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557章月落湖边守坟人

第557章月落湖边守坟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新年已过,眼下进入了归元三年。

    江南的春日总是要来得早一些,大日高悬,清风徐徐,泥土也恢复了酥软,鸟雀在欢快地鸣唱,就连柳枝上也泛点新绿,毛茸茸的,嫩嫩的,看着煞是喜人。

    扬州城外,东三十里,湖波荡漾,水雾弥漫,更有山峦起伏,连绵不绝。

    这片山地中,一共有九十九座山峰,聚拢成一朵莲花状,透着不凡的气息。

    山峰俱都不高,也不够险峻,几无悬崖和断壁,看上去毫无巍峨和雄浑的气势,但却多了一种清秀和柔媚,正如江南的女子,别有一番风情。

    在靠近月落湖的方位,一处地势稍平坦的坡地中,有一片坟茔,刚刚培了新土,并用青石做了修饰。

    此地地势极佳,背靠龙山,面临月落湖,且是一块向阳地,作为坟茔,将给子孙带来福荫。

    其旁搭建有三间茅屋,草色和木板皆很新,并没有刻下风雨侵袭的痕迹,室内陈设也极为简陋,除了必备的用品,再也找不到一件奢侈的东西。

    此地就是月落湖赵家的祖坟,是赵无敌这一分支祖先的埋骨之地。原先不过是几堆黄土堆,而今因为子孙中出了赵无敌这个侯爷,不能太过寒酸,方才着人修缮一番,并新立了碑文。

    人生一世,于红尘中忙忙碌碌,所求不就是为了荣华富贵光宗耀祖吗?

    赵无敌也不能免俗,既然决定与前身融合为一体,继承他所有的责任,那么既然做了侯爷,如何能不让祖先风光一番?

    不过,经过修饰过的赵家祖坟,在扬州崔刺史等人眼中,还是觉得太过寒酸了,与侯爷的身份殊为不配,并侧面询问,是否侯爷手头不宽裕?若是缺少些阿堵物,尽可开口,他们皆愿为侯爷解忧。

    可他们的好意被赵无敌婉拒,只好连连慨叹,称赞侯爷太过清廉,可为世人之师表,流传百世,成为一段佳话。

    赵无敌得武后赏赐颇为丰厚,还不至于在为祖先修缮坟茔一事上捉襟见肘。另外,常山赵氏总管扬州一路生意的赵六曾来拜见,说上家主传来法旨,扬州城中赵家买卖上的所有钱财,侯爷若有需要皆可动用,并且,从今往后,扬州一路生意上的收益中,将提出三成归侯爷所有,算作家族对侯爷的补偿和份例。

    可别小看这三成收益,那将是一个可怕的数字,一年所得就是扬州全部赋税的十倍以上。就这还是扬州这样的富裕之地,若换成那些偏远的州府,恐怕就是自大唐开国以来的所有赋税,也赶不上其一年的份例。

    赵无敌并不缺少钱财,也不是对祖先不孝,但却不肯大兴土木,修建坟茔。

    对此,窈娘和沫儿也曾发出疑问,可赵无敌却说道:“水满则溢,月满则亏,万事要留一份余地,不可太过。想我扬州赵家累世为府军,祖祖辈辈终日里为缺衣少食而操劳,虽贫穷但却从未忘却心中存有善意。

    而今蒙天后恩德,赐我以侯爵,更该诚惶诚恐,并将天后之恩泽广施于乡邻,也强过替祖先修建奢华的大坟,想先祖在天有灵,也必不会怪我。”

    他做如是说,也算是实言,不曾作伪,可却有所保留,并未对她们和盘托出。

    在他想来,母亲出身高贵,乃是大唐的公主,可母亲最幸福的时光却是和父亲和他一起度过的。

    那时节,日子虽过得贫寒,甚至是家无余粮,可母亲却很满足,并不曾埋怨,就连在鸢儿出生时,母亲处于弥留之际,眼中也只有不舍,却无一丝悔与恨。

    母亲想来是不愿做那困守神都城中、锦衣玉食但却终日惶惶不安的公主,而宁愿待在扬州城外,守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做一个农家妇的。

    ……

    赵无敌自那日离开神都,乘大船顺流而下,转汉水,入大江,继而又该乘车马,历时一个多月,方才回到扬州。

    他此番并非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而是回来守孝的,因此谢绝了扬州大小官员的相邀,就连扬州城都没有进,直接回到了月落湖边的家中。

    归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了些酒肉,酬谢了乡邻。当日,便命人在祖坟旁搭建茅屋,作为守孝之地,以至于都没有进家门。

    三间茅屋,就是赵无敌今后三年的住地,而窈娘曾向他请罪,说未曾照料好家翁,请郎君责罚。

    赵无敌看着这个与太平公主有几分相似、且酷似他前世妻子的女人,长叹一声,强行扶住她坐下,然后郑重其事地跪下,拜了她一拜。

    赵无敌的举止太过突然,不说沫儿等目瞪口呆,就连窈娘都差点被吓死,连忙拜伏于地,连连请罪。

    赵无敌抓着窈娘的胳膊,凝视她如星辰般的眸子,道:“姐姐,不要这样子,我会心疼的。

    再说了,你有什么罪?

    无敌一去三年,是姐姐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替无敌在老父面前尽孝,给他送终,并料理了后事。

    姐姐你就是我赵家的大恩人,是无敌亏欠姐姐太多,区区一拜何足以偿还万一?但请姐姐端坐,受无敌一拜!”

    窈娘心中一酸,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郎君去了三年,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终究是长大了!

    至于赵无敌发生了诸般变化,知道心疼人,知冷知热,不再木讷寡言,她倒是没有多想。

    人长大了,总会有各种改变,再者说那个少女不喜欢自家郎君知冷知热地心疼人,反而喜欢一个闷嘴葫芦的?

    她看见赵无敌又要下拜,连忙还礼不迭,星乐小丫头见他二人拜来拜去,也不是个事情,于是忍不住开口道:“我说叔叔师父,师娘,你们两人这样拜来拜去,就算是拜堂也尽够了,也该起身端坐,好让我们小辈拜见一番才是!”

    窈娘给闹了个大红脸,以袖掩面,都没脸见人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赵无敌倒无所谓,讪笑着将窈娘给扶起,正待一一引见,那边厢小鸢儿歪着脑袋,眼中怯怯地瞅着他,迟疑地问道:“你真是我哥哥吗?”

    “鸢儿,我是你大兄,在朔方的日日夜夜,大兄都在想着鸢儿,一转眼,都长这样高了。”赵无敌看着鸢儿,不由得想起他在大明的一双儿女,眼中慢慢升起水雾,变得模糊。

    “哥哥,鸢儿也想你!”小丫头得到确认,不再怯怯的,扑进赵无敌怀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