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99章飙歌

第599章飙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营内外,吼声如雷鸣,惊飞了飞鸟,震动了长空。

    守在低矮茅屋中躲避酷暑的老弱妇孺们,更是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怒吼”声来自折冲府大营,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太可怕了!故老相传,乱兵啸营,将爆发一场大动乱,到头来受苦的还是穷苦人,被乱兵杀戮和祸害,恐怕就连茅屋都保不住了,可让人怎么活?

    山呼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就连赵无敌都不淡定了!被人夸耀的确是一种享受,没人喜欢整天被人骂,除非是变态亦或是沽名钓誉者。

    夸耀是好事,可其间也要有个度,不能太过份。譬如此时,整个扬州折冲府的府军都在歌唱和赞美安侯爷,却只字不提女帝,未免不妥当。

    做臣子的一旦声誉和影响力超过了帝王,那么将必然遭受帝王的猜忌,也就是常人说的“功高震主”,呵呵,离死已不远。

    赵无敌是个聪明人,也曾见识过大明的黑暗岁月,为人低调而又谦逊的戚继光,都因为功劳太盛而遭到权臣的忌惮,暗地里设置各种障碍,让戚继光在北方举步维艰,无法大展手脚。

    他可不想被女帝猜忌,以至于“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不就是些虚名吗?某家又不是那些死读圣贤书的书虫,把虚名看得比性命还重。

    头可断,血可流,气节不能丢。这些书虫也不想想,脑袋都没了,气节有个屁用!不仅自身身死道消,还连累家人丢了性命,何苦呢?

    赵无敌大步向前,朝将士们微微颔首,随即扬声喊道:“大周万胜!”

    “大周万胜!大周万胜!”

    “万胜!万胜!万胜!”

    众军齐声改口,应和安侯爷,大拍女帝的马屁。

    音波浩荡,震动了长空,体内的血也渐渐沸腾,赵无敌不由得聚气凝声,高唱起老秦人的战歌……

    “赳赳老秦,

    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

    复我河山。

    血不流汗,

    誓不休战!

    西有大秦,

    如日方升,

    百年国恨,

    沧桑难平……”

    在历代王朝中,赵无敌最向往的就是大秦和盛唐,而对于被史家所推崇的大汉王朝,除了一个汉武以外,余者都不足而论。

    秦与大唐,俱都是以武立国,崇尚武力,举国之兵结束了乱世,立国后没有贪图享受,马放南山,而是将眼光看向了域外,一次次兴兵讨伐四夷,欲打到天的尽头,为后世子孙建立一个没有战乱的天国。

    苍凉的战歌引起了人们的共鸣,纷纷加入其中,就连郑刺史这个文臣也被感染了,眼中水雾弥漫,心中却被沧桑填满,情不自禁地跟着吟唱。

    “……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所有人都挺直了脊梁,握紧了刀兵,仿佛跨越了时空,出现在荒凉的大漠中,斩下敌酋,血染征袍,用血肉筑起大唐的丰碑!

    此时此地,赵无敌唱起老秦人的战歌,实际上是不合时宜的。因为此刻大唐已被大周取代,淹没在时间长河中,成为了一朵逝去的浪花。

    而且,女帝之所以取国号为“周”,就是自认为是周之后裔,为天下正统,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

    可昔年存世八百年的大周王朝是怎么灭亡的?这并非是什么秘密,读书人都知道。

    秦王扫六合,荡平的不仅仅是六国,还有苟延残喘的周王室。赵无敌大肆赞美老秦人,岂不是在戳女帝的心窝子、诅咒武周将灭国?而且,老秦人的战歌中颇多犯忌之言,什么叫“复我河山”?这不是明目张胆要匡复李唐吗?

    赵无敌一时头脑发热,还真没往深处想。也不知歌唱了多少时间,人们的激情得到了释放,且是盛夏时节,本就口渴难耐,一番吼叫后更是口干舌燥,唾沫星子都没了,方才停了下来。

    康都尉小心地在前引路,将安侯爷迎进了大营,至于郑刺史不用客气,反正差事没完,撵都撵不走。

    扬州折冲府满编一千人,朔方一战折损了两百多,不过早就补满了。

    他们是府军,同爵爷一样也是世袭制,父死子承,兄终弟及,死了两百多,自有其兄弟和子嗣添补。

    整个折冲府的将士全都出动了,除了门前的两百人,余下的都在大营中列阵,一排排,一列列,各举刀兵,肃然而立,等待着侯爷的检阅。

    安侯爷出身扬州折冲府,一战而封神,如今回“娘家”,怎么也得要给足面子。

    赵无敌一边走,一边朝众人示意。能得到众军的拥戴,对他的大业有极大的好处。眼前虽然大多是些小卒,最高的也只是果毅都尉,可谁能断定今日之小卒将来不会成为都尉?

    他相信奇迹,因为他自身就创造了最大的奇迹。而纵观古史,从小卒成为大将军的故事并不少见。

    卫青落难时不过一马奴,关羽贩枣、张飞杀猪,就连岳武穆不也是从小卒干起?更别提汉高祖出身一亭长,刘大耳朵编草鞋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赵无敌在人群中穿行,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早就忘了恐怖和不安。

    他边走边看,接受着将士们的欢呼,走走停停,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此人乃是他在朔方的熟人周豪,曾指点其操纵八牛弩,交谈后得知二人竟然住的极近。直到赵无敌离开大队人马提前回京迎战大自在,方才分开,其后再也没有见到。

    曾一起驻守城墙上,一同杀敌,而今再次相见,赵无敌心中格外的高兴,上前一拳击打在周豪肩头,大笑道:“好小子,咱们都住在月落湖畔,就隔着一个月落湖,都快三年了,你都不曾去看过我。”

    周豪站在一队将士的前面,原本很拘束,想上前、却又迟疑了,而今见侯爷主动相认,且言谈自然、举止亲热,不由得也放下了心中的包袱。

    他咧着大嘴,露出憨厚的笑容,道:“侯爷您现在可是贵人,小的怕扰了侯爷的清静,哪敢登门……”

    他说的也是实情,赵无敌不再是那个府军少年,而是大周的侯爵,身份何其尊贵?他周豪与赵无敌之间的距离,那就是天与地的距离,根本就高不可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