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寻宝师 > 第十八章:许三生

第十八章:许三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十八章:许三生

    许三生?听见猫叔强调这个名字,我一时有些纳闷,隐隐想起了点东西来。

    我好像记得,这个姓许的是明末一个能工巧匠。他建造的房屋美轮美奂,他制作的木艺银器巧夺天工,所以他在当时极受王公贵族欢迎,可以说是炙手可热。然而他这人有点民族情绪,自从明朝灭亡了以后,他那是宁死不肯穿清朝的衣服,更是宁死不肯梳清人的辫子。据说他为了这个甚至躲到深山老林里死活不肯出来,更有很多民间传说他到死都在从事着反清复明的运动。总之是个挺有个性的人吧。

    只是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是个匠人而已,怎么有本事养出那么恐怖的六角恐龙,还有办法制作出能招来阿飘的连环龟壳?

    我向猫叔提出了疑问。结果猫叔狠狠地敲了敲我的脑袋,骂道,“你小子有眼不识泰山!许三生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木匠!他是一个懂奇门异术的高人!你知不知道我们寻宝人常用的‘许公笺’,就是许三生发明的?”

    啊,怎么会这样?我知道刚才自己的那个问题又开始露馅,就不敢继续说话,任由猫叔说下去。

    “在寻宝人的世界里,许三生的故事那更是家喻户晓。据说当年清朝不知道派了多少人▲♀,..想把他捉拿回来,每次到了他隐居的地方,就被他布下的奇门遁甲给逼退回去。还有一些夸张的说法,说有好几次清兵都杀到了许三生隐居的家门口,但是一下天昏地暗狂风大作,更有无数妖魔鬼怪跑出来护卫,吓得清兵屁滚尿流,再也不敢来打扰他老人家。”

    “听您这么一说,感觉这人更像个道士法师,而不像个木匠?”舞娘听了猫叔的话,睁大了圆滚滚的眼睛问道,“但我们大多数人听到的历史,都只强调了他手工了得的一方面啊?”

    “这就是大多数人了解的历史,和寻宝人了解的历史的区别了。”一旁的宁耶笑着开口道,“大多数人了解的,不过是这世界所有真相的冰山一角。我虽然也只参加过几次寻宝‘游戏’,可是每次的发现,都能颠覆自己对世界的一些理解。”

    “更何况,木匠这个职业从一开始就和异术脱不了关系。”肉丸也开始接话,“就拿土木工匠的祖师爷鲁班来说吧,他留下的一本《鲁班书》里面,其实只有很小的篇幅讲了木工的知识,而剩下的绝大部分篇幅,都是和画符念咒相关的,让人看不懂的东西。这些东西如果全都发掘出来,没准对后世的贡献更大,只是因为常人无法理解,就选择忽略了。”

    “原来是这样。”这么一来,我和舞娘都默默点头,对这巧匠的认知又增进了几分。而其他几人则分别看墓室的四壁出了会神,然后感叹道,“唉,既然是许三生修建的陵墓,会有这么多诡异的事情,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至此,我们下墓以后心中产生的各种疑问,大多都得到了解决。而且最重要的是,是我们首先发现并打开了潞王墓的主墓室!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直接参与这里宝物的分成,而且还能得到组织者设置的赏金和赏物!知道自己能获得孔子水后,我感觉自己整个身心都舒畅了,这九死一生的辛苦总算没白费,我能救小洁出苦海了!

    此刻,大家都和我一样,心情无比舒畅。我们开始赶紧点算这次的收获,同时思考着回到地面的方法。然而在所有人都密锣紧鼓地工作的时候,宁耶却放下了手中的珍宝,拿起手电在这个墓室周围探照了开来。石质墓室的四壁都是很普通粗糙的墙壁,一切都是光秃秃的,并没有什么异样。

    “怎么了?”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一边收拾着装备,一边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不安的样子?”

    “这个墓室不对劲……”宁耶沉吟道,“宝物太少了!”

    什么?一听他这么说,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活计转了过来,用迷惑的眼神看向他。事实上,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潞王墓,不管从墓室结构到里面的藏宝,都不逊于一般王侯,其规制甚至能逼近皇陵了,又谈何宝物不够?看见大家都一脸迷惘,宁耶看向那几个藏宝的箱子,喃喃地道。

    “至今为止,我们在东西配殿加上这后殿里发现的珍宝,你们觉得总共能换多少钱?”

    “潞王琴和潞王炉加起来卖个150万没啥问题,”肉丸掐指算道,“另外几个大红木箱里和棺木内的陪葬金银玉器数量不少,估计也能卖个150万,剩下的字画官服怎么着也能卖个50多万,加起来收益应该接近四百万,不过算上黑市手续和运输损耗估计总价值得打个八折,所以应该最终这次盗墓应该能有三百万左右的入账。”

    “不错,”猫叔听了忍不住就想去掏烟,“按之前约定的和组织者三一分成,我们总共能拿到70多万,平均每个人十多万吧,起码装备钱是完全回来了,而且这几个月可以过得比较逍遥。”

    一想到这次能有十余万的收入,大家都觉得有些兴奋。毕竟用个不到两天赚这么多钱是很不错的,而且我们还能得到别的赏物。看猫叔光头他们高兴的样子,我就知道这次也属于寻宝活动中收获很丰盛的一次了,没有道理会对这样的成果感到不满意。

    可是没想到宁耶却沉重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那你们觉得这次的组织者能拿到多少钱?”

    “两百多万啊我操,”光头说道,“难不成你还觉得少?盗墓可不是抢银行啊,一个墓里能挖出三百万的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普通的帝王墓也不过如此啊。”

    “可是你要看组织者投入的成本有多少。”宁耶冷冷地说道,“要从茫茫大地上找出这个古墓的大体位置并绘图的成本不会少于二十万;而要使得盗墓行动不会被当局为难的关系费也不会少于六十万;组织者还请了那么多寻宝人一齐到来,报销的路费和劳务费也不会少于五万之数。这里就八十多万出去了。别忘了,他们还对游戏的胜利者提供赏金和赏物。赏金就不说了,那几个赏物什么‘孔子水’‘响羽’‘逆鳞’之类的,在黑市都是有价无市的东西。所以估算下来,组织者可能连一百万的纯收益都拿不到。你们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组织吗?他们这么多人策划了这么一场大型的盗墓活动,就是为了每个人分得几万块?”

    听宁耶这么一说,我们默默算了算帐,都是暗暗心惊,因为事实确实如宁耶所说。原本开朗乐天的宁耶现在眉头也开始紧锁了起来,可以听见他在喃喃自语。

    “我原以为这次的盗墓行动的收益能达到千万量级,”他低声说道,“怎么着也该是能把潞王当年手制的三百多个潞王炉和十余把潞王琴全部找齐的节奏。结果仍旧只是发现了这么丁点的财富。那么那帮家伙又是为了什么目的而组织这次行动!他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