不容亵渎。

    太平公主眼神有些不对,看见赵无敌对窈娘的宠爱,竟有些妒忌了。继而,她从莫名的妒忌心中醒来,以手隔着衣服轻抚心口的玉珏,方才平静了心绪。

    这就是她在龙门时趁于赵无敌纠缠时从他身上摸来的玉珏,是他阿娘的遗物,后曾救过她幼子的命,再后来经过她母后鉴定,竟是母后幼年之物,由此牵扯出赵无敌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安公主的子嗣,也成了她的表弟。

    世事无常,谁能说得清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