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兄弟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兄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景宸正在水里泡着呢,转过头,就看到自己放衣服的地方在冒烟。

    他回头看了一眼,董承琅在不远处的小水潭里泡澡,玩的不亦乐乎。

    谢景宸赶紧从水里起来,彼时冒烟的衣服已经着火了。

    他赶紧把火灭了。

    着火的是裤子,拿起来一看,屁股处烧出来两个大洞。

    谢景宸眸光冰冷,四下扫了一圈,没发现有人。

    他虽然在泡澡,但也不至于警惕性差到有人靠近也察觉不到。

    而且得是什么人才有这么大的恶趣味烧他的衣服。

    谢景宸觉得衣服着火很不寻常。

    他仔细看了下,最先着火的地方是石缝中的杂草,这地方放火可不容易。

    他还记得刚刚拿衣服的时候,那块从望远镜扣下来的透明物本来是藏在衣服里的,大概是风吹动了衣服,滑了出来。

    直觉告诉他,衣服着火和这块透明物有关。

    自打进了南梁军营,他经常来这小河洗澡,今天和以往不同的就是带了这块东西。

    他得好好研究下这东西是怎么着火的,但现在他得想想一会儿怎么回去。

    谢景宸看着自己被烧掉的裤子,脑壳一阵抽疼。

    他把眼睛瞄向了董承琅的衣服。

    两人衣服放的并不远。

    谢景宸挣扎了下,还是决定坑队友。

    董承琅在水里舒服的泡了一刻钟,上岸穿衣服。

    拿起裤子一看。

    董承琅懵了。

    好好的裤子,怎么就破了这么两个大洞?

    这穿回去,还不得颜面扫地?

    董承琅眸光扫了一圈,没见到谢景宸的人,他赶紧的把裤子换了。

    刚拿起来,哗啦水声传来,谢景宸从水里起来了。

    好不容易才换回来的裤子怎么能被换回去?

    董承琅面红耳赤。

    想他堂堂长宁侯府世子,施大将军的外甥,居然偷人裤子……

    可在一个人面前丢脸也总好过在十万将士们面前丢脸啊。

    董承琅抓起裤子就跑,“你等我,等我给你送裤子来!”

    谢景宸,“……。”

    董承琅跑了。

    谢景宸只能继续泡在水里。

    四下无人,正好研究下透明物是怎么让衣服着火的。

    他是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奇特之处来。

    迎着阳光,光点正好照着他眉心。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眉心就发烫了。

    这个发现让谢景宸眼睛都亮了起来。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谢景宸上了岸,拿了点干草试验。

    泡在水里,干草就放在水中冒出头晒的发烫的石头上。

    很快,干草就着了。

    正烧着呢,远处有动静传来。

    谢景宸一抬手,着火的草就灭了,随着水流而下。

    董承琅拿了个包袱来,面红耳赤。

    谢景宸从水里出去,董承琅把包袱打开,里面至少四五条裤子。

    谢景宸看着他道,“拿这么多裤子来做什么?”

    “你随便挑,”董承琅道。

    “……。”

    “我偷你裤子的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

    “……。”

    说到最后,董承琅的声音越来越小,耳根红的仿佛血玉雕刻而成。

    谢景宸没说话,默默的挑了条裤子穿上。

    董承琅拍着谢景宸的肩膀道,“这回咱们真成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了。”

    谢景宸嘴角一扯。

    这人性子怎么和楚舜他们那么的相似?

    这要在大齐,一定能成为好兄弟。

    刚这样想,就听董承琅恶狠狠道,“要叫我知道是谁烧了我的裤子,我非得扒掉他几层皮不可!”

    谢景宸登时觉得鼻子有点痒,不过没打喷嚏就是了。

    可能是因为他不是烧的裤子,而是换的吧?

    泡澡完,谢景宸回军营,看着官兵用推车推东西。

    军营的地有些地方凹凸不平,推车从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滚过去,推车狠狠晃荡了下,车上的袋子震动,掉下来几粒米。

    谢景宸看了几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来。

    大齐,军营。

    苏锦写了两封信,吹干墨迹,小心叠好塞进信封中。

    帐帘外,暗卫的声音传来,“世子妃。”

    “进来,”苏锦道。

    暗卫这才挑了帐帘走进来。

    苏锦把两封信一齐递给他,道,“你帮我把这两封信送到北漠,交给荆山公主。”

    “尤其是这一封,一定要当面交给她,决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暗卫没想到苏锦让他去北漠。

    既然特意叮嘱,可见这信上的内容非比寻常。

    “我这就启程,”暗卫道。

    暗卫转身就走。

    走之前看了眼杏儿,杏儿嘴张了张,只说了一句早去早回。

    暗卫心上一喜。

    这是舍不得他走吗?

    “你还有什么话和我说?”暗卫问道。

    杏儿有点不好意思,暗卫道,“你不说我走了。”

    见他转身,杏儿忙道,“听荆山公主的丫鬟说北漠的点心特别好吃,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给我带点儿?”

    暗卫,“……。”

    暗卫扭头就走了。

    再不走,他怕要在世子妃的营帐内喷血了。

    出了营帐,头顶上的太阳光格外的刺眼,暗卫觉得头有点晕眩。

    营帐内,杏儿努着嘴,苏锦瞪她,“你呀。”

    杏儿有点委屈,“我本来不想说的,是他主动问我的。”

    暗卫是去办正事,让人给她带吃的,她觉得不应该。

    可暗卫问了,她没忍住就说了,早知道他不乐意,她就不说了。

    杏儿继续研墨,苏锦见了道,“不用研墨了。”

    杏儿看着砚台里的墨道,“浪费了。”

    苏锦想了想,“那再写两封吧。”

    她许久没给唐氏写信了,还有王妃。

    苏锦写好信后,正打算给东乡侯送去,让他差人送回京。

    刚起身呢,东乡侯正好派人来叫她。

    暗卫离开军营去边关,这事肯定要和王爷禀告一声。

    苏锦给北漠公主送信,难免叫人好奇是有什么事,尤其暗卫还即刻启程。

    东乡侯怕有什么事,所以找苏锦去问问。

    进了军中大帐,东乡侯望着苏锦道,“你给北漠公主送信,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苏锦没点头也没摇头,只道,“我是有件事拜托北漠公主,不知道她能不能办的成。”

    “等暗卫回来,我再禀告父亲。”

    是可有可无的事,东乡侯就没管了。

    苏锦把写好的家书送上。

    只是送两封信太浪费人力了,东乡侯便自己写了一封,诸位将军都写了。

    然后——

    信差背了一包袱的信快马加鞭回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