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94章请君入大营

第594章请君入大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安侯府邸的会客之地,前厅中门窗洞开,可以看到老树婆娑,竹影摇曳,几簇山花开得正艳,招惹来三五蝴蝶流连嬉戏,不忍离去。

    强劲的风自山中来,穿透一片又一片林荫,从洞开的门窗中灌入,让偌大的前厅中清凉阵阵,没有了盛夏的炽热和浮躁。

    郑刺史跌坐于竹席上,清凉的山风将他的胡须吹得飘来飘去,可他却依然炽热难耐,头顶上白气袅袅,大滴的汗珠滚落,将衣袍都湿透了。

    这也难怪,大热天的穿着盛装,将刺史的官服一丝不苟地套在身上,又赶了好几十路,加上心浮气躁,就成了这副狼狈模样。

    赵无敌着一领雨过天青色的圆领轻袍,一头青丝随意地挽了一个髻,拿一根竹簪綰住,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游学的士子,而不是大周的侯爷。

    “郑刺史,大热天的劳烦你一再奔波,本候真是过意不去。”赵无敌大老远地开口问候。

    郑刺史一骨碌爬起来,连忙躬身拜见,做足了礼仪,然后偷眼打量了一番,陪着笑脸问道:“看侯爷神采飞扬,如玉树临风,看来是大好了,下官为安侯贺!为大周贺!”

    赵无敌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坏了。他闭门谢客多日,加上早就对窈娘坦白,也就放松了警惕心,并没有保持“病态”。而今,他太匆忙,以至于忘了自己还是一个病人,就这样大模大样地见郑刺史,接下来该如何圆场?

    他的反应的确快,电光火石之间就有了对策,大笑道:“哈哈哈……郑刺史有所不知,本候的病情比较奇怪,时好时坏,且没有规律可寻,一直处在反复中。郑刺史还别不信,你别看本候现在跟没事人似的,说不定下一刻就复发了。”

    有这样的病?郑刺史在心中嘀咕。他不相信世间会有这样的病情,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额头莹白,眼神清澈,两腮带着一抹微红,走起路来脚步有力,可谓是龙行虎步,会一转眼就扑倒在地,面色黧黑,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这是生病吗?这特么就是唱大戏,说哭就哭,想笑就笑,需要生病就生病……

    想到这里,郑刺史恍然大悟,似乎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所有的迷雾都散了,露出了真相。

    感情我们这位安侯爷是装病,以此来欺瞒女帝,好继续赖在扬州乡下,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

    这太胆大了!简直就是耸人听闻,让人寒毛倒立,却又冷汗淋漓。

    他再次偷看赵无敌,只见这位安侯爷泰然自若,云淡风轻,丝毫没有内疚疑惑惊骇的意思,仿佛是他猜错了,侯爷是真的病了,且时好时坏、反反复复。

    郑刺史暗暗挑大拇指,大赞:“高,实在是高!这才是高人风范,指鹿为马,李代桃僵,不但糊弄了别人,就连自家都相信了。

    挂不得人家年未弱冠就做了侯爷,而他苦读了半辈子的圣贤书,却进入不了女帝的法眼,到临了还是仰仗这位侯爷得了扬州刺史的位置。

    安侯爷,从今往后,您就是吾之师也,不管您认不认,反正某在心中认定了!”

    赵无敌见郑刺史很识相,并没有在他的病情上面过于纠缠,看来也是一个明白人,也就没有上演倏然扑倒的剧情。

    “使君冒着烈日前来,不知有何要事?”赵无敌问道。

    “侯爷身体有恙,下官本不该登门打扰。”郑刺史先告了罪,继而话锋一转,苦着脸诉道:“宫中有天使到扬州,带有陛下给侯爷的圣旨,可不知为何,天使却不肯来侯府宣旨,而是要下官来将侯爷请到扬州折冲府大营。据天使之言却是陛下的意思,下官不敢过问,只好前来请侯爷移步!”

    什么情况?

    女帝来了旨意,本是赵无敌的期盼,想早点尘埃落定,再为下一步行动做准备。

    对于女帝的旨意,他实际上做了两手准备。因为对于这个千古唯一的女皇帝,他从内心里是保有一份警惕心,不敢等闲视之。

    这就是一个不遵循规矩的人,干事情从来都不能以常理揣度,对此番的称病请辞,并没有一份把握可以蒙混过关。

    女帝若肯应允,那自是再好不过,从此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他将打造一支无敌的舰队,纵横茫茫大海之上,横扫海外,打下大大的一片疆域,将家人和族人安排在那里,远离中土战乱。

    可若是女帝不准,那么他也无法就此翻脸,反出大周,去海外做那逍遥神仙。

    以他赵无敌今日之修为,加上常山赵氏这个巨无霸势力,以及其他与常山赵氏相交甚好的圣地和山门,将这些力量凝聚在一起,将是一股足够改天换地的力量。

    他们要想回师出海,远走海外,整个天下都无人能挡。女帝麾下纵然能调动百万大军,可一旦与古老圣地开战,首先是五姓七望等世家会倒戈,再者以圣地的影响力以及在俗世中安插的棋子作用下,天知道女帝的百万大军中会有多少战斗力?

    赵无敌可以带着家人和族人扬长而去,并且断定了女帝不会因此而与他翻脸。另外,女帝的大军不会出动,那些敌对传承也不会拦阻,将恭送他们一路走好。

    天下的资源是定数,而洞天福地更是太少,并不是每个古老传承都有常山赵氏那样的底蕴,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

    常山赵氏这样的巨头要走,舍弃中土的洞天福地,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在以后的资源争夺战中,将少一个强大的敌人,从而多分一杯羹,何乐而不为?

    至于常山赵氏要独霸的海外,那就是不毛之地,除了张仲坚那个脑子有问题的蛮子,谁回去那种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至于传说中的海外仙山,他们已经彻底不相信了,认为就是某些居心叵测的先人为自己的大敌挖的坑,目的就是将大敌给坑死。

    徐福找到了仙山,在瀛洲称王,可那又怎么样?没见自大隋起就有瀛洲人来中土朝见,那个惨样子跟山林中的猴子也差不了多少,会是从神仙地走出的人?

    一个天大的谎言,欺骗了一个纪元,再也没有人会相信了。

    而今,又遇到常山赵氏一门傻子,可把他们给乐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