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91章龙脉复苏

第591章龙脉复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已是盛夏时节。

    阳光如火,恣意炙烤着大地,满山苍翠都扛不住了,全都耷拉着脑袋,在苦苦煎熬中期盼着日落时分尽快到来。

    唯有月落湖依然氤氲蒸腾,烟波浩渺,被风一吹,散发出清凉意,让人忍不住想钻入水中,与那游鱼作伴,逃避难耐的酷暑。

    安侯府邸,坐落在龙山脚下,月落湖畔,以满山苍翠为背景,面对着云蒸霞蔚的大湖,景色极佳,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可堪是一处风水宝地。

    这其间颇有些讲究,扫尘老道曾来过此地,拿个破罗盘四处走动,府中各地、大半个龙山以及偌大的月落湖,都留下他的足迹。

    老道曾立于一座山巅一日一夜,两目如电,精光四溢,观周天星辰变化,看眼前山水大势,最后,捋着随风舞动的白胡子喃喃道:“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遭虾戏!

    九十九条龙脉汇聚此地,每一座山峰都是一条幼龙,而月落湖传说是天月坠落之地,其中有月华之精髓聚集,幼龙靠月华之精孕养,天长日久,将有天龙出世,震动诸天。

    可这月落湖却一直被大凶霸占,独自享受月华之精,让九十九条龙脉阻隔,无法成长。

    而今,大凶被除掉以后,龙脉在复苏,在吸食月落之精髓,都能感知到龙脉的脉动,假以时日,天龙出世,飞龙在天,将迎来一个古之未有的大世。

    而安侯府邸就坐落在飞龙之地上,莫非……他将……”

    扫尘老道看看天,看看神都方向,虽然是晴空万里,白云悠悠,不曾有天雷降下将他给劈死,可出于某种禁忌,还是没有把心中的猜测全都给说出来。

    龙是什么?

    在道门传说中,龙是天物,一出生就是仙,不属于人世间,哪怕是人世间的特殊地势孕育出神龙,一旦出世也会立即被接引入天界。

    而对于俗世中人来说,龙是权利的象征,譬如皇帝就自称是真龙天子,受上苍之命统御天下万民,受世人膜拜。

    皇帝是真龙天子,他的子孙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龙子龙孙,也就是说皇帝一家都不是人,而是另一种只在神话中出现过的生物,一种高级生命体,血脉高贵,该当受世人膜拜。

    皇帝是真龙,而皇后则是另一种传说中的高级物种凤凰,龙与凤两种天物碰在一起,那就如同是天雷勾动地火,天地交汇,阴阳相合,诞生下一个又一个龙崽子。

    可是恰如皇权更替一样,帝王终究只有一个,余者能捞个王爷混吃等死都算是幸运的了。

    皇帝的子嗣太多,可真龙幼崽只能有一头,如何将神话编得圆满,以免让万民起疑心?

    皇权的确是可怕的,拥有无穷无尽的魔力,对于“皇帝真龙论”这个神话,无数人开动脑筋,给弄出一个龙生九子的神话。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这话说的就是真龙生了九个子嗣,每一个子嗣都长得截然不同,有喜欢驼石碑的,有喜欢守在屋脊上的……

    这九个龙的子嗣,但从外表上是真不敢相信出自龙和凤这两种天物所生,可既然龙凤都不反对,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九个丑儿子,其他人何必咸吃萝卜淡操心?

    真龙仅有九个奇形怪状的子嗣可不行,还得要一个真龙幼崽存在,好继承大统、统御整个天下。

    龙凤生九个怪物和一个真龙幼崽,其中的真龙幼崽将被特殊对待,将成为继承人,待老龙被天光接引进入天界以后,接过他的权利衣钵,统御天下。

    龙这种生物是不讲究一生只爱一只凤的,他不挑食,口味很杂,一点都不讲究,遇到什么都能吃。

    因此,皇宫中除了真龙幼崽和九个怪物以外,还会诞生诸多龙子。不过,受凤凰的威压,不会有真龙幼崽降下,基本上都是些蛟龙之流,甚至是大蛇、蟒和王八。

    真龙是帝王的象征,就连诸多龙子都不能僭越,何况是他人?在当今之世,谁人要是被称为有真龙之相,绝对不是好事,将大祸临头,死无葬身之地。

    大好江山,疆域万里,为一家一姓所独有,岂能甘心拱手让人?

    因此,龙山复苏,将孕育出天龙,一旦为世人所知晓,可想而知,将给赵无敌带来多大的麻烦?

    扫尘老道为了掩盖这惊天之密,断然住口不语,将秘密咽下肚子里,就连赵无敌都没有告诉,打定了主意把此秘密同他一起葬下。

    盛夏时节,大日高悬,赤云万里,天地间热浪滚滚,各种生物纷纷潜入阴凉地,躲避炽烈的阳光。

    远山苍翠,大湖湛蓝,烟波浩渺,水汽袅袅,隐隐有一丝丝紫气自大日中飞出,落入月落湖中。

    安侯府邸依山傍水,占地极广,府中因地制宜,借助原本的地势,于起伏中修建了亭台楼阁,在各种树木花草的掩映下,将江南的清秀和俊雅渲染得淋漓尽致。

    府中重檐飞挑,佳木葱茏,成片的竹林、枝繁叶茂的大树将炽热的阳光给遮挡住,留下一块块阴凉地,并有清泉汩汩而出,汇聚成一池清凉,继而,漫过了青石池壁,朝低处流淌,冲刷出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流。

    林荫下,有小鹿在溪流中饮水,有黄犬趴在青石上歇热,吐着长长的舌头,时而舔一口清凉的泉水,闭眼摇晃着脑袋,看上去好不惬意。

    赵无敌自打向窈娘坦白后,知道真相的窈娘丝毫没有生气,反而心疼起郎君,整日里待在昏暗又密不透风的屋子里,可把他给闷坏了!

    加上天气渐热,这处院落本是安侯府中最华贵之地,富丽堂皇,巍峨雄浑,本来是作为侯爷的起居之地,可如今却不耐暑气侵袭,对“病人”不宜。

    侯府中自然有专门修建的消暑之所,就在侯府后院靠北的地方,本是一处山洼,四周大树婆娑,枝繁叶茂,遮断了天空。

    佳木葱茏中,有一挂银瀑泄下,汇聚成半亩方塘,水流自山洼中穿过,流向不远处的月落湖。

    方塘中种有荷,正是花开时节,红的妖艳、白的圣洁,从一片碧绿中脱颖而出,争相怒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