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619章为郎消得人中暑

第619章为郎消得人中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红日西斜,阳光却依然炽烈,透过古树枝叶间的缝隙泼洒在长廊外,落在地面的青石上,折射出刺目的光,让人头晕目眩。

    阳光炽热,暖风似火。

    满头斑白一脸憔悴的冯主事恭恭敬敬地肃立于阳光下,两手垂在身体两侧,任豆大的汗珠滴落,将衣裳都打湿了,却稳稳当当地站着,都没有拿手擦一下。

    在他的身后是冯夫人和月娥,母女俩也同样肃立,隔得老远都可见汉透重衫,可把赵无敌给心疼坏了!

    这叫什么事啊?!

    好好的一家子人,偏偏要闹得这样生分,难道高官显爵就换来这样的结局?若如此,这官爵不要也罢!吾宁愿和她们逍遥于海外,不受世俗的约束……

    可转而一想到太平公主,立马焉了!太平公主依然身在红尘中,而按照历史的惯性,将在不久的将来遭遇厄运,等待他去度化,怎么可能提前离开红尘俗世?

    赵无敌身份显赫,又是老秦家的姑爷,当门外的仆妇婢女看清楚以后,纷纷拜倒,齐声问好。

    若换做以前,好脾气的赵无敌自然要客套一番,然后每人打赏一些钱财。可冯桂一家还在大太阳地下晒着,让他乱了方寸,顾不上作秀,不管不顾地来到冯桂面前,急促地问道:“丈人来了,直接进去就是,怎么在这太阳底下候着?瞧瞧,一个个都满头大汗,这万一要是有个好歹,可怎么得了!”

    他的一番话,听在众人耳中,心里的反应却不尽相同。

    冯主事心里一松,大口喘气,方才察觉有些心闷,口中也干渴,隐隐泛起苦味。

    冯夫人心中一暖,为女儿高兴。一路上的担忧,一路的忐忑,如今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姑爷没有变心,对月娥的那份心疼,一如当初在新城,没有两样。

    而月娥本是头晕眼花,口干舌燥,单纯凭着透支潜力支撑着,如今听了郎君那熟悉的声音,以及那体贴的话语,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软,朝地上倒去。

    “月娥!”赵无敌身影一闪,不过刹那间就来到月娥身边,也顾不得避嫌,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同时对冯桂夫妇道:“丈人丈母快到屋子里凉快凉快。”

    他抱着月娥一步踏入了长廊,避过炽热的阳光,走向雅舍门户,同时对那些婢女和仆妇吼道:“快去请医士来!”

    “郎君,人家不过是多晒了些时间,心中有些烦躁,身子发软,并无大碍,用不着兴师动众。”月娥并没有昏厥,笑吟吟地看着自家郎君,有气无力地劝道。

    赵无敌见月娥神智清醒,心中稍安,方才止住心中的浮躁,止住了身形,等冯桂夫妇到来后一同进屋。

    冯主事一家本是和秦夫人等一同来扬州,一路之上同坐一艘大船,自然是很熟悉了。

    两位如夫人的娘家人,秦怀安和冯桂两人颇为投机,哪怕是日日见个三五回,依然是礼数不缺,相互拜见。

    而秦夫人和冯夫人略寒暄以后,都将心思放在了月娥身上。宋国夫人出门,不仅是婢女仆妇众多,且有秦大山亲自带着亲卫护送,另外还将府中长期供奉的一位医士派来同行,以供不时之需。

    最为难得的是这位宋国公府上供奉的医士,竟然是一位中年妇人,对医道各科都有涉猎,其间尤其擅长医治妇人之病,颇为难得。

    女医士姿容脱俗,气质飘逸,自打进屋后也就是对众人略颔首致意,并没有因为出现一个年纪轻轻的安国县公而卑躬屈膝。

    她给月娥诊了脉,淡然一笑道:“夫人,这位小娘子只是受了暑气的侵袭,别无大碍,只需饮些消暑的汤饮即可,无须用药。”

    她的话没毛病,赵无敌对她的医术并不怀疑,因为但凡武者,多多少少都懂一点医术,不求医人,但也得自医。

    他能感觉到月娥神智清楚,呼吸也不急促,想来别无大碍,只要喝点消暑的饮品,再在阴凉通风的地方休憩一番,差不多也就行了。

    “郎君,放开我,让我起来。”月娥粉面含羞,红彤彤一片,小声嘀咕,并轻轻挣扎。

    她与赵无敌并未成婚,如今却被他给抱在怀中,若是在背着人的闺房中倒也无不可,可眼前却是众目环伺,包括她的父母,可不把人给羞煞了!

    “咳咳,你到底受了暑气侵袭,也不必太守礼,还是找个阴凉地方躺以躺为好。”赵无敌也有些尴尬,轻轻放开月娥,又怕她身子虚弱,不小心摔倒,两手虚扶,小心翼翼的模样,惹得人们暗自偷笑。

    “好了,海棠,将月娥小娘子抚到我房中休息,再按照胡先生的吩咐,拿些消暑的药汤,好生伺候,不可懈怠。”秦夫人吩咐道。

    海棠扶着月娥转过屏风,进入里间,医女胡先生见那少年贵人似乎不放心的样子,也跟着进去。

    赵无敌重新给冯桂夫妇见礼,慌得冯桂连称不敢,可在赵无敌的坚持下,到底是受了礼,不曾做出翁婿对拜的闹剧。

    礼毕,赵无敌暗自寻思,秦夫人要在扬州购买宅院作为秦家的别院,好热沫儿有个出嫁的地方,那么冯主事莫非也是做这样打算?

    可是,以冯主事的身家,别无多少积蓄,要在扬州购买宅院可不轻松。

    他提出心中的疑惑,冯桂点点头,果然是做此打算,而且一并托付了秦家所找的中人。不过,他无法子和老秦家相比,只能置办一所小院作为月娥出嫁之地,以后,就算是冯家给闺女的嫁妆,归月娥所有了。

    在这扬州繁华之地,即便是一所占地三四亩的小院,所需钱财也不是个下数目,恐怕冯桂已倾其所有,说不定在离开神都前都举债了。

    得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妻妾,赵无敌怎么忍心再让丈人家破费?老秦家还好说,家底子殷实,一所宅院算不了什么,可对于冯桂这样的清流,可负担不起。

    他想起了赵六的话,心中有了计较,便轻笑道:“几位长者,为了无敌的婚事不远千里,长途跋涉,这份关爱无敌谨记心中,此生不敢忘怀。”

    他说到这里,顺势朝秦夫人、秦怀安、冯桂夫妇一一拜谢,其情也真,其意也切,让众人都很是满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