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寻宝师 > 第十八章:破敌

第十八章:破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见异变突起,季老板也是一愣,停下手中弹奏。

    可我不会给他发愣的机会了。我提起剑,朝他一指。

    “你说得没错,怨灵的力量可以借助法器获得巨大的力量。”我咬着牙关,一字一句地说道,“但是,驱鬼人也同样可以使用驱鬼道具。”

    手中的剑越来越沉重,我仿佛感觉全身的力气都汇聚在剑尖之上,“我一定能赢。”

    季老板冷笑一声,抱琴霍地站起,数道白烟朝我呼啸而去。

    他或许算准了我会持剑朝他冲来,于是选择了广谱的攻击方式,数道白烟如狼似虎,就像数条魔爪一样把我的前路封得严严实实。

    此刻我距离季老板还是非常遥远,我想要杀过去,就得冲过这数道白烟。而在这之前,季老板已经把他的身前防得严严实实。

    然而,我却选择了一个常人绝对想不到的做法。

    在那惊雷闪过的瞬间,我把再临剑朝季老板当脸飞了过去。

    电光闪烁,迅雷惊天劈地。在那瞬息之间,电光中闪过更耀眼的剑光,再临剑重重地朝“白书人”的头部刺去!

    季老板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远距离把长剑投掷出手,愣了一瞬才大叫出声,侧身闪避。然而飞剑来得太突然,剑尖还是擦过他的脸颊,打落他的面纱,在它的脸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隐相面具”瞬间出现在季老板的脸上,那面具发出骇人的惨叫,边缘“咔嚓”一声,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纹。浓黑的鬼气从裂纹中渗漏出,一股黑烟暴起腾空,紧接着消失在空中灰飞烟灭。

    “啊!”面具受损,季老板再也无法维持白书人的模样,他捂着脸痛苦地撕吼了起来,重新变回了那个清秀的长衫马褂说书人。

    古琴,白烟,这些和白书人有关的意象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趁着季老板呻吟惨叫的这个瞬间,我急忙冲到对面,捡起了再临剑。转瞬之间,季老板也回过神来,转身怒视着我。

    “可恶,你竟然飞剑偷袭!你这个粗痞的人,竟然打裂了我的面具!”季老板的手从脸上挪开,他怒不可抑,身上鬼气暴走,双手变幻为焦黑的鬼爪,尖叫着朝我扑来。

    季老板的这一击积累了十成十的力量,整个酒吧废墟都为之沸腾,空气发热发烫,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那个火海。

    我看了看不远处的奶奶,心中却一片平静,毫不恐惧亦毫不闪避,双手握住剑柄,挥动手中剑正面迎击。

    再临剑破空,立刻便发出名剑般嗡鸣之声,剑势如大江奔涌,如飞龙腾空,气势雄浑,比之季老板变幻出来的炽热火海也不差分毫。在黑夜之中,剑光倒映电光,火光交织着寒光,两股力量在废墟中激荡纵横,季老板张牙舞爪朝我扑来,我亦挺剑朝眼前的恶灵呼啸而去。

    两人身影交错,在季老板的眼眸中,映出一双血红的瞳仁。那正是我的眼眸。

    这是开山裂石的一剑。

    怨灵的身体不受物理攻击,季老板身上的鬼气更是凌厉锋锐。然而当再临剑剑身碰到季老板身体的时候,却如同斩瓜切菜一般。

    剑势如虹,我一挥手,季老板的右手赫然断裂,再被我甩到半空,最终重重地坠下。

    “这不可能……”季老板站定,看着自己的断臂愕然道。

    “一切怨灵,在这把剑的面前都不足一提。”我冷冷地说。

    “这是什么剑……为何这么邪门?”季老板惊魂未定,开口问道。

    “这把剑是白书人费尽心思寻找的神物。”我步步紧逼,“法器可以提升鬼魂的能力,所以有了隐相面具的你所向披靡。但是,有了这把宝剑的我也绝不胆怯。”

    再临剑修长的剑身在黑夜中闪着名剑独有的熠熠寒光。

    “我曾经自卑,觉得黑白两人遥不可及。但是在你伤害我的奶奶的那一瞬间,我的自卑才真正转化成自强的动力。”我握紧再临剑的剑柄,“在那个瞬间,我发自内心地希望能打败你,而这把剑回应了我,从虚空中突然出现。”

    这次轮到季老板一步步后退了。

    “你是想说你代表了正义,我代表邪恶,所以神剑回馈了你吗?”季老板盯着再临剑,捂着断手退到墙边,“你今天多次羞辱我,质疑我的故事,说我江郎才尽,说我无法结尾,你真的觉得你是正确的吗?”

    “哦?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我抖了抖手中的剑,步步紧逼,“如果你真的知道结局怎么写,你又何必要雇人来烧你自己的店?你做这件事,不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怎么写结局吗?”

    “你这么说可就错了。”季老板却低下头,“事实上,《隐相者》的结局我从一开始就写好了。”

    “什么?”

    听见季老板这么说,我微微一愣,顿感惊愕,“你真的写完了?”

    “《隐相者》的主线其实早就确定了。一切都来自于是我在研究生毕业那年所作的一个梦。”季老板倒在墙边,悠悠地诉说着自己的故事,他声音又恢复了说书人特有的优雅与磁性,“那一天是我毕业旅行的第三天,我和同学去了省美术馆参观。那天,罗浮宫名画《颠倒世界》被请到了省美术馆展出。在看了那幅美丽又奇怪的画后,我当晚作了一个奇怪的梦。

    那个夜晚,我梦见我的灵魂出了窍,穿越了好几个时空,见到了许多瑰丽神奇的景色,又经历了无数刺激离奇的冒险,最后的最后,在那个梦中,我见到了一只青色的大鸟降落在我面前,随后变成了一个飘逸的青衣男子。

    那是任何语言都无法描绘的美丽,我实在我无法用话语形容梦中的那一幕。神迹,震撼,绝美,超脱……我穷尽一切想象和学识,都无法形容那个梦的万一。

    所以从那天起,我放弃了自己的专业,选择了创作。我想把这个梦用文字写出来,传播给世人。而这就是《隐相者》的来由,它的开端和结局早就固定。主角和那名男子相遇的那一幕,就是一早就注定的终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