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90章作茧自缚

第590章作茧自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女帝将赵无敌选做未来大周护道人,加上对安公主的愧疚,以至于对他格外恩宠,哪怕是他提出为已故去两年多的亡父守孝三年这样近似任性的举动,也毫不犹豫地恩准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赵无敌,这个安公主留下的唯一子嗣,女帝与其说视之如臣子,不如说更多的是将他当作自家孩子。

    对于自家孩子,做父母的谁不是尽情宠着?哪怕是偶尔犯了些错、耍点小性子,父母谁会真个和他计较?左不过是一笑了之。

    赵无敌不愿为官,要回扬州乡下,替他那已逝去两年多的老父守孝三年。对于他如此行事,不说如今的礼与法,就是翻遍古史都不曾见,曾引起朝中不少老夫子议论和指责,斥责其是“竖子,不学无术,当不得人子!”

    可就是这么个不合礼法的古怪请奏,堪称奇葩,为士族所不齿,但却偏偏打动了女帝的心,让她不顾朝臣的反对,力排众议,一意孤行,批准了如此荒诞不经的请求。

    女帝想将安公主的遗骨迁往长安,葬入安陵中,可却因为太平公主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断了念头,不再提起。

    让一个李唐皇家的公主飘零在外,一坏黄土葬下金枝玉叶身,而长安城外的终南山中那宏大的安陵中却只有些许衣衾,空置在凄风冷雨中。

    女帝可谓是做出了极大的让步,甚至是此生不曾有过,这一切绝非是因为赵无敌的战功。

    自她同先帝于朝廷上并称“天帝天后”开始,到如今已执掌天下权柄数十载,其间用过太多的名臣,就是御敌边关斩首无数的大将也不知凡几,可谁人敢和她讨价还价,让她让步?

    她是亘古以来的第一个女皇帝,亲手开辟了一个皇朝,并且,她还要做千古一帝,文成武德,疆域万里,威震四海八荒,凌驾于历朝历代的帝与皇之上,独霸这一部古史。

    她居万象神宫丹陛之上,睥睨整个天下,看群臣、谁敢不服?哪个敢讨价还价?

    可偏偏就有人向她提出荒诞不经的要求,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还答应了。

    这让群臣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直以为是错觉。

    对于群臣的疑惑和不解,女帝冷笑,却不屑解释。

    井底之蛙,一辈子面对的就是井口那么一小片天空,如何能理解苍鹰的世界有多大?可苍鹰有义务给井底之蛙解释吗?

    鹰击长空,眼中是无穷无尽的大世界,恨不得一展翅就是千万里,而井底之蛙不过是它生命中的过客,再也没有相遇之期。

    女帝对赵无敌可谓是恩宠有加,自然希望他早点回到神都,在她阶前听用。

    她当日准允赵无敌回乡守孝,其实也是一种约定。给你三年自由时间,马放南山,卸甲归乡,了却你的心愿。

    至于你是真心守孝,还是少年心性,不惯于在朝堂上受拘束,想借机偷懒,在家乡逍遥自在,女帝并不关心。

    但三年守孝期满,就是约定到期之时,赵无敌就该遵守约定立马启程赶赴神都,到女帝身前为她效忠。

    可赵无敌却偏偏不想去神都过那鸡鸣即起上朝点卯的生活,而一心想扬兵海外建立一片净土,故此不惜串通门下叶医士装病,并诱导扬州郑刺史代为上书,祈请女帝恩准居家养病。

    这可是欺君之罪,也就是赵无敌干得出,换做他人哪怕真给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如此行事。

    他在宏伟的安侯府邸中养病,待在昏暗的屋子里,窗户上挂上厚厚的帘子,将阳光和风全都隔断。

    这是窈娘的吩咐,故老相传,病人可不敢见风,且叶医士说过侯爷是忧思过度,需要静养,那就给挂上不透光的帘子,以免阳光太灿烂,惹得侯爷心烦。

    赵无敌此番病得奇怪,倏然间说病就病,都没有半点征兆,可把窈娘给急坏了。

    自打赵无敌归乡后,窈娘的心里喜滋滋的,俏脸上就没断过笑容。一个家里只有有了男人,才有家的样子,而这个男人还是她打小就喜欢的,彼此知根知底,心心相印,还有什么可求的?

    她自认为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也曾在午夜醒来,对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憧憬着以后的日子,夫唱妇随,携手白头。

    自打郎君“病”倒后,窈娘一直侍奉身侧,煎熬汤药,并亲自试药,亲手一口一口地喂药。一连数日下来,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原本丰腴的脸颊又变得瘦削了!

    赵无敌心中不忍,有一股浓浓的负罪感在心中萦绕,终于忍不住向她和沫儿坦白。

    窈娘直翻白眼,自家郎君也太胡闹了,没事干装什么病?这药是乱吃的吗?好好的人,没病没灾的,整天乱吃药,搁谁受得了?

    “窈娘姐姐,真没事,这药只是些清热败火的寻常药物,大热天的喝了正好败火。”赵无敌见窈娘担心,眼圈都红了,眼看泪珠就要滚落,急忙给她解释。

    同时,他对沫儿问道:“沫儿,前番我病了时,你急得什么样的,要死要活的,可这回却一点不急,该吃吃,该睡睡,莫非是不喜欢郎君我了?”

    沫儿撇嘴,不屑一顾地说道:“嘁!郎君莫非忘记了妾身可是医者?就叶医士每日给郎君抓的药,妾身一眼就能看出您根本就没病。

    也不知道您是在设什么局,打算谋划谁呢?妾身一直没戳穿,就是想看看您要骗窈娘姐姐到几时?还好,今儿您坦白了,总算没让妾身失望。”

    赵无敌给了自己个一巴掌,光顾着装病,却把这茬给忘了。沫儿丫头本就是个医者,装病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不该瞒着她,而是应该将她给拉进来一起设局才是。

    他再看看瘦削了好些的窈娘,心中越发地懊悔,一激动就要起身下床给窈娘陪不是。

    沫儿连忙按住他,急道:“别,郎君既然要装病,那就得把这戏做足,做完,否则岂不是半途而废?不但前功尽废,而且,万一传到女帝耳中,可没有您的好果子吃!”

    赵无敌听了沫儿的话,绷着的身子渐渐放松,长叹一声,倒在大床上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