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寻宝师 > 第十八章:备战与隐忧

第十八章:备战与隐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也不要着急,现在我们已经得到很多重要的信息。”奶奶柔声安慰道,“如今看起来,因为不确定白书人的具体位置,所以想提前找到他并不容易。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去东宗大会上制止他。目前已经确定东宗大会在宝镜大酒店举行,而我们想进入会场的话,一来是要想办法混进酒店去,二来是要突破那周公子摆的那个什么阵?”

    “四方诗鬼阵。”我说道,“在东宗宗主给我发的资料里面提到过一句,这是一种东宗驱鬼人常用的阵法。”

    我沉吟着,拿出手机,把那篇文档点了开来。说实话,在去八角山前东宗宗主给我发的这份资料,是我大多数驱鬼知识的来源。虽然里面提到的知识点非常基础,大多都是驱鬼的入门须知,但由于资料涉猎很广,读了以后对人帮助很大。

    果不其然,我搜索了一下那个文档,很快就找到了四方诗鬼阵的介绍:古代未中举的读书人的鬼魂,经过引导,可化为半厉鬼,称为四方诗鬼。四方诗鬼具有一定的记忆能力,能训导它们记忆特定词句,并控制它们对人进行询问。若不能回答者,四方诗鬼会进行攻击。

    “我们如果想潜入会场,就只能想办法通过此阵。只是我们没有白书人那么神通广大,能变出请柬来……那该怎么办才好?难道到时真的要硬闯进去?”

    “刚才音频里不是说过吗,请柬上写的是四句唐诗。既然是唐诗,总算也有个范围啦。”奶奶突然笑了。

    “等等,你该不会是希望我把全唐诗给背下来吧?那得有几万首吧?”我瞪大了眼睛。

    “那倒也不用。”奶奶腹黑地又笑了一下,“我没有见过周净公子,不过之前和张雨轩和周旦先生一起的时候,倒是暗中听他提到过这位好几次。你觉得,周净公子是个怎样的人呢?”

    “看上去像个老实人,憨厚鲁钝,不太会说话,但性子很耿直。”我微笑道,“不过,这些也都是表象。谁知道他内心是怎样的呢?我只能大概说,他看上去不像个聪明人。”

    “嗯,我之前听到的张周两位对他的评价,也大致如此。都说他是个勤勉的傻孩子。那既是如此,他选特别生僻的诗词的概率不太高,也不符合他的性子。于是嘛……”

    奶奶说着,转身跑去了隔壁书房,然后像变魔术一样拿来了一本书,笑嘻嘻地递给我。

    “于是我猜,大约他选的诗就在这《唐诗三百首》里面啦。”

    “喂,”我无奈了,“就算他的选择真的在《唐诗三百首》里,可这也有三百首诗呢,谁……谁能知道是哪4首啊。”

    “所以我们要把这300首诗全都背下来呀。我们还有七八天时间,来得及。”奶奶别有兴味地说道,“又或者,你想办法搞一张请柬来?”

    我顿时无语。

    奶奶提出的建议让人痛苦,但却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或许蓝莹莹,仇红艳或者雪莉儿那里会有请柬,但鉴于林仙容宣称怀了我的孩子,现在我在东宗已经成了极品渣男,女性公敌,实在无法让这几位姑娘再给我透露请柬的信息了。而东宗的其他人我大多不熟,估计也难以下手。

    由于无法可想,这些日子,我便开始了早晚背《唐诗三百首》,下午练习口琴,学习吹奏那能对付白书人的乐曲的生活。时间紧任务重,所幸奶奶一直陪着我闲谈打趣,各种菜肴点心供应不缺,日子过得倒也不算苦闷。

    说起来也怪,这些日子,海边的雨下了一天又一天。门根本没法出了,衣服也只能晒在家里。万幸我的奶奶做事很是精明,刚到家的那天就买好了一周的菜和肉,因此有办法天天换着花样烹饪。

    有时候我背诗背累了,会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有点像冬眠的宅居动物,窝在自己小小的巢穴里,静静地修养。

    只是同样的,莫名的担忧时不时袭击我的心灵。就像这天下午,我原本正在钢琴房跟着奶奶的练习着吹口琴。突然,我克制不住自己心中涌起的愁思,放下了手中的口琴,叹了口气。

    原本奶奶正美滋滋地听着我的吹奏,此刻看我突然叹气,她也愣了一愣,问道。

    “怎么了,小寻?刚才你吹得很好啊,怎么突然停下了?”

    我默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奶奶的这个问题,只是茫然地摇摇头。

    奶奶见我这样,站了起来,朝我笑眯眯地说道,“这两天,小寻的诗背得很快,口琴也进步神速……超~了不起的!但你好像并不开心。这是为什么?”

    “我也说不上来。”我揉了揉额头,“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但抓不住。你不要怪我迷信,我似乎有一定的预言能力,我所担心的东西,有很多都实现了。所以我非常想弄清自己在担忧什么,可是偏偏搞不清楚。我怕我忽视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时,窗外的风刮得更急了。几丝寒风从窗缝里挤进,我轻轻打了个冷颤。

    “哎呀,看来还是得本大人出马。”奶奶见我这样,一下从琴椅上跳下来,整个人怼到我的面前,直盯盯地看着我的眼睛,狡黠地笑道,“让我来引导你吧!我先来猜猜……你,是在为你伯伯们的来信苦恼吗?”

    奶奶口中提到的信,指的是大伯寄给我的,关于我父母遗产的说明。我的父母在生前给我留下的除了这一栋宅子外,还有几只股票,一笔存款以及三处产业。

    虽然信里说得委婉,但我还是看出来了,这些财产中,那最有价值的,能持续分红盈利的股票,已经被我家的几个亲戚瓜分走了。三处产业中最赚钱的两处,目前也在我的叔叔伯伯的控制下,我动摇不得。也就是说,大半家财已经不属于我,只剩下这个孮要居,一家快倒闭的店铺以及一笔维持不了两年开销的存款。

    于是,未来我想要继续维持生活,要么就是去和亲戚们据理力争,把属于自己的钱财抢回来,要么就去经营那家可供我处置的店铺了。那家店铺快要倒闭了,我又没有任何经营管理经验,实在不是很有把握。可是说到去和亲戚们争遗产,我又厚不起这个脸皮。因为前段时间我任性妄为频繁离家,导致的许多遗产相关的事务无人处理,才让这些亲戚占了便宜,那现在我又怎么好意思去和他们理论,要他们把占了的好处吐回来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